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谋:升迁有道 > _权谋第1979章

  办公室里,苏老大在房间来回走了几步,墙上,装饰,摆设都一一过目后说:“博翰的办公室很雅致,但也很简朴啊,和你们恒道集团目前的气势,威名有点不符。”
  萧博翰笑着说:“这对我来言已经很不错了,坐在这里已经是个意外和偶然了,说到恒道的气势,呵呵,苏总是挖苦我吧,和你永鼎公司相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我还敢奢求什么?”
  苏老大连连的摆手说:“这就是你博翰太谦虚了,今天的恒道集团已非昨日相比,要说的更清楚一点呢,那就是在柳林市除了我这公司的架子稍微大一点之外,已经很难有其他公司和你一争长短了,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作为,很了不起了。”
  苏曼倩也接上了一句说:“萧总,你就不要谦虚了,今天你可是有点假啊。”
  萧博翰呵呵的笑了,是啊,感觉今天自己是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因为苏老大的不速而来,打断了自己平和的心情,让自己有一种很奇怪的直觉,那就是苏老大笑的太甜,太过和善,自己今天肯定有麻烦,常言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所以萧博翰才让蒙铃去把全叔找来,这样至少可以在双方的气场上获得一点平衡,从内心来说,萧博翰对苏老大还是多少会心有余悸的,在整个柳林市,细细算来,也唯有苏老大才让萧博翰从心底有那么丝丝的恐惧。
  全叔走了进来,或者有句话叫着一物降一物吧,对苏老大这样一个稀有的枭雄,他可以对萧博翰这样的人形成很多无形的压力,但在全叔这样的人面前就显的力不从心了,因为全叔是江湖,他心中装有的全部是义气和杀气,他不会去深想更多的东西,不需要构思和推断未来很远的前景,他只看眼前,只管现在,这恰好就抵消了苏老大精神层面的威力。
  全叔先给萧博翰客气的打个招呼,然后不亢不卑的对苏老大问个好说:“苏总能来恒道坐坐,真是让我们添彩不少,看起来苏总还是这样的硬朗啊。”
  对全叔这样的人,苏老大是绝不会轻视的,从整个恒道集团的结构上来看,全叔已经超越了现有的排序,他是萧老大唯一留下的老人,所谓的老人就是和他一起厮杀,拼搏多年的人,在恒道也只有全叔称得上老人。
  苏老大颔首笑笑说:“全叔更是老当益壮,看到你我就想到了我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比现在有意思多了,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哈哈哈,现在真是老了啊老了。”
  全叔也是笑笑说:“苏总一点都不老,仍然有当年笑傲江湖的风采,让人佩服。”
  摇摇头,苏老大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今天的柳林市,有博翰这样的人才,其他人都是生不逢时了,从你恒道集团的发展已经看的出博翰的宏图伟略,全叔啊,我们应该退出这个地方了,将来是年轻人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萧博翰在全叔和苏老大这一来一往的谈话中,已经逐渐的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也让自己思路清晰起来,他很庆幸,自己有个全叔,能为自己抵消掉苏老大那满身的冥气。
  这时候大家都坐了下来,萧博翰就说:“全叔和苏总是一起闯荡柳林市的,你们身上都有我们年轻人学习的地方,所以说到长江后浪推前浪这话,我还是有所保留的,青年人和你们的差距是永远无法跨越。”
  苏曼倩一直很有意思的看着这几个男人在谈论,这些话她几乎是插不上嘴的,但她很喜欢听他们说,她或者更喜欢听到老爹对萧博翰的赞美,作为一个同样是年轻人的她,她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比不上萧博翰而惭愧,也根本不在乎自己和萧博翰在经营帮派上的能力差距,对苏曼倩来说,她永远都不会喜欢老爹的生意,也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
  她不像萧博翰那样把这一切当做一个事业来做,苏曼倩更多的是把这当作一个不得不出现的差事在应付,从心里讲,她也一点不担心,一切都有老爹。
  大家就这样看似漫不经心,但彼此又小心防范的谈了好一会,说到了很多过去的事情,谈起了很过过往的感情,直到最后苏老大话锋一转,说:“在处理很多事务上我感觉都有点力不从心了,比如现在我和潘飞瑞的谈判,走到今天一点效果都没有,很让我灰心啊。”
  萧博翰也在刚才天马行空的闲谈中收敛起了思绪,他跟着苏老大的思路跳跃着回到了现实,从苏老大这句话中,萧博翰已经知道这才是苏老大今天索要谈的正题,萧博翰没有去接苏老大的话,他还需要苏老大说出更多的一些信息来,才好断定他今天到底要做什么。
  苏老大也没有准备让萧博翰接话,他站了起来,闲庭漫步般的来回走了几步,又旁若无人的活动了一下胳膊说:“老了,坐一会哪都疼,博翰啊,今天我来就是想要请教一下你,怎么才能让潘飞瑞尽快的在谈判桌上和我达成协议。”
  苏老大的话很直接,没有回旋和婉转的余地,现在的萧博翰就必须来回答这个问题了,萧博翰没有惊慌,他已经稳住了最初有点惊诧的心态,所以此刻好整以暇的说:“我也是听说了一些你们的会谈消息,但详情并不了解,我想你们无外乎就是在一些货物的价格上会出现分歧吧,这其实关键就看你们彼此的思路了,多一点,少一点,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啊。”
  苏老大转过身来,看着萧博翰,心中暗自叹息,这个萧博翰真是不简单,不错,自己和潘飞瑞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在那批货物价格上产生了分歧,潘飞瑞想要以现在苏老大他们的批发价把毒品卖给苏老大,但这对苏老大来说就没有任何的利益了。
  苏老大希望能在自己往外的批发价的半价的基础上回收这些毒品,这样自己还能多少赚一点。
  两家人为这个问题谈了两天了,根本都不能达成协议,潘飞瑞最后威胁说,要么他自己把这些货批发销售出去。
  但苏老大和晁老板是绝不会同意他这样做的,一但他跨入了这个行业,以后再想让他放弃这种生意就很难了,做什么都是会上瘾的,何况是一种包赚不陪的高利润生意呢。
  苏老大看着萧博翰,语气中就有了隐隐的杀气,他缓慢的说:“博翰你看的很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产生了分歧,那么,以你来看,我和他应该谁让为好,是我来妥协迁就他吗?”
  萧博翰看到了苏老大眼中的冷然,他犹豫了,他当然不能说应该让苏老大妥协了,既然苏老大今天来找自己,他要的就绝不是这个答案了,如果是这样的答案,他完全不用来和自己谈的。
  萧博翰说:“苏总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想说应该是让潘飞瑞让步妥协,但这毫无意义,他不会听我的,同样的,我也不能说让你妥协,所以..........。”
  苏老大学大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中没有一点笑意,仅仅是有笑声而已,笑罢,他直视着萧博翰说:“萧总,你错了,你说你让潘飞瑞让步,这话并非毫无意义,你可以做到,而且非你莫属。”
  萧博翰心中一悸,莫非自己给潘飞瑞出点子的事情苏老大已经知道了,这是有可能的,潘飞瑞也不是好鸟,出卖自己更附和他的性格。
  萧博翰压制住自己的恐慌,说:“我有点不大明白苏总这话的意思了。”
  苏老大冷冷的说:“为了结束柳林市几个月的动乱,我想请萧总助我一臂之力,从现在起,对潘飞瑞发起攻击,在你的压力下,他应该会早日结束和我的对持。”
  萧博翰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老大说:“我进攻能帮你们,问题是我刚刚对潘飞瑞发起过进攻啊。”
  苏老大嘿嘿的冷笑起来,说:“大家都在传言,你和潘飞瑞早就联手了,潘飞瑞把他的毒品也分你了一半,还说你在进攻批发市场和汉口巷的时候他也扯出了人马,这都不假吧。”
  萧博翰知道这些是瞒不过苏老大的,也不想狡辩和解释。
  但苏老大却继续说:“这都算不了什么,问题是你不该给他支招啊,不该让他走到现在这个局面,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让你给搞复杂了,你说你再不赶快帮着解决这个问题,是不是于情于理都难逃其责。”
  苏老大的声音和表情都越来越严厉了,他毫不留情的揭露了萧博翰的行为,从他眼神中也喷射出了咄咄逼人的怒火。
  办公室所有人都一下呆住了,包括全叔,包括苏曼倩,他们都没想到,刚才还阳春三月好风光的苏老大,在这一刻就变得寒意萧杀。
  苏曼倩本来很美好的感觉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了,她赶忙站起来对苏老大说:“老爹,你坐下喝点水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