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金检察官 > 第891章 故意设计

      瞬间,他大惊,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ziyouge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是吴佳丽?他瞬间一片混乱,手脚有些冰冷。
  
      吴佳丽不是任何一个女人,他是吴天豪的千金,被称为大马第一千金小姐,吴天豪唯一的女儿,被他捧在手心里。
  
      吴佳丽身上什么都没穿,身上斑痕累累,手,腿都有显可见的掐伤和撞伤。脸上更是两边都红钟,难道是自己动的手吗?
  
      贺乔在床上是有不好的习惯,他习惯动手,在暴虐中找到快gan。所以这些年他一直单身,要不是因为他有钱没有女人敢在他身边长呆。昨天晚上又被下了药,他根本看不清眼前的女人是谁?
  
      怎么办?要是吴佳丽醒来看到他,那得杀了他。他想再跟吴天豪合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仅如此,他彻底的得罪吴家,以后别想再来东南亚了。
  
      他怎么会跟吴佳丽睡到一起的?
  
      他脑海中浮现eagle的脸,顾不得多想,他找到自己的衣服。一看身上的衣服,竟是吸血鬼的衣服。这身衣服,不正是eagle的衣服吗?
  
      他心中涌出的是怒火,他知道自己肯定被eagle设计了。现在顾不得那么多,先离开再说。身体有些踉踉跄跄的,把衣服穿好了,然后去开门。
  
      一开门就被两个黑衣人架住。
  
      “贺先生,我们老板想见你。”黑衣人说。
  
      贺乔这人坏事干了很多,还是第一回觉得自己有被算计的感觉。而且这算计,手段高明的他根本应付不来。
  
      他被带到另外一间房,一进门被推了进去,迎面对上的是一个修长的背影。那男人穿着蓝色格子衫和咖色的长裤。
  
      贺乔莫名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等那人一回头,他便看到eagle。哦,不对,这分明就是明一祈。眼前的男人露出让他再熟悉不过的笑容,这笑容分明就是明一祈的笑容。
  
      “你是”贺乔没发现自己的身体抖的厉害,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
  
      “贺先生,昨天晚上愉快吗?”战野鹰轻笑着问。
  
      贺乔脸色一白,他这一刻已经完全明白过来,昨天晚上这一夜全是战野设计的。
  
      “eagle,这么做不厚道吧?”贺乔一股子怒火冒出来,“你这么做,是要跟我撕破脸吗?”
  
      “这话我就不懂了。”战野鹰浅浅一笑,“我做什么了?怎么就我跟你撕破脸了呢?还是发生什么事情?你要不要跟我说说?”
  
      贺乔有苦说不出,怒瞪着眼前的男人:“你究竟是谁?”
  
      “我叫eagle,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战野反问。
  
      “你是明一祈,你根本就是明一祈。”眼前的男人,就是那个他所熟悉的明一祈,只有明一祈才会想得出这种损人的招数。
  
      “对,我是明一祈。”战野鹰回答。
  
      他承认了,他承认自己是明一祈!贺乔眼睛睁的像铜铃大,呆在原处。
  
      战野看他这模样,不由笑:“我说我是明一祈,你就敢相信吗?”
  
      “你什么意思?”贺乔心一惊,他真的是明一祈吗?莫名的他心里又害怕起来。众所周知,明一祈已经死了,
  
      “你做了那么多事情,不就是想知道我是不是明一祈吗?现在我直接告诉你结果,你不需要再查那么多,岂不是更好。”战野鹰说道。
  
      贺乔看到这神色,心里又有些犹豫。他说他是明一祈,但他找人查过明一祈真的死了,有尸体,比对过dna,不可能有错。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又是一个活生生的明一祈,他混乱了。
  
      所有的证据,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明一祈已经死了,眼前的这个人又怎么可能是明一祈呢?
  
      “eagle,我只是心里有疑问才会问你,但是明一祈已经死了,这是所有人知道的事情,你又何必这么说?”贺乔说。
  
      “贺乔,你真是奇怪,你说我是明一祈,我否认你不相信。现在我直接跟你说我就是明一祈,你又不相信。看来跟你说话,实在浪费时间,我回房间睡觉了。”战野说完,转身准备走。
  
      贺乔哪里会让他走,立即走过来说:“晚上的事情,是你安排的。”
  
      “昨天晚上的事情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吗?”战野反问。
  
      贺乔见战野这神色,其实他自己也奇怪,下了药的酒是跟战野的,他亲眼看到战野喝下去了,最后的结果却变成了自己中了药,还跟吴佳丽这么可怕的女人发生关系。
  
      “你安排人在吴佳丽里酒里放了药,然后骗她我会在房间,穿了跟我一样的变装服躲到包间等她,然后强上了她。”战野合理的推断昨天晚上的事实真相,“贺乔,没想到你心机如此深,你这么对吴佳丽,你说吴天豪知道了会怎么样?”
  
      这正是贺乔所害怕的,他现在是绝对不能得罪吴天豪。
  
      他知道,他被eagle害了,而且害的不轻,一击中了要害。
  
      “是你把我架出了派对,是你揍了我一顿,然后你脱了我的变装服,让我穿上你的。”贺乔说。
  
      “是吗?你有证据吗?”战野问。“或者看看吴佳丽醒来没有,跟她一起对对质,真相自然就清楚了。”
  
      跟吴佳丽对质,他是疯了才会这么做。
  
      贺乔气的肝疼,他握紧了拳头,尽力的让自己冷静,不要慌了神。
  
      他到现在还没想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eagle,你这么设计陷害我,究竟想做什么?”贺乔咬牙问。
  
      “我说过,要你跟吴家关系远一点,你跟吴家关系远了,我们关系也就近了,一定会有机会合作的。但是你跟吴家太近,我心里不安,咱们自然没有合作机会。”战野说。
  
      “你真的会跟我合作?”贺乔十分怀疑。
  
      “贺氏建筑其实是几家应标承建商里建设大桥最有经验的企业,如果让我选一家合作的修建海陆大桥的建长公司,我当然会选贺氏。”战野说道。
  
      “你为了要让我远离吴天豪,故意设计了这出?”贺乔冷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