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谋:升迁有道 > _权谋第1987章

      萧博翰整个晚上都在医院里想着这些问题,每想一次,他都感觉倒一阵剜心的疼痛,他除了对苏曼倩感到伤心之外,他发现自己对鬼手的感情也是如此深厚,他想到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想到了鬼手陪伴自己一起长大的那些点点滴滴,他第一次恐惧,怕自己会永远看不到鬼手冷漠的眼神了。
  
      而一但想到整个事情的经过,他都会想到苏曼倩,他也不想把这件事情和苏曼倩联系在一起,但就算找倒了许许多多的理由,最后还是联想倒了苏曼倩,这让萧博翰的痛苦尤为深刻起来。
  
      后来他还是看到了苏曼倩打过来的几个未接电话,但萧博翰没有勇气再回过去,他默默的装上了电话,摇摇头,让自己暂时的忘记这一切。
  
      谢天谢地,鬼手被推出了手术室,医生说还需要观察,不过性命应该能保住,他的背上也取出了7.8个铁珠,萧博翰就把那些铁珠都收拢在了一起,他要给自己留个纪念,让自己记住这一天。
  
      在柳林市的公安局里,刑警队展开了紧张的工作,他们封锁了所有离开柳林市的要道,对这件持枪行凶案件展开了调查,他们也怀疑萧博翰等人没有说真话,但作为受害者,警方也不能用强,但他们还是从彪哥等人乘坐的车辆上找到了突破口,有一个附近的居民是看到了那辆白色的面包车。
  
      在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警方就圈定了彪哥的名字,一场搜捕在柳林市半夜展开了,到这个时候,彪哥才知道枪并不是那么好玩的,假如今天自己没有用枪,或者现在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彪哥的运气也真不太好,在案件发生之后的这几个小时里,刚好柳林市没有一辆在这个时间段离开的火车,而通往省城和各区县的道路又被查封,所以他最终没有躲过搜捕,在半夜缉拿归案了。
  
      连夜的审讯让彪哥无法抗的下去,他交代了。
  
      在第二天一早,警方就到永鼎公司的办公大楼里拘捕了颜永,作为一个幕后策划人,他自然是跑不掉的,好的一点就是连彪哥也自己承认了,颜永并没有让他动抢,这多少给苏老大留下了一些救援颜永的回旋之地,但毕竟案件涉枪,所以也够苏老大头疼的。
  
      萧博翰在鬼手彻底脱离了危险之后才回到恒道总部,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等他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萧博翰走出了里间,他一下就看到了靠在沙发上已经熟睡的蒙铃了,看起来蒙铃这两天也是很辛苦的,她卷缩在沙发上,眼圈也是黑黑的,办公室也没有开空调,蒙铃的脸上一颗颗的汗水在滑落。
  
      萧博翰怜惜的看着她,轻手轻脚的过去打开了空调,用茶几上的餐巾纸帮着蒙铃揩去了汗水,细细的端详着蒙铃,看着她均匀的呼吸,美丽的面容,萧博翰目不转睛的看了很长的时间。
  
      后来他轻轻关上门,走出了办公室,外面整个楼层的工作人员应该都知道萧博翰在休息,所以在每一个办公室里都静悄悄的,所有人小声的说话,踮起脚尖走路,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萧博翰惊醒过来。
  
      萧博翰和偶尔抬头看到自己的人笑笑,他来到了全叔的办公室,敲敲门,听到全叔那低沉的声音:“进来。”
  
      萧博翰推门走了进去,全叔见是萧博翰,就慌忙站起来迎接,嘴里说:“怎么不多休息一下,你已经一天多没有闭眼了。”
  
      萧博翰在全叔对面坐了下来,说:“这一觉睡的很好了,鬼手怎么样,醒过来了吗?”
  
      全叔一面给萧博翰到上茶水,一面说:“我也刚从医院回来,还行,已经醒过来了,就是很虚弱,医生说要好好的养养。”
  
      萧博翰就站起来说:“我去看看他。”
  
      全叔一把拉住萧博翰,笑着说:“看你说风就是雨的,现在他刚休息,晚点再去,你也吃点东西。”
  
      萧博翰犹豫了一下,又坐下说:“好啊,他能缓过来就好啊,我刚才还做了一个恶梦呢。”
  
      全叔摇摇头说:“这次也很悬啊,万一中枪的是你,你想下后果,这个苏.......老大也太差劲了,现在还改不掉偷鸡摸狗的毛病。”本来全叔是想说苏曼倩的,但话倒嘴边,还是改成了苏老大。
  
      萧博翰也心有所思的低下了头,今天是他第一次又想到苏曼倩,他的心又开始疼了起来。
  
      现在的萧博翰真的多希望自己在继续的睡觉啊,那样就不会想到这些问题了。
  
      不过萧博翰还是努力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对苏曼倩所有的感情和怨恨他都想先放倒一边去,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直到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再细细的想想,自己该怎么面对苏曼倩。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警方又来过好几次,都是一些问询的对证,历可豪成了主要和警方沟通的渠道,萧博翰不再去管案件,他每天都要到医院去看望一下鬼手,鬼手本来就身体强壮,恢复的还算不错,现在已经能趴在床上看电视了。
  
      今天萧博翰刚从医院回来,手机就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苏曼倩的电话号码,萧博翰还是迟疑了一下,才接上了电话:“嗯,苏小姐你好,我萧博翰。”
  
      萧博翰的语气很机械,也很客气,这样的语调让苏曼倩心中升起了一种悲哀。
  
      她在那面一时就不知道该怎么来接上萧博翰的话了。
  
      萧博翰见苏曼倩没有说话,就依然很客气的说:“请问,苏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萧博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上如此客气和冰凉的语气,他并不想这样说话,可是他现在更加的可以确定颜永是受苏曼倩的指使了,因为在几次警察的闻讯中,都提到了苏曼倩的名字,说颜永是因为自己伤了苏曼倩的心才想教训一下自己。
  
      苏曼倩本来是想对萧博翰做个道歉,也向他说明一下自己并不知道颜永的计划,而且萧博翰那天到别墅的时候,自己已经睡觉了,不是有意让他在外面等待,最后安排人埋伏他。
  
      但现在萧博翰的这种口吻让苏曼倩无法说出这些,她一样也是有自尊和骄傲,她也有矜持和脾气,她不想对萧博翰摇尾乞怜,去乞求他对自己的谅解,她更不想轻易的原谅他对自己的背叛,所以后来苏曼倩也只是很平淡的说:“对不起,鬼手的医药费我们会承担,你们在我们场子的酒水供应继续有效。”
  
      萧博翰也平淡的说:“嗯,知道了,相关的事务我会安排人和你们接洽,有什么分歧可以商议解决。”
  
      “好,那就这样吧。”
  
      “行,拜拜。”
  
      他们都没有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就这样挂断了电话。
  
      两个人的冷淡,就这样一直延续了下去,而恒道集团和永鼎公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没有了其他的什么交往了,除了对一些场子供应酒水,高层间的交往几乎断绝了,苏老大再也没有给萧博翰来过电话,萧博翰也没有去拜访过苏老大。
  
      很久之后,应该过了一个多月两个月吧,天气已经转凉了,秋天也来到了柳林市,这个时候枪击案件的主犯彪哥听说被判了,时间还不短。
  
      另一个消息说颜永也回到了永鼎公司,至于苏老大化了多钱打点,用了那些关系周旋,萧博翰一点都不关心,他依然每天去看望鬼手,然后回来处理恒道的事务。
  
      他不准备以牙还牙的对永鼎公司展开报复,因为这件事情既然萧博翰已经认定是苏曼倩指使的,所以他就没有了还击和报复的目标,他就算心再恨,心再痛,他也绝不可能拿苏曼倩作为打击的目标,因为还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在牵引着萧博翰经常会想到苏曼倩的倩影,笑容。
  
      他在冷静之后就帮着苏曼倩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因为苏曼倩对自己爱之深,所以恨之切,她本来想要稍微的教训一下自己,但负责此事的颜永和彪哥却把这事情给搞砸了,他们错误的理解了苏曼倩的本意。
  
      但纵然是这样想,萧博翰还是很难原谅苏曼倩,她感觉这个女人有点太过可怕了,他感觉自己和她本来不应该这样相对。
  
      这一段时间对萧博翰来说很痛苦的,他每天表面像是一个无事人一样,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有许多的伤感和悲伤,而悲伤又是唯一不能跟别人分享的东西,所以萧博翰只有选择隐藏、选择一个人承受、一个人流泪,一个人伤痛,然后,再一个人慢慢蜕变,渐渐遗忘、变成回忆,不再提起,但那终究只是一个人的感觉,除了自己的心跳、谁会明白你的故事里装了多少欢乐、又有多少悲伤?
  
      放暑假回到柳林市的妹妹萧语凝到是给萧博翰带来了很多快乐,她每天有意的叽叽喳喳的围着萧博翰转,挖空心思的找出一些方法来逗萧博翰高兴,耍着赖皮,让萧博翰陪她倒柳林市周边的分景区游玩,让萧博翰忘记了很多烦恼。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