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动物园 > 第七百八十四章 目的不明
    苏铭看看没有信号的手机,心想运气还算不错,至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
  
      根据沈言通过监控视频画面比对得出来的结果,再加上之前他出资收买两个大学生来偷去猴毛,至少可以确定两件事。
  
      第一,这个爱森堡教授肯定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动物爱好者,半年来动物园二十几次,必有所图,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要的就是那些动物身上携带基因的部分。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观点,也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那一段画面里江豚被他触碰一下后立刻逃开了,如果没猜错,他手上带着的戒指里,八成有针之类的提取基因的小器皿。
  
      第二,他选择的动物,都是华夏保护动物,其中大半,都是华夏独有的。这些动物的基因标本在国外很难获取,甚至在华夏也属于罕见,而阳川市动物园这一年来,通过花钱引进和苏铭本人的努力,集中了大量的罕见保护动物。所以爱森堡教授才会选择阳川市动物园下手。
  
      苏铭和阳川医科大建立了联系之后,有意无意间和学校的聊起过这个爱森堡教授,并没有听说他需要样本进行基因研究。
  
      如果是光明正大的研究需要基因样本,他完全可以用客座教授的身份,通过学校。
  
      “大哥哥,你看,我们是不是快要到了?”
  
      橙橙的话语传来,打断了苏铭的思考。
  
      流水淙淙,马车已经来到森林的边缘,前方不远处是一条水流颇为湍急的溪流,远远的看不到起源和尽头,将森林和对面的山峦分割开来。
  
      根据阿维图指出的路线,顺着溪流边,逆流而上一直走,就可以看到艾比克城堡。
  
      “不急,让狼群休息半个小时,再继续上路。”苏铭揉揉橙橙的西瓜皮头。
  
      爱森堡教授的疑问先放在一边,根据现有资料,他未必是要对阳川市动物园不利,只不过动物园正好拥有了他需要的动物基因,取一些皮毛业不会对动物构成伤害,全世界暗中进行的买卖研究太多了,苏铭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草木皆兵,事事都想得太多。无非等回国之后,进一步加强安保工作就好。
  
      这一趟来罗马尼亚,除了亲自来赢得的艾比克城堡走一趟‘宣誓主权’之外,苏铭还有件值得高兴的人生大事要办,暂时把这些烦心事抛在一边好了。
  
      八头狼的总体力量不逊于四匹马,但狼的耐力远远不如马,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也是有些疲惫了,马车停在小溪边,松开了狼的缰绳,大灰狼排成一排,在小溪边低头舔水,有一头母狼还很幸运的抓到了一条在被水流冲到岸边的大白肚子鱼,大快朵颐起来。
  
      众人下车,从进山到现在,马车走了差不多快三个小时,虽然道路谈不上崎岖,但毕竟不是康庄大道,马车的舒适度也不能和汽车相提并论,正好乘着狼休息的机会,人也下来透透气。
  
      “好凉啊!”橙橙脱了运动鞋,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刚把脚放进溪水里,就连忙缩回了脚。
  
      “哦,漂亮的小姑娘,当心受凉,山里的溪流可是非常湿寒的呢,千万不要把溪水和城市里的自来水相提并论,就算是我们这样的当地人,如果喝上几口,肚子都会疼。”阿维图善意的解释说。
  
      寒气这个东西很难解释,山泉水和自来水,用温度计去测量的话,山泉水比自来水温度低不了多少,更是远远不到结冰的程度。可经常进山的人都知道,宁可吃冰,不喝山泉。
  
      用华夏的一些传统观念去看,因为泉水来自地下,又是贴着石头地面流动的,所以接了地气,也就是阴气。电视剧里动不动就掬起一捧山泉岁的桥段,基本都是骗人的,喝完当天就能闹肚子。
  
      不过夏天不喝山泉,到了冬天喝山泉水反而不会有大问题。自然造物向来奇妙。
  
      但这里的景色的确是极好的,奔流的溪水撞击在大大小小的岩石上,化为点点碎花,重新汇集在一起,奔流而下,小溪对面不远处的山峦皱褶,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风化侵蚀,山势浑圆,断层明显,看上去险峻异常。
  
      眺望远方,不知道多远的山头上闪烁着淡淡的晶莹,显然是被白雪覆盖的冰川,和山中随处可见的温泉,形成一种反差之美。
  
      休息的时候,几头狼和拉布拉多犬埃希斯相互保持了一个彼此都认为是安全的距离,似乎颇有些互相看不顺眼的样子,不愧是英国皇室几百年来最爱豢养的猎犬,尚未成年的埃希斯面对八头大灰狼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惧怕,反而跃跃欲试。
  
      几个女生拿出相机一个劲地猛拍,橙橙变身成小模特,到处摆pose,在阿维图紧张的目光里,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甚至一手一个,搂住两只大灰狼的脖子合影,三颗脑袋凑在一起,两头大灰狼一脸的无奈,橙橙笑得灿烂如花。
  
      正要上路,大灰狼和埃希斯忽然同时冲着河对岸狂吠起来。
  
      一头棕熊扭着******出现在对岸!
  
      喀尔巴阡山脉中各种熊类众多,仅仅是棕熊据统计就不下于六千只,这头大棕熊的出现,虽然突然,却没让人感到太意外,反而有一种‘终于看见熊了’的期待满足感。
  
      河流湍急,河面也颇为宽广,双方隔着一条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干掉对方的念头。
  
      棕熊蹲在河边好一会,终于抓到了一条大鱼,咬着鱼心满意足的扭着******走了。
  
      小小插曲之后,重新上路,马车顺着河边的乱石小路进行爬坡,半路上还听到头顶天空隐隐约约传来飞机的轰鸣,据说经常有游客自己架势直升机来山里寻找野生温泉和尚未开发的滑雪地点游玩,寻求刺激。
  
      狼车缓缓爬破,随着海拔上升,身边的河流渐渐变成了峡谷,落差增大,水声也愈发的轰隆。
  
      在傍晚时分,不远处,一条长达数十米的天然石桥横亘在两座山峦之间,穿过峡谷。
  
      对面,一座黑色城堡岿然耸立。
  
      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艾比克城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