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我家也有一副
    ();
  
      “捡漏?这个任务可有点难,我不保证能完成……”韩老苦笑道。+,
  
      “汗,韩老,您别听王哥胡说八道,这捡漏哪是那么容易的,我们也没有什么固定目标,您对这里熟悉,就帮我们随便介绍介绍。”唐大少道。
  
      “这个好办,这个古玩城,其实是豫州以前最大的古玩集散基地,有点类似京城的琉璃厂。”
  
      “只是,这几年,城建规划,把这里规划了,大楼建造起来了,可是小商贩没了,各种各样的店铺冒了出来。”
  
      “于是就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不过,说实话,现在还是没有几年前好,几年前,基本每隔几个月,就能有人捡到漏,而现在,几年下来,据我所知,这里只有两次被人捡漏,而且有一次就在前几天。”韩老道。
  
      “前几天,那个漏,捡了什么?”唐大少问道。
  
      “是本佛经,店家眼皮子浅,没能认出来,结果被我一个老朋友给捡走了,这家伙真是走了狗屎运啊……”韩老发起了牢骚道。
  
      显然,错失佛经,让韩老十分郁闷……
  
      “啧啧,韩老头,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自己没本事,还能怪老天爷不给机会吗?”这时候,一个颇为嚣张的老头,昂首阔步,走了过来。
  
      在他的身后还跟了两个人,恰好就是那位包总和浓妆美女……
  
      不是冤家不聚头,尼玛,这又给碰上了,只不过,在这位老人面前,这中年人似乎有点畏惧的样子,来的时候是搂着妹子,这会儿已经分开了……
  
      “老包,你这话什么意思?说你走了狗屎运是在夸你呢。“韩老翻了个白眼道。
  
      “夸我?我怎么没听出来是夸我?老韩,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都说你是咱们豫州收藏界的顶梁柱,可是这几年你都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来,还怎么混啊?”
  
      “可千万别提你捡漏到一副祝枝山《赤壁赋》的事情了,都十几年了,每次见了你都要说一说,你说不烦,我都听烦了……”老包不屑道。
  
      唐大少闻言顿时感到好笑。
  
      显然,韩一鸣在豫州收藏界的名声要比这位老包高上一些,而这位老包不服气,所以故意和韩一鸣作对。
  
      这不老包刚捡漏了佛经,所以来韩一鸣这炫耀来了……
  
      “你……哼,我不和你争辩,我捡漏到《赤壁赋》是有十几年了,那又怎么样?我在豫州收藏界的地位又不是靠捡漏得来的,靠的是我这份人品,靠的是我鉴定字画的能力!”韩老道。
  
      “是是是,您老多厉害啊,捡漏一个《赤壁赋》能吹十几年。”
  
      “哦,对了,你不是搞字画的专家吗?恰好我儿子送给了我一幅画,是他花了上千万从拍卖行里拍到的,不如请您老赏个脸,给掌掌眼?”老包道。
  
      炫耀,这很明显是在炫耀……
  
      这哪里是掌掌眼啊,根本就是就是特么的在炫富好不好,拍卖行里上千万买的画,还用他去掌眼?
  
      “呵呵,韩老,去看看也好啊,正好长长见识,看看这价值千万的画,到底是什么。”唐大少笑道。
  
      “呃,你想看?好吧。”韩老闻言叹息一声点头道。
  
      要是他一个人的话,是绝对不会去的,这老包摆明了仗着他儿子有钱,搁他这炫富呢……
  
      “这几位是?”老包看向几人问道。
  
      “哦,我们是从海市过来的,家中长辈和韩老是朋友。”唐大少开口道。
  
      他可不愿韩老说出他们的真正来历,毕竟唐老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毕竟是开国将军……
  
      韩一鸣闻言点了点头,既然他们不愿意暴露身份,他自然也不会多嘴去介绍唐大少给老包认识。
  
      “好,既然是老韩的晚辈,那就一起过来吧,不过小心点,别在我弄坏了我店里的东西,不然可是要照价赔偿的。”老包道。
  
      韩一鸣闻言双眼闪过一丝郁闷……
  
      他虽然地位高,但是身家不丰,在豫州的研究员里挂了个名誉副院长的职务。
  
      而这位老包呢,虽然论鉴定能力,远远比不上自己,可架不住人家有钱啊。
  
      老包本身就开了个古玩店,而他的儿子生意做得更大,要是没钱的话,也不敢上千万买来一幅画,来孝敬他家老爷子啊……
  
      “斋茗轩?好名字,书法也很不错。”唐大少看到这间店铺的名字不由得点头道。
  
      “呵呵,小伙子好眼力,这斋茗轩三个字,可是书法界的一位大师送给我的。”老包道。
  
      斋茗轩算是这里众多店铺中的一家,不过这家店铺和别的店铺相比明显要大很多,里面的装修和更加豪华,门前两个巨大的青花瓷瓶,给人的印象就是财大气粗。
  
      “画呢?拿出来看看吧。”韩老道。
  
      “别急啊,来先喝杯茶,明子,去把那幅画拿过来,让老韩开开眼。”老包笑道。
  
      先前说掌掌眼,这有是请教的意思,而后面的开开眼,可就是赤果果的蔑视了……
  
      唐大少闻言皱了皱眉头,这老家伙的人品也不怎么样啊。
  
      “包老,您是这里的掌柜?”唐大少问道。
  
      “嗯,这个店就是我开的,怎么样?还不错吧。”老包显得很是自豪。
  
      “不错是不错,不过我很奇怪,您老既然是开店的,怎么还能捡漏呢?”唐大少问道。
  
      “呵呵,谁说开店就不能捡漏?我这店,即能卖,又能买,有买有卖,这生意才有的赚。”老包笑道。
  
      “不就是忽悠了一个不懂行的人吗?还好意思说。”韩老不屑道。
  
      “不懂行的人?韩老您的意思是?”唐大少问道。
  
      “前几日,有人来卖佛经,说是家传的,卖个几个地方没人要,结果被这老头一眼看中,出价三万块给拿了下来。”
  
      “这佛经是一行禅师的真迹,估价起码也要三十万朝上,一行禅师出家前姓张,那人也姓张,估计是其后人。”韩老道。
  
      “一行禅师?这可是华夏古代十大高僧之一,他的真迹,三十万都是少的。”唐大少点头道。
  
      “是啊,不过是忽悠了一个不懂行的人,还好意思说自己捡漏。”韩老不屑道。
  
      “喂,我说老韩,你这话就有点过了吧,什么叫忽悠?”
  
      “那姓张的小子,拿着佛经,前面找了三家都没人要,最后被我拿到了,这说明前面的几家都没有看出来,而我看出来了,这就是我的高明之处!”
  
      “再说,当时我问他要卖多少钱,他张口要五万,我还到三万,应该不算过分吧?”老包道。
  
      “价值三十万的东西,人家卖五万,你还要意思还口啊?”博文不忿道。
  
      “小子,你懂什么?一看就知道没做过生意!”
  
      “他要卖五万,假如我直接就答赢,那人势必觉得自己卖亏了,肯定还会加价,甚至会要一个天价?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麻烦?”
  
      “还价只不过是一种策略,你懂什么?”老包不屑道。
  
      博文闻言还欲再说什么,被王军拉住。
  
      他也是做生意的,自然知道这做生意的规矩。
  
      对待不同的人,自然要用不同的策略,假如他是这古玩店的老板,肯定也会这么做。
  
      “画来了。”这时候店里的伙计已经把画拿了过来。
  
      “呵呵,诸位,都来看看。”老包笑着,取了两副手套过来,一套自己带上,另外一套递给了韩一鸣。
  
      老包将盒子打开,取出古画,缓缓摊开。
  
      韩一鸣也带上手套,仔细看那幅画,当画轴才打开一半,他就不由得惊呼道:“《雪山寒林图》?”
  
      “呵呵,果然不愧是咱么豫州最顶级的字画鉴定专家,就是有水准,这画还没完全打开,你就认出来了,没错,就是《雪山寒林图》!”老包笑道。
  
      “你儿子从哪弄来的?”韩一鸣羡慕道。
  
      他是字画鉴定的专家,理所当然的在所有的古玩之中,最喜欢的就是字画。
  
      看到这么一幅画自然是见猎心喜……
  
      《雪山寒林图》是宋朝的画家范宽的代表作之一,为北宋三大山水画家之一,作品存世量很少,每一副都值得收藏。
  
      只是,唐大少在看到这《雪山寒林图》的时候下意思的看了一眼王军,恰好,王军也朝着他看了一眼……
  
      “这东西不错吧,可比你那个《赤壁赋》强多了。”老包笑道。
  
      “咳咳,我能插一句话吗?”王军故意轻轻咳嗽了一下道。
  
      “呵呵,小友有什么高见吗?”老包很是得意的问道。
  
      “高见?高见没有,低见倒是有一点……”王军讪讪道。
  
      “哦?什么意思?”老包的脸色瞬间就有些不好看了,这家伙难道是来捣乱的?
  
      “因为我家也有这么一副《雪山寒林图》和这个一模一样……”王军摸了摸鼻子道。
  
      在看到这幅图的一瞬间,他之所以和唐大少对视了一眼,就是因为在他老爹的宝库之中,也有这么一幅画……
  
      现在又出现一副,显然,这两幅画之中,肯定有一副是假的……
  
      “什么?你家也有一副?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这是假的了?”老包瞬间爆发了,牛犊子大的双眼盯着王军,面带不善……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