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我们是来捡漏的
    ();
  
      “兄弟,你想怎么办?”王军笑道。
  
      “自然是见机行事,顺便也看看能不能捡个漏。”唐大少道。
  
      “真是不好意思,出来逛个街,还能遇到这种人……”博文一脸尴尬道。
  
      要不是唐大少等人都在,他不好意思出手,估计刚刚那个包总可能会被博文一顿暴打……
  
      不过就算打了也是白打,报警也没用……
  
      “呵呵,难免的,而且我估计,这家伙其实也不是冲着唐少来的。”常羽笑道。
  
      “不是冲着我来的?那还有谁?”唐大少闻言一愣。
  
      “自然是裳裳姑娘了,那个包总,明显就是看到裳裳姑娘,起了不轨之心,想搭讪,又没有理由,正巧唐少你说要捡漏,这家伙就冷不丁的过来讽刺几句,显示他的地位呢。”常羽道。
  
      “哈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原来是这样,看来,真应该给他一个更加深刻点的教训才才行。”唐大少大笑道,不过笑声中带着一丝冷意。
  
      有人要打云裳裳的注意,这唐大少可忍不住……
  
      云裳裳闻言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根本不将那个包总的觊觎放在心上。
  
      事实上,云裳裳已经习惯了,这么多年来,她见过无数的男人对她有想法,要是每一个都发怒的话,怕是见过她的男人没几个能活着的,也不值得云裳裳这么去做。
  
      “走吧,他们朝着这个方向去的,我们也走这个方向,刚刚听那个包总说,有什么价值千万的宝贝呢,咱们也顺道去看看,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王军道。
  
      “好,走吧。”唐大少闻言点头。
  
      一路朝着前面走去,所路过的店铺,唐大少也基本都会用灵气扫描一遍。
  
      事实正如同他所预料的一样,这些店铺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东西,九成九都是现代工艺品。
  
      虽然有些工艺品做的确实不错,也颇有一些收藏价值,但是对于唐大少来说,少了时间的沉淀,难以吸引他的注意。
  
      而店铺中的少数真品看位置也都是被摆放在极为显眼的地方,显然老板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想要去捡漏,那是没门了。
  
      而那些真品,对于唐大少来说,也不是什么必须得到的东西,一般价值几万或者十几万,见过的最贵的也不过是一个清朝官窑出品的梅瓶,略有破损,有人工修补的痕迹,市价大概在三十万左右。
  
      只是,明清瓷器,对于唐大少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吸引力,除非是皇帝御用过的,或者极为特殊的瓷器,否则唐大少从潘家大院里挖掘出来的精品瓷器,随便拿出一件来也足以碾压它。
  
      “兄弟,看了这么多店铺,就没有一个能看得上眼的吗?”王军问道。
  
      “这里的东西,赝品太多,没几个真品,别说是我,就算你收藏的那些东西,也多数都比这里的好。”唐大少摇头道。
  
      王军的私人小宝库唐大少也进去看过,从他宝库里拿出来的东西,在这里甚至都可以做镇店之宝了。
  
      唐大少对此是相当的失望。
  
      豫州身为古代华夏的中心,见证了无数帝王兴衰,地下埋葬了不知道多少王侯将相。
  
      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李鸭子甚至还发明了洛阳铲,专门用来挖掘古墓。
  
      按理来说,这里应该会有不少好东西才是,怎么连续看了近十家店铺,居然没能找到一件看得上眼的东西,哪怕店主知道是真品,他可以用市价买回来也行啊……
  
      “呃,那不是还不如海市的老前门,起码在那里只要出的起价钱总能会找到一些合适的东西。”王军愕然道。
  
      他那一仓库的东西,还有他老爹仓库里的东西,除了部分家传,少部分从拍卖行里买到的,剩余几乎都是从海市各个古玩店里淘来的。
  
      因为是老主顾,所以各大古玩店除了拿到自己的利润,在东西上倒是很少欺骗王家父子,而王军他们也不是傻子,多数情况下会找唐老去掌掌眼。
  
      可是来到这里,要按照唐大少的话来说,就算你有钱,也买不到好东西……
  
      “几位,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能看出这里的虚实,到也算是眼光犀利,这里不是没有好东西,只是东西贵重,哪能就直接摆放在展台上随意让人看呢?”
  
      “万一一不小心打破了,找谁说理去?”
  
      “所以真正的好东西是有的,不过不会放在明面上。”这时候站在王军身边的一名身着唐装的老者开口道。
  
      “敢为老伯贵姓?”唐大少闻言道。
  
      “呵呵,免贵姓韩,几位是从海市而来?”韩老拱手道。
  
      “姓韩?我们确实是从海市而来,我听唐老说起,在豫州有一位韩一鸣老爷子,精通字画鉴定,不知道可是您?”唐大少问道。
  
      “海市唐老?你们和他有关系?我是韩一鸣。”韩老惊讶道。
  
      收藏圈子就这么大,真正精通鉴定的人更少,多数相互之间都是认识的,唐大少听唐老说过韩一鸣,韩一鸣也曾经在某次展览中见过唐老。
  
      “呵呵,真的是韩老,真巧,唐老是我的长辈,晚辈唐飞,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唐大少道。
  
      “唐飞,你是唐老的孙子吧,真是家学渊源,年纪轻轻,第一次来这里,就能看透这古玩店的猫腻,真是厉害,唐老后继有人。”韩一鸣点头笑道。
  
      唐大少也姓唐,和唐老一个姓,自然会被误会为对方的孙子。
  
      不过唐大少并没有辩解,说这个根本毫无意义,而且等自己娶了唐如嫣,自然也就是唐老的孙子了。
  
      “韩老过奖了,今天有幸遇到韩老真是太好了,我们想淘换点好东西,现在正是无头苍蝇乱转呢,不如韩老帮我们介绍一番?”唐大少笑道。
  
      “呵呵,好,闲来无事,我也是过来逛逛而已,你们想要买什么东西?”韩老问道。
  
      “我们想要捡漏……”王军直接道。
  
      韩老闻言顿时愕然……
  
      捡漏?
  
      你当那是捡大白菜呢?
  
      说捡就捡,要真有漏,还用等你们啊,我早捡走了……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