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谋:升迁有道 > _权谋第1986章
鬼手在萧博翰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反应了过来,他喊一声:“撤”,就往小车旁跑了过来,但鬼手并没有跑到最前面,他舞动着手中的刀,在对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的冲出了对方的围攻,一面撤,一面抵挡着几个追过来的人,在车灯下,萧博翰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鬼手的脸上和头上都鲜血流淌着,他那支没有提刀的胳膊,好像也脱臼了,很不协调的来回晃动,每晃动一下,都可以看到鬼手脸上呈现出一种恐怖的疼痛。
  
  几个人都上了车,鬼手在砍翻了追的最近的一个人后,也准备跳上车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枪响,那绝对是枪声,萧博翰对这点是能够分辨的出来,但枪声并不清脆,到有点沉闷的感觉,以萧博翰的判断,这应该是自制的短筒火枪发出的声音,也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喷子”。
  
  萧博翰一下就睁大了眼睛,他看到了鬼手摇晃起来,手中的砍刀也“哐啷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萧博翰愣住了,毫无疑问的,鬼手已经中弹。
  
  他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倒是已经上车的几个恒道的弟兄反应过来了,他们跳下车,一把抱住了鬼手,把他生拉活扯的拽上了汽车。
  
  一个兄弟也顾不得在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说话了,他急切的喊了声:“开车,开车,撞过去。”
  
  萧博翰突然之间像是醒了过来,他一脚油门就启动了小车,对面那10来个人也是在枪响之后有点傻了,他们绝没有想到彪哥怎么动上了枪,这不管在柳林市,还是永鼎公司,枪都是一种很禁忌的玩意,这小子真是的,今天这个局面本来也是根本不需要动枪。
  
  但枪已经响了,彪哥也在车灯下看着手中还在冒烟的枪口,像是在感受,回味自己的失去童贞的初夜一样,他要好好的想想,刚才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萧博翰的车冲了过来,所有人都苏醒过来了,他们一起往两边闪去,没有谁在想继续打斗下去了,因为枪已经响了,以后恐怕每个人都会有麻烦,不管是警方,还是苏老大,他们都不会放过自己。
  
  萧博翰的车带着呼啸声,快速的脱离了战场,他回头看看后排,问:“鬼手伤的怎么样。”
  
  后排一个兄弟有点哽噎的声音说:“血,血留得太多了,满身都是,快去医院。”
  
  萧博翰没有在说话了,他加大油门让车开的更快一点,只有去医院了,恒道集团的保健医生肯定是治不了枪伤的,唯有去医院,虽然去医院就意味着这次事件要通过警方来处理,这也是所有黑道大哥不屑的做法,但萧博翰还是决定这样做,他不想因为怕麻烦,怕毁坏自己的名誉就拿鬼手的生命冒险,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耽误的就把车开进了医院。
  
  枪声同样的惊动了别墅中的人,颜永诧异的听着外面那沉闷的一响,心一下就揪了起来,他不知道这是谁开的枪,但不管是谁开的,后果都会很严重,如果说唯一有一点点值得安慰的地方,那就是这一段比较偏僻,闲人很少,未必会有局外人注意到,可是如果伤了人,只怕警方就会很快追查起来。
  
  他现在也不敢出去,他不想亲临现场给以后留下麻烦,他拿起了电话,给彪哥拨了过去:“刚才是怎么一回事,谁开的枪。”
  
  彪哥现在也是有点后怕了,嗫嚅着说:“是.....是我开的,好像打中了鬼手。”
  
  颜永眼前一黑,奶奶的,这办的什么事情:“人伤的怎么样,要命吗?”
  
  彪哥说:“我也不知道,打在后背了,好像血留了很多,人已经让他们抢上车拉走了。”
  
  颜永气急败坏的问:“萧博翰怎么样,伤到没有。”
  
  彪哥战战兢兢的说:“没有,我们半道上遇见了鬼手他们,还以为萧博翰也在那车上,就发起了攻击,可是一直都没见到他的面,但最后好像是他开车冲过来了。”
  
  “真他妈的愚昧,萧博翰都不在现场你们打个吊啊。”颜永破口大骂起来,但骂了两句,一想,也不敢在耽误时间了,焦急的说:“你赶快先躲起来,我随后和你联系。”
  
  放下电话,颜永愤愤的转过身,他就愣在了那里,因为他看到了苏曼倩的眼睛,那双冷冷的眼睛,颜永头上的汗就冒了出来。
  
  苏曼倩也是被这一声枪响惊醒的,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最担心的就是老爹,但出来之后听到了颜永的电话,她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一定是刚才萧博翰来过,而颜永组织了一次对萧博翰的狙击,好在萧博翰并没有在现场,只是把萧博翰手下的人伤了,但不管怎么说,事情都会麻烦起来。
  
  苏曼倩冷冷的对颜永说:“谁让你动手的,是老爹指示的吗?”苏曼倩有点怀疑这是老爹的安排,所以要问一下。
  
  颜永的汗水还在流着,他慌乱的摇摇头说:“是我看你这段时间伤心欲绝的,我心里不好受,所以..........。”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的派人对萧博翰埋伏,你...唉,颜永啊,你是永鼎公司的老人了,你就没个轻重啊,我们刚刚平和下来才几天啊,这事情一出公司又要紧张了,何况我和萧博翰的事情也不用你管,你让我以后还怎么见萧博翰。”苏曼倩六神无主的说着。
  
  颜永一下就睁大双目,说:“那个没良心的你还要见他?”
  
  但突然之间,颜永发觉自己声音太大了一点,连旁边的几个手下都有点吃惊的看着他,他忙对苏曼倩说:“对不起,我是关心你。”
  
  苏曼倩也不是木头人,对颜永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关照和关心她比谁都清楚,所以她不想在责备他。
  
  叹口气,苏曼倩拿起了电话,她决定自己主动的给萧博翰娶个电话,问问情况,从内心深处,她还是割舍不掉萧博翰的,她不希望这次的事情让萧博翰误会自己,认定这是在对他的一次伏击,那样的话,这个结就算是永远的解不开了。
  
  不过电话打过去萧博翰一直都没有接,苏曼倩就在焦急和悔恨中不断的拨打了好几次,但一直都联系不上萧博翰,她越来越担心了,除了担心萧博翰对自己的误会,更担心萧博翰的手下会不会发生不测,枪响已经够严重的了,再出了人命,那情况更严峻。
  
  别墅的客厅里在好久的时间里都充满了压抑和惶恐的气氛,直到苏老大从外面赶回来,他是接到了苏曼倩的电话之后从一个应酬中脱身而回的,走进别墅,他先是恨恨的瞪了颜永一眼,让颜永全身一阵一阵的反冷。
  
  苏老大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了一直纯正的巴西雪茄,颜永赶忙上来给他点上火,苏老大默默的抽了好一会雪茄,最后才说:“派人到恒道附近去看看,打听下人怎么样,在一个赶快让他们躲一躲。”
  
  颜永也不敢搭话,低头出去打电话了。
  
  苏曼倩有点紧张的过来坐在苏老大的旁边说:“老爹,你说萧博翰会不会报警啊。”
  
  苏老大沉思了好久才说:“主要看伤情的严重程度了,再一个,萧博翰这个人很难把握,他的心态不好猜测的,但不管怎么说,先做点防备总是不错。”
  
  苏曼倩痴痴的说:“萧博翰会不会恨我。”
  
  苏老大转头看了她一眼,说:“曼倩啊,唉,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这个人真的不值得你对他这样,乖女儿,听老爹的话,不要在想他了,好吗?”
  
  苏曼倩很茫然的“嗯”了一声,双手支着下巴发起了呆。
  
  萧博翰把鬼手送到了医院,情况已经很紧急了,医院一面对鬼手抢救,一面就报警了,当警察到来的时候,鬼手还在抢救室里,而历可豪等人也赶到了医院,所以警察并没有过于为难萧博翰,只是在医院的一个办公室里给他们几个人做了笔录。
  
  萧博翰也没有说出对方是谁,其实刚才他已经从几个手下那里知道是彪哥他们一伙了,但萧博翰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这个名字,或者这就是一种黑道的潜意识在作怪,他不想给警方提供更多的线索,一切都看他们自己的能力了,抓的住彪哥,那是彪哥倒霉,抓不住彪哥,自己以后会讨回这次血债的。
  
  同时,在萧博翰的心里也隐隐的感觉到这事情和苏老大,苏曼倩脱不了关系,显然的,对方本来是冲自己来的,那么是谁给他们发出的通知,说自己会出现在别墅附近?今天自己到苏曼倩这里来,本就是个临时的决定,而电话也是苏曼倩亲自接听的,自己想不怀疑她都很难。
  
  萧博翰转念一想,也是难怪的,自己伤了苏曼倩的心,她或者本意是让他们来教训一下自己吧,可是这也太毒了一点,自己要是早点过去,肯定中枪的就会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