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捡的一手好漏
    ();
  
      “白痴……”包总看着唐大少,面代不屑……
  
      一千块虽然不多,可是用来买这么几个废铜烂铁,还是很不值得,显然在包总的眼里,这是亏本买卖,哪怕他买的是自己老爹的东西。
  
      唐大少闻言一愣,随后笑道:“看来包总认为我用一千块买下这三柄刀剑是一种白痴的行为啊。”
  
      “钱虽少,可也不是你这么花的。”包总道。
  
      “没错,一千块是不能这么花,一千万就可以买一幅价值几万块的赝品,是不是啊,包总?”王军面带不屑道。
  
      老包十分愤怒,自己儿子这不是成心找茬吗?
  
      不过,刚刚已经打过了,再打,也不好看……
  
      包总听了王军的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再看到自己老爹的脸色,瞬间摇了摇头道:“爹,我还有事,先走了……”
  
      包总大小也是一个老总,其实定力还是有的,虽然为人嚣张跋扈了点,可也不至于抓着唐大少死咬着不放,毕竟唐大少又没有的罪过他。
  
      那么根子在哪呢?
  
      唐大少看了看身边的云裳裳,不由得轻叹,红颜祸水啊……
  
      不过,幸好,这祸水让自己给收了……
  
      “别啊,包总,难道你就不想看看我为什么会买下和三柄刀剑吗?”唐大少道。
  
      “嗯?”包总闻言眉头一皱,这些刀剑,都已经锈迹斑斑有什么好看的?
  
      “呵呵,包老,方不方便借你的地方用一下?然后借给我一个小榔头……”唐大少道。
  
      “可以!”包老闻言点头,不过眉头确实皱了起来。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三柄刀剑还有什么稀罕的来历不成?
  
      挥手示意那店里的侍者去找榔头,不过他的心里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唐大少冲着包总诡异一笑,包总见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榔头很快被拿来了,确实很小,一只手堪堪握住,整个榔头拿在手里感觉只有不到半斤重。
  
      “兄弟,要不要我帮你啊。”王军道。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唐大少摇了摇头,随后用自己手中的榔头,对准锈迹斑斑的那柄刀开始慢慢的敲击。
  
      “叮叮叮……”
  
      随着唐大少的敲击,不断有黑色和绿色的粉末从那柄刀上脱落。
  
      “啪嗒……”
  
      一声响后,众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让我留下就是为了看这个?不好意思,我还真没兴趣……”包总十分不屑的说道。
  
      “呃,失误,失误……”唐大少略微尴尬道。
  
      他一榔头下去,本意是要分离刀鞘和刀身的,结果不知道是刀鞘质量太差,还是唐大少用力过猛,结果的一部分直接被砸掉了……
  
      包总见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后又用火热的眼神看向云裳裳……
  
      唐大少见状,眉头也一皱,也没有心思细细的敲击了,直接用力对准刀鞘,狠狠的砸了起来。
  
      随着唐大少用力猛敲,更多的碎片和铜锈冲刀身神脱落下来,而整个刀身已经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原本漆黑如墨,铜锈满身的刀,有些地方已经变得雪白,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这……这……这怎么可能……”包总喃喃道。
  
      毫无疑问,这柄刀就算来历一般,起价值也远远不止一千块了……
  
      更多的碎片脱落,更多的雪白刀身流露出来,中人的眼睛也越瞪越大……
  
      “刀身还算不错,身为古物,却能做到不腐,只可惜了刀柄……”唐大少一声轻叹道。
  
      刀柄一般都是木头做的,难以经历岁月的侵袭。
  
      别说这柄刀了,就算是唐大少手中的鱼肠剑,在发现的时候,也是光秃秃的剑柄……
  
      “我的天哪,这是一柄神兵吧,居然没有丝毫的腐朽……”韩一鸣喃喃道。
  
      老包闻言,感觉自己心里好像被割了一块肉一样,要知道这柄刀,之前可是属于自己的,而现在,被自己用几百块的廉价给卖了出去……
  
      “这样的兵器,怎么着也应该有点来历吧,好像越王勾践剑一样,怕不是国宝级的神物。”王军道。
  
      听到国宝两个字,老包的心里狠狠的抽动了一下……
  
      “唐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这应该算是捡漏了吧……”博文也开口问道。
  
      捡漏?
  
      废话,肯定的捡漏啊!
  
      只是,老包的心里在滴血……
  
      “嗯,这柄刀应该是三国时期猛虎孙坚的古锭宝刀,你们看,这上面写着古锭两个字。”唐大少道。
  
      韩一鸣是字画研究专家,对于字体自然也有涉猎,凑过头去看了看之后,点头道:“应该是了,以古锭为名的宝刀,也就只有孙坚的了。”
  
      “不过,据说这柄刀在孙坚战死之后,被孙家人给藏了起来,传说是陪葬在了孙权的墓葬之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韩一鸣不解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或许是有人挖了孙权的墓葬,将之盗了出来,辗转琉璃,最后落到了包老的店里吧。”唐大少道。
  
      包老闻言脸色一僵……
  
      这东西是在他的店里不错,不过他没有那个本事能认出来啊……
  
      “兄弟,不如测试一下这刀的锋利程度如何?看看能切开几枚铜钱。”王军道。
  
      “好,不过我估摸着这刀应该比不上越王勾践剑,就用三枚铜钱作为测试吧,包老,可否提供几个?”唐大少道。
  
      “可以!”包老黑着脸道。
  
      虽然这东西,与他无缘,可他也想见识一下,这宝刀的锋利程度……
  
      侍者的速度很快,取了三枚铜钱过来,放在桌子上。
  
      唐大少高高举起宝刀,然后重重落下……
  
      “轰……”
  
      一声响后,那大理石桌子直接掉了一个角……
  
      这柄刀,直接斩断了三枚铜钱,还顺势把大理石桌子给砍断了……
  
      “你这么用力干嘛?也不怕砍坏了吗?快看看有没有缺口。”王军急忙道,那神情,好像东西是他的一样……
  
      “没有,完好无损,真是一件宝刀!”唐大少赞叹道。
  
      这柄刀,和鱼肠剑比起来,应该略有不如,但是比起越王勾践剑来,或许也不会逊色多少。
  
      “唐飞,你真是好运气,这柄古锭刀,就算不是国宝,也可以说是最顶级的二级文物了,价值无可估算啊。”韩一鸣羡慕道。
  
      老包的脸色瞬间变成黑锅……
  
      一个顶级的二级文物,甚至有可能是国宝的东西,就这么从自己的手中溜走了……
  
      刚刚损失上千万的一幅画,这会儿又失去了一个顶尖的二级文物。
  
      老天爷,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老包心里一直在怒骂……
  
      可惜,于事无补!
  
      唐大少也知道这家伙的心里活动,不过他可不会把古锭刀再送回去,虽然他根本不缺这么一件兵器。
  
      从成吉思汗的陵墓里,唐大少找到了太多的好东西,尤其是兵器,各个都是一时人杰所掌控的,比如青龙偃月刀,比如岳飞神枪,每一样都不会比古锭刀差。
  
      可是,看到老包眼里流露出的心痛,包总眼里闪烁的惊讶,唐大少就感觉无比的爽快……
  
      “呵呵,韩老,这东西其实也不算什么,顶多是锋利一些,三国时期的孙坚,在滚滚的历史大潮之中并不算什么,比他有名的人多了去了。”唐大少轻笑道。
  
      “你小子,心还真大,难道你还有比这古锭刀更好的东西?”韩一鸣无语道。
  
      “那当然,比如我王哥,曾经就在草原上捡到了一柄宝刀,最后经过鉴定,是成吉思汗的金刀,那东西,可是真正的国宝级,古锭刀和它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唐大少道。
  
      或许,古锭刀的锋利程度和成吉思汗的金刀差不多,可是两柄兵器的主人,就相差太远了。
  
      孙坚不过是东汉末年的一个诸侯,而且死的很早的诸侯罢了,随说他的后代开创了吴国,可是比起成吉思汗来,那还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可是一路打到了欧洲,要是论战绩来说,他堪称是华夏历史上最强悍的统帅之一,最强悍的君王之一,整个华夏历史上也只有聊聊两三人能与之比肩……
  
      “成吉思汗的金刀?我的老天,这也能捡到?”韩一鸣无语道,老包也是一脸古怪……
  
      “运气,运气,当时还捡了一枚金印,也是国宝级的。”王军颇为‘谦虚’的说道。
  
      一次捡了两个国宝?
  
      尼玛,这还有天理吗?
  
      “真是让人羡慕的运气……”韩一鸣羡慕嫉妒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
  
      “呵呵,别啊,等会儿你们应该羡慕我。”
  
      唐大少笑着,开始对第二柄剑,进行敲敲打打……
  
      老包见状心脏猛然抽动几下……
  
      难道说,这也是一柄宝剑?
  
      这怎么可能……
  
      几分钟后,唐大少笑道:“白虹剑,这柄剑的来历,韩老应该知道吧。”
  
      “这是自然,古籍中有记载,孙权身上有六柄宝剑,这白虹剑是排名六剑之首!”韩一鸣道。
  
      “韩老果然学识渊博,这白虹剑当初也应该一起下葬在了孙权墓葬里,是和古锭刀一样的来历。”唐大少道。
  
      “嗯,应该如此,这白虹剑也不比古锭刀差啊,唐飞,捡的一手好漏啊……”韩一鸣赞叹道。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