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谁真谁假?
    ();
  
      王军的话,就好像是在众人之中丢下了一颗炸弹,所有人听了之后都愣神了……
  
      唐大少一脸笑意,让你包总不是没事找事吗?
  
      居然花了上千万,买了一件赝品的《雪山寒林图》,也是活该你……
  
      唐大少可没那么好心,自然幸灾乐祸……
  
      “假如这个北宋的画家范宽画了两幅《雪山寒林图》的话,那你这幅或许就是真的了……”王军耸了耸肩道。
  
      面对老包的呵斥,王军没有丝毫反应,这种小气场可压不倒他……
  
      再说,自己老爹房间里的东西,几乎没有假的,要么是自己爷爷留下的珍品,直接从墓葬里盗出来的,要么是经过极为严格的鉴定。
  
      王家不缺钱,自然请的到鉴定大师,还有唐老把关,尤其宝库中自己的兄弟也去过了,见过那《雪山寒林图》,假如那是假的,肯定早就被发现了……
  
      “小子,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我这幅画可是在香江的一个拍卖会上买来的,鉴定证书都有,怎么可能是假的!你到底是从个旮旯里冒出来的家伙?你知道《雪山寒林图》值多少钱吗?也是你家能收藏的起的?”包总怒喝道。
  
      显然,范宽是不可能画两幅一样的《雪山寒林图》,那么必然有一幅画是假的,而王军的意思已经明显,他们家收藏的那个才是真迹……
  
      花了上千万给自己老爹买了一幅画,要是假的,他自己也能气的吐血……
  
      “咳咳,我来介绍一下,这位的名字叫王军,海市王氏集团的继承人,要是王氏集团你们都没听说,那就当我没说……”唐大少轻咳了两声道。
  
      “海市?王氏集团?”包总闻言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在国内做生意的人,有几个没听过王氏集团啊?
  
      那可是国内可以数到前三甲的私人企业,据说总资产甚至已经过千亿,涉及衣食住行四大行业,在江浙沪地区,有三成的公司是靠着王氏集团生活的,起码有一半的公司都和王氏集团有来往……
  
      比起王氏集团来,他包总开的那公司就只能算是人家大牛身上的几根毛……
  
      “怎么?这个王氏集团很有名吗?”老包问道。
  
      “嗯,王氏集团是国内最大的私营企业之一,资产过千亿,我的那公司和王氏集团也打过一些交道……”包总轻声道。
  
      韩一鸣也听到了包总的话,不由得惊异的看了一眼王军,本以为这位只是那唐飞的一个跟班,想不到来头也如此吓人……
  
      居然是一个千亿大集团的继承人,这说出去,怕是能吓死一大片人……
  
      老包也十分郁闷,这个年轻人来头实在是不小,家里这么有钱,他们家肯定不会收藏一些赝品装面子,太掉价了……
  
      可是,如此以来……
  
      难道说,自己儿子花了上千万,真的给自己买了一件赝品?
  
      那可是上千万啊,自己前几天捡个漏也才不过赚了几十万而已……
  
      瞬间,老包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噗通噗通狂跳,上千万的损失,绝对可以让他心痛死……
  
      “韩老师,你可是字画界的大师,快点帮我掌掌眼,这画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下老包可是真的急眼了,说话的时候也用上了敬语,不禁把老韩改成了韩老师,原本的开开眼,又一次变成了掌掌眼……
  
      韩一鸣见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让你这老家伙再嘚瑟,这下傻眼了吧……
  
      “我,我们一起看看吧。”韩一鸣点头道。
  
      其实,他也有些拿不准,虽然他是字画鉴定大师,可自认为水准并不会比那些专门从事拍卖行业的鉴定师高明多少。
  
      既然这幅画是从拍卖行里买来的,说明已经被高人鉴定过了,假如这幅画是假的,那也只能说明,造假的人最起码也是一个顶尖大师,甚至是宗师,对于这样的人出手做出来的东西,他也未必能看出真假来……
  
      “爹,那鉴定证书应该不会出错吧,我买来的时候,您不也看了吗?”包总急忙道。
  
      “我抽你个败家玩意,谁让你花了上千万去买这破玩意的?你那点家底不老老实实的做生意,瞎扑腾啥?”老包怒极,还没鉴定,就已经把这幅画当成了破玩意,他实在是心疼钱啊……
  
      “爹,这肯定是真的啊,我看鉴定证书上还写着做了碳十四的鉴定,可以断定这东西的年代,肯定是北宋年间的!”包总不服气道。
  
      “咳咳,包总,我再插一句嘴啊,你真的是不懂古玩,那画轴是北宋年间的,就一定可以说这是真迹吗?”唐大少再次轻咳道。
  
      “东西已经断定是北宋年间的,不是真迹是什么?难不成那是北宋年间被临摹的?可就算如此,这也是一副古画吧,而且意境不比原版差!如此以来,我也没买亏!”包总怒喝道。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吧……真是无药可救……”唐大少故意一手捂住额头,然后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包总……
  
      包总被气坏了,怒极反笑道:“那你说说,东西来自北宋年间,你怎么知道它就不是真迹?怎么知道它不值这么多钱?”
  
      博文也是看向唐大少,他也很奇怪,这东西已经经过碳十四的检验了,难道科技还会出错?
  
      “好吧,今天我就勉为其难,教教你。”
  
      “这画轴,是出自北宋年间不错,可谁说这画画的人也是北宋年间的?”
  
      “古墓之中,纸张作为陪葬品,本就不罕见,许多文人骚客,在死后都会陪葬一些。”
  
      “当然,这其中有部分纸张没能经过光阴的考验,或是腐朽,或是受潮等等各种原因和破灭,但是还有部分会被保存下来。”
  
      “当然,这纸张也是古董,毕竟是北宋年间的东西,只是这价值嘛,就……”唐大少轻声道。
  
      “价值如何?”包总开口道。
  
      “这么一张纸,卖个一千块,应该不算难,说起来已经很贵了,一千块买一张纸,已经翻了几百倍……”唐大少挑了挑眉毛,随后叹息道。
  
      虽说是叹息,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唐大少是在幸灾乐祸……
  
      “小子,你又是谁?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你怎么就知道我这不是真迹,只是北宋年间的纸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包总怒吼,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小包,说话客气点,别给你家族惹祸!”韩一鸣原本正在仔细研究这幅画,在听到包总的威胁之言,急忙道。
  
      他虽然和老包之间不和睦,经常你讽刺我一下,我调侃你几句,可总归来讲也还算是朋友。
  
      他可不想这包总因为一时意气,惹到了不能惹的人……
  
      这位可是唐老的孙子啊,正宗红三代,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市长书记来了,怕是也得小心伺候着,谁敢让他走不出这个大门?
  
      “你这个败家玩意,少说几句!”老包反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直接打在包总的脸上。
  
      刷的一下,五个手指头印记就直接起来了,整个脸瞬间鼓起,如同面包一样……
  
      老包还是比较了解韩一鸣的,看他如此郑重的说话,就知道对面这些人的来历肯定不简单。
  
      那个王军,身为千亿集团公司的继承人,在这群人之中,还隐隐以那唐飞为首,足可见,这人来历比那王军还大。
  
      在国内,能比千亿集团公司继承人的来头还大的,也只有官二代了,而且是后台极为强硬的官二代。
  
      这年头,很多人,宁愿去惹当官的,也不愿意去惹官二代,这群家伙,实在是太难缠了,正事或许办不成几件,但是坏事那绝对一次一个准……
  
      看到包总脸上的五指山,众人的脸上都浮现一丝笑意。
  
      让你丫的之前找抽,这下好了,可算满足你了,被自己老爹抽了一巴掌,连还手都不敢……
  
      “韩老师,怎么样?我感觉这幅画应该是真的啊,你看着意境,这提拔,还有印章……”老包急忙道。
  
      “这画,假如我是第一次鉴定,肯定也认为是真的!”
  
      “不过,这会儿,倒是略微有一些发现……”韩一鸣道。
  
      老包闻言,心里拔凉拔凉的,他知道既然韩一鸣这么说了,那极有可能他这是假的,是赝品……
  
      “好,那……你说……”老包的嘴巴都有些哆嗦了……
  
      “嗯,这画看上去很逼真,毫无疑问,它骗过了拍卖行的鉴定师,我在这画轴的侧面,看到了一丝痕迹,应该是有人用刀片,刮了一些粉末去做了碳十四的鉴定。”
  
      “正如同唐飞所说,这纸张确实是北宋年间的,画工也很好,是一个顶尖大师的作品!”
  
      “可是,正常来说,北宋的画轴,保存到现在,经过实践的沉淀,即便是再完美的保护,颜色也应该很暗淡,而这幅画则不然。”
  
      “虽然看上去也比较暗,但是比起真正北宋时期的画来,还是略微亮了一些,这个不仔细分辨,是看不出来的,此人做旧的手法也极为高明!”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