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更加深刻的教训
    ();
  
      “你知道的,我那个研究院里,有几幅北宋时期的画轴,我经常看,加上之前那位小友的提示,才分辨出一些,否则我也看不出来。》,”
  
      “想来,那拍卖行的鉴定师也是一样,心中有些疑虑,但是并未找出原因,于是做了碳十四的鉴定……”韩一鸣略带遗憾的说道。
  
      其实,这幅画要是真迹,他也心动,即便是仿品,也达到了一定的境界,甚至仿制这画的人,在山水画上的造诣,并不比那范宽差多少。
  
      之所以临摹,做旧,无非是想赚钱而已。
  
      现如今的社会就是这样,艺术家活着的时候一文不值,等他死了,身家蹭蹭往上涨……
  
      或许,这位造假的大师,未来也会青史留名,只是这会儿假如他需要钱的话,造假肯定是不二选择……
  
      同样一幅画,即便是他的意境到了,这画,最多也就能卖几万块,高了能卖十来万,已经算是很高了。
  
      可是随随便便一造假,那就是上千万,几百倍的差距啊,金钱社会里,利益动人心,艺术家也是要吃饭的嘛……
  
      “赝品,真的是赝品,居然是个一文不值的赝品……”包总有些失魂道。
  
      上千万的东西,直接变成了赝品,这个打击,对包总来说,也挺大的……
  
      “包总,这可不是一文不值啊,虽然是个赝品,可好歹也是大师级的作品,怎么也能价值好几万呢……”唐大少道。
  
      “好几万?你可知道,这是我花了一千多万买来的……”包总怒道。
  
      他的拍卖价格是一千万,可是想要拿到东西,总要交点税啊,什么手续费之类的东西,加起来都快一千一百万了,结果变成了几万……
  
      “切,不就是一千多万吗?多大点事,输了就是输了,千万被输不起……”王军不屑道。
  
      言语之中,好像很看不起包总的样子。
  
      事实上,一千多万算个毛啊?
  
      在古玩上吃的亏,不说他老爹,光是他自己也有好几千万砸在里面了……
  
      “你……”包总闻言大怒,那可是一千多万,不过随后他想起人家的来历,顿时无语了……
  
      千亿集团的继承人,要是在乎那区区一千多万,才是怪事……
  
      “呵呵,包总也是家大业大,区区千把万,算的了什么?是不是啊,包总?”唐大少轻笑道。
  
      可算是出了口气,,让你这家伙嚣张……
  
      不过,这事可还没完呢……
  
      “哼,自然不算什么!”包总闻言冷哼道。
  
      其实,包总也是身家过亿的人,损失上千万虽然心疼,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给自己老爹买这么一幅画。
  
      “那当然了,包总的事业可是如日中天的,哦,对了,包总,刚刚听你说好像和我们王氏集团有些合作?不知道包总是做哪个行业的?”王军问道。
  
      包总闻言,险些吐了一口老血……
  
      尼玛,你连我做哪个行业的都不知道,还说我事业如日中天?
  
      日你妹的中天啊……
  
      “我是做肉食品加工的,旗下的工厂和王氏之间有过一些合作。”包总道。
  
      虽然,他很生气,不过包总还是不能表露出来。
  
      毕竟面前的这位可是王氏集团的继承人,王氏集团家大业大,手里的订单不计其数,要是能通过这位王氏集团的继承人,给自己拉拢一些订单下来的话,区区上千万的损失算什么,就算是身家翻倍也不是很难的事情……
  
      “哦,原来是食品生意啊,真是不好意思,我目前主要做房产这一块,对于酒店食品行业,已经很久没有涉足了,帮不上你的忙……”王军好像很失望的说道。
  
      包总闻言恨不得想骂人了……
  
      尼玛,你是王氏集团的继承人,王氏集团四大传统行业,衣食住行,你说你不涉足?
  
      坑爹呢?
  
      就算你不做食品这一块,可是随便发下来一句话,难道下面的那些人还敢违背你不成?
  
      做生意,订单给谁不是给啊?
  
      尼玛,明显是不想给我,还这么问,白欢喜一场……
  
      “没事,没事,有机会可以多多合作。”包总讪讪道。
  
      人家不给面子可以,自己不能不给面子啊,否则一句话下来,原有的一些合作怕是也要断了,这可就要了自己老命了……
  
      现在他一半的利润,都是靠着王氏集团积累起来的。
  
      这条线要是断了,就等于砍断了他的半壁江山……
  
      “包老,您这古玩店里的东西,我能随便看看吗?”唐大少道。
  
      “开门做生意,自然可以,你们想看随便看吧,只要看中了,我给你们打八折!”老包有气无力的说道。
  
      上千万的损失,老包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
  
      不过,对面这几个人毕竟来历不凡,尤其那位王军,自己的儿子还要仰仗人家,虽然心情很不爽,但也不能乱迁怒人……
  
      “兄弟,这里的东西我看都不怎么样啊?”王军道。
  
      博文闻言苦笑,当着人家老板的面,你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让人家下不来台啊……
  
      果然,老包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下更是面如黑锅……
  
      “嗯,是一般,现代工艺品比较多,不过也有几样不错的东西,比如这个鼻烟壶,就很精致,比起你收藏的那几个来,也不差了。”唐大少点了点头道。
  
      “咦,刚刚我还没注意,这个鼻烟壶确实不错,昆仑黄玉做的,玉石质量中上,雕工不凡,还有金丝珐琅,包老,这东西多少钱啊?”王军指着那鼻烟壶道。
  
      “那东西三十万,不过大家都是朋友,刚刚我说了给你们打折,就二十五万吧。”老包道。
  
      “哎,等等,刚刚你不是说打八折吗?三八二十四,应该是二十四万啊……”王军道。
  
      老包闻言差点气的背过去……
  
      这鼻烟壶也算是精品了,三十万其实都不贵,二十五万卖给他,严格来说,自己已经算是亏本买卖了,没想到这家伙还得寸进尺了……
  
      为了一万块,也好意思开口?
  
      他真的是千亿集团的继承人吗?
  
      这么小家子气……
  
      “好,是我的错,二十四万就二十四万。”老包点头道。
  
      他的心里都在滴血啊,之前说打八折,其实说的是那些现代工艺品,本身就不止几个钱,用来做人情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几个家伙眼光这么好,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好东西,就那鼻烟壶,真遇到喜欢的,就算是三十五万也能卖出去,这一下又亏了十来万……
  
      “这还差不多,说好了八折,怎么能改呢?做人要讲究诚信……”王军嘴里咕哝道。
  
      他也是有眼光的人,这东西,不算是捡漏,不过买的真是超级划算……
  
      唐大少的脸上也带着笑意。
  
      这包总本身就不是什么好玩意,还想打裳裳的注意。
  
      而那老包其实也半斤八两,没看到刚刚在门外的时候,这家伙有多嚣张?
  
      捶打一下他们的气焰也好,让他们张长记性。
  
      不过,不管是那幅赝品的《雪山寒林图》,还是王军占的小便宜,在唐大少看来,都不足以让他们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应该要自己出手了……
  
      “我对兵器挺感兴趣的,包老,你这些兵器都是从哪里弄来的?看上去挺古朴的。”唐大少道。
  
      “这些兵器?呵呵,是一个人打包卖给我的,有刀有剑,应该是在某一个古墓中挖掘出来的,生锈的很厉害,质量只能算是一般。”老包道。
  
      “嗯?是吗?我最喜欢收集刀剑了,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要把玩一番,不知道可否借我一副手套?”唐大少道。
  
      “手套?不用了,这刀剑并不是字画,没那么脆弱,而且这些也不是什么珍品,你随意看看吧。”老包摇头道。
  
      “呵呵,那多谢包老了。”唐大少轻笑道。
  
      随后,来到一个货架上面,这力足足有几十柄刀剑。
  
      有的没有没有剑鞘,有的则是和剑鞘生锈在了一起,还有的已经断成两截,更有生锈都快变成一团铁疙瘩。
  
      唐大少在哪里挑挑拣拣,拿了三柄刀剑出来道:“这三柄还算可以,我要了,包老您给个价吧。”
  
      “不用了,送你了。”老包摇头道。
  
      这些刀剑本身就很劣质,收购过来也没花几个钱,老包根本不在意。
  
      而这个年轻人,似乎来历非凡的样子,他也想结识一番。
  
      “那可不行,这开门做生意,哪能不要钱啊,再说了,咱们的关系,还没到这一步,您这么送我东西,我可不要。”唐大少直接摇头道。
  
      尼玛,这里面可是有宝贝的,万一我弄出它的真身来,你丫的反悔了,我找谁说理去?
  
      “如此,就随意给点吧,这三柄刀剑,你就给一千块吧。”老包道。
  
      “一千?好!”唐大少闻言点头,直接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块递了过去。
  
      老包见状,也没有点,随手收了,扔到柜台。
  
      已经损失了一千万,他对一千块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老包不在乎,唐大少在乎啊,只要你收了钱,那东西就是哥们的了……
  
      而王军等人则不一样,他们已经看到了唐大少神秘的笑容……
  
      每当他们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就代表这家伙肯定有所收获……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