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谋:升迁有道 > _权谋第1949章
曲老板拿出了一支香烟,点着,他需要一个人好好的想想,分析一下目前自己面临的处境的难点。
  
  他和苏老大一样,也就想到了萧博翰,从自己和萧博翰在河边见面之后,萧博翰一直也没有对自己发动过攻势,更为蹊跷的是,他竟然把汉口巷送给了潘飞瑞,这其中是不是表露出了一个问题,萧博翰并不想和飞龙会为敌,为什么呢?那是因为自己的生意没有侵扰到恒道的利益,所以萧博翰不想为他人做嫁妆。
  
  既然萧博翰是如此想的,以此类推,其他帮派呢,以自己对柳林市的了解,恐怕只有永鼎公司和辉煌度假村在生意上和自己有所重叠,假如自己能够分化瓦解柳林市帮派的联合,或者自己就找到了一条路径。
  
  嗯,不错,就从这个思路上好好计划一下。
  
  曲老板在独坐很久之后,一个清晰的方案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他拿起了电话,找到了萧博翰办公室的号码,拨了过去。
  
  天色已经晚了,萧博翰今天在参与了一个政府部门的应酬之后,刚刚回来,他没有去陪同那几位局长洗澡,这事情他很自然的就推给了历可豪,作为一个逐渐强大起来的恒道集团,萧博翰有太多的问题要思考,不用天天围着一些领导的屁股后面转了。
  
  他正在办公室和蒙铃说着一个建筑项目的问题,让蒙铃给他准备一套市政规划的政策材料,这个时候他就接到了飞龙会曲老板的电话了:“我萧博翰啊,请问.....奥,是曲老板,你好啊。”
  
  电话那头的许老板客气的说:“好久没拜访萧总了,今天没有打扰你吧?”
  
  “呵呵,怎么会呢,很高兴能和你聊聊的。”萧博翰嘴里是客气的,但心中却疑惑起来,这个曲老板怎么在这个关键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呢?难道他没有一点敏锐的嗅觉,他不知道很快他的赌场就将会迎来一场狂风暴雨吗?要是如此的话,飞龙会真的选错人了,派来了一个感觉迟钝的人。
  
  曲老板在道谢之后说:“萧总,不知道你能不能赏光一起坐坐,今天的时间是有点晚了,但这并非是我虚情假意,确实发生了一点事情,想和你单独聊聊。”
  
  萧博翰知道自己刚才的判断是有了一点失误,看来这个曲老板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迟钝,他应该是感觉到了什么,不然从恒道集团和他飞龙会的关系来讲,他们是没有到彼此能坐下来单独聊天的地步。
  
  萧博翰在沉吟片刻后,也想听听这个曲老板到底会对自己说点什么,他就说:“行啊,一起坐坐没有坏处,这样,就不到外面去了,我也是刚回来,要是曲老板不嫌弃的话,就屈尊到我这里来坐坐,我给你泡壶好茶,我们聊聊。”
  
  曲老板也没有在勉强萧博翰一起出去,他也听出了这并不是萧博翰的客气或者对自己有什么惧怕,萧博翰应该是真的不想出来,这更好,显示出了他的坦然和随和,曲老板说:“谢谢萧总,我会很快过来。”
  
  萧博翰客气的说:“好,我等你。”
  
  压断了电话,萧博翰对蒙铃说:“你把功夫茶的茶具收拾一下,一会飞龙会的曲老板要过来坐坐。”
  
  蒙铃刚才已经从电话中听到了,也没有多么的惊讶,点下头,但还是说:“我先给鬼手他们交代一下,让他们加强戒备。”
  
  萧博翰笑笑说:“这到用不着,他应该不是来找麻烦。”
  
  蒙铃还是固执的说:“不管他是来做什么的,我们还是要防范一下。”
  
  在对自己安全问题的警卫上,萧博翰自己是说不过蒙铃的,他也就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了,摇一下头,不置可否的说:“不知道鬼手在不在,对了,把那包昨天蒋局长给的茶叶拿出来尝尝。”
  
  蒙铃就答应了,不过她还是先下去安排了一会,这才上来准备茶具,开茶烧水,忙活起来。
  
  萧博翰没有怎么动手,他端然稳坐在靠背椅上,试着推断一下曲老板一会想来对自己说点什么,本来马上就要见面了,萧博翰是大可不必如此费心劳神的想,他来了自然就会说,说了自己也就自然就知道了,但毫无疑问的说,萧博翰在最近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他喜欢在很多事情发生前自己先做一次推断分析,最后在用事情的真实状况和自己的推断做出对比,看看到底他们吻合了多少,差异在那里。
  
  这样的习惯就注定了萧博翰会经常的思考,换句话说,他每天的绝大部分时间其实也是在思考中度过。
  
  一会,铁观音那特有的香味就弥漫在了办公室里,萧博翰忍不住离开了座位,过去打开壶盖,立即芬芳扑鼻,满室生香香气令人心怡神醉。
  
  那一片片茶叶,在水中翩跹起舞,如同一个个灵魂在水中游走,萧博翰被茶叶清颀和优美从容的舞姿陶醉,恍惚中,萧博翰就想像到了她如同一位秀美的女子长袖飘飘,气若幽兰。
  
  那是一种为了瞬间的精彩而释放全部生命的悲壮之美,那又是为了瞬间与水的自由舞蹈而生发的相知之美,那是为了将一生凝聚的精华尽情展露的大气之美。
  
  萧博翰禁不住随口朗诵:
  
  偏爱观音绝俗尘,世间何物比芳醇?
  
  头汤呷罢津津味,底蕴超然淡淡真。
  
  静夜得闲须品茗,清风无处不宜人。
  
  灯阑卧月听天籁,忽觉幽香沁满身
  
  蒙铃转过头来,怪怪的看着萧博翰说:“萧举人,你文采好好啊。”
  
  萧博翰“扑哧”的一下就笑了起来,抬手就在蒙铃的头上轻敲了一下说:“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还敢调戏起我来了。”
  
  蒙铃也是嘻嘻的笑着,说:“什么酸不溜溜的诗啊,听着没有一点情绪,以后呢不要这样吓人好不好。”
  
  萧博翰和蒙铃两人就唧唧歪歪的调笑了一会。
  
  时间不长,先是听到楼下大铁门“咯唧唧”的一阵响,接着就是汽车声,萧博翰就收起了刚才那嬉皮笑脸的表情,对蒙铃说:“客人来了。”
  
  但萧博翰并没有下楼迎接,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冷冷的看着窗户下面那昏暗的院子,等待着门外出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敲门了,鬼手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是曲老板那笑容满面,但依然让人感觉他面容的森冷,萧博翰这个时候才站了起来,不急不缓的走前两步,说:“欢迎啊,曲老板难得赏光来坐坐,今天我们要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曲老板快步上前,接着萧博翰伸过来的手,用力的握握说:“早就想来了,一直俗事缠身,嗯,这铁观音不错,香如白兰,味醇回甘啊,好茶,好茶。”
  
  萧博翰说:“看来曲老板也是行家,一起坐坐。”
  
  曲老板说:“我略知皮毛,还要向萧总多多请教啊。”
  
  “呵呵,客气客气,我们两人有点胡吹胡擂了,呵呵呵,坐坐坐。”萧博翰一面让着曲老板坐下,一面就动手帮曲老板从沸水中夹出了一个紫砂小杯,帮他添上茶。
  
  鬼手看看萧博翰,见萧博翰淡然平和的样子,也就轻轻的退了出去,不过走的时候给蒙铃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说,自己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招呼。
  
  蒙铃也不易觉察的颔首示意,没问题,让他放心。
  
  萧博翰和曲老板已经是端起了茶杯,两人趁热喝下了第一杯之后,萧博翰说:“我想曲老板这个时候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吧,我们江湖女儿,直来直去比较好,说说吧?”
  
  曲老板放下茶杯,伸出了大拇指,说:“好,不愧为恒道集团的大掌柜,不错,我今天的确是想来和萧总谈点正事。”
  
  “嗯,曲老板但说无妨。”
  
  “萧总,这次来我可能要提出一个要求,这或者很冒昧的,但我不得不如此,还请萧总见谅。”
  
  “客气,曲老板不必如此。”
  
  “好,那我就说了,我想请萧总做出一个选择,是和我们飞龙集团为敌,还是和我们和平相处?”此话一出,办公室的气氛陡然凝重了起来。
  
  萧博翰在刚才说是请对方不要顾忌,有什么说什么,但也没有想到曲老板一下子就把事情的尖锐性摆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刚才也设想到了曲老板可能是谈这方面的事情,但绝没想到会来的这样直接,这样干脆。
  
  萧博翰邹了邹眉头,蒙铃脸上也出现了凌冽的寒意,她觉得这个曲老板太过无理,怎么能对萧博翰说出这样充满威胁的话。
  
  萧博翰却没有生气,他在快速的整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按飞龙会和自己的关系,他们本来不应该提出这个有点过分的要求,那么他曲老板为什么敢于说出,无外乎是两个原因,其一,就是他们已经有制胜的策略,其二,那就是事情的发展已经到了他们很迫切的关头,他不得不绝地冒险,来以奇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