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烈焰‘驱邪’
没有所谓的恶灵?!
  
      艾丽.琼斯和西德尼被秦然的话惊到了。
  
      看着坐在沙发中一脸笃定的秦然,艾丽.琼斯下意识的说道:“可是告示栏内的报道上,明明记载了恶灵杀人事件!而且,刚刚狄乐奇的死法……”
  
      话语间,少女脸上浮现了一抹恐惧。
  
      显然,狄乐奇的死亡和死亡方式给其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你想说狄乐奇的死法和报道中醉鬼的死法一样吧?”
  
      秦然替少女将话说完。
  
      “是的!”
  
      艾丽.琼斯点了点头。
  
      “你对告示栏内的的报道看得真是细致!”
  
      “但是……你仔细检查过大门吗?”
  
      “那扇在报道中,被描述为吊死人的大门!”
  
      “如果真的曾经有人在那里被吊死过,大门上的锈迹和残余的黑漆,不可能是那么的自然!”
  
      “至少,应该会被醉鬼挣扎着摩擦掉一部分才对!”
  
      秦然语气淡然,目光则是完全的放在了西德尼和劳尔身上。
  
      他能够清晰的看到,随着他的话语,两人肢体上一僵的不自然。
  
      “报道上说过,他喝醉了!”
  
      “肯定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反抗能力!”
  
      西德尼反驳道。
  
      “没错!”
  
      艾丽.琼斯也跟着点了点头。
  
      “那么尸体呢?”
  
      “你们亲眼看到过那个醉鬼的尸体吗?”
  
      “还有,不要忘记你们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的!”
  
      秦然继续的问道。
  
      “这是‘通灵者’妮凯蕾的考验?”
  
      艾丽.琼斯一愣。
  
      “我是第一个来到兰肯贝乐街13号的人,就在中午时分,而我之所以在晚上才回来,就是因为我发现了告示栏内报道信息与大门的不符后,前去做了一些调查!”
  
      “调查的结果,很让我吃惊那间报社和几家报社都有着类似的报道,但是在警察局内却没有任何的备案,停尸房内也没有任何符合的尸体!”
  
      “‘通灵者’妮凯蕾给我们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
  
      “不过,恐怕她也没有想过。有人会用这样的玩笑来完成一次鲁莽的谋杀!”
  
      秦然说着,目光又一次看向了西德尼、劳尔。
  
      而这一次,他没有在留有余地,径直的说了起来。
  
      “西德尼你出现的太巧合了。在劳尔恰巧受伤的时候,你这个曾经的医生就出现了!”
  
      “而且,你带着足够多的药物、医疗工具!”
  
      “当然了,一个曾经的医生,出门随身带着一些医疗工具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些药物、医疗工具都是有针对性的,好似只要自己要处理什么样的伤口般!”
  
      “而劳尔你的手法实在是太过生疏了,虽然你无声息的靠近了狄乐奇,并且在割破狄乐奇喉咙的时候准确的捂住了他的嘴,但模仿一个被吊死的人,最好还是使用绳子!”
  
      “对了,你身上的绷带就不错,就好似你利用绷带将狄乐奇的尸体从二楼放到了一楼,然后,交给西德尼将尸体背负到大门出。伪造出了吊死的模样!”
  
      秦然一条条的说着。
  
      西德尼、劳尔沉默不语。
  
      艾丽.琼斯则是惊恐的看着两人,脚步下意识的靠近着秦然。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根本……”
  
      “够了,西德尼!”
  
      “2567在找到那个混蛋的尸体后,就已经明白了我们的把戏!”
  
      西德尼还想要争辩什么,但却被劳尔打断了,对方这样的说道。
  
      “不!”
  
      “还有一点,我需要确认!”
  
      “劳尔我该称呼你为先生?还是女士?”
  
      秦然问道。
  
      “女、女士?”
  
      艾丽.琼斯瞪大了双眼看着穿着风衣,包裹在绷带内的劳尔,实在无法将对方和‘女士’一词联系到一起。
  
      “西德尼只是一般人。而且,不是很强壮!”
  
      “他背负一个成年男子的话,还算是可以,但想要将一个成年男子拦腰抱起。却是太困难了!”
  
      “而劳尔选择割喉,不是勒死狄乐奇,除去曾经的烧伤外,恐怕也是因为身为女士的力气不够!”
  
      秦然解释道。
  
      “那她怎么办狄乐奇的尸体掉下来的?”
  
      艾丽.琼斯不解的问道。
  
      “你既然懂得白鳞+气球当鬼火,难道不知道滑轮组?”
  
      “你应该注意劳尔的风衣,即使做为一件风衣来说。它也太过宽大了!显然,十分的适合藏东西!”
  
      秦然指了指劳尔的风衣。
  
      艾丽.琼斯看向了劳尔,希望得到一个确切的回答。
  
      “称呼我为劳尔吧!”
  
      “经历了那场名为‘驱邪’的大火后,我早已经失去了女人的身份!”
  
      “滑轮组的话,现在已经在西德尼的包里!”
  
      劳尔坦诚着一切。
  
      “可、可你为什么这么做?”
  
      “杀人是不对的!”
  
      单纯的少女面对着坦诚的劳尔,有些不知所措。
  
      “都是狄乐奇那个混蛋的错!”
  
      “五年前,劳尔的家乡发生了连续的意外,所有人面对着那样的特殊事件都不所措!”
  
      “然后……狄乐奇出现了!”
  
      西德尼恨恨的说着。
  
      斯文的面容,被愤怒所充斥。
  
      他继续说道。
  
      “狄乐奇声称这些意外都是劳尔被邪灵附体所致!”
  
      “他要为劳尔驱邪!”
  
      “当时的我们对于狄乐奇的到来表示了欢迎,认为来了救星,直到狄乐奇将汽油浇在了劳尔的身上!”
  
      说完,西德尼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地板上。
  
      ‘我对特殊情况可是十分擅长!’
  
      看着西德尼愤怒的样子,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狄乐奇当时说出这句话时自信满满的模样。
  
      “用烈焰焚烧一切吗?”
  
      想到狄乐奇所谓的‘擅长’,秦然心底冷笑一声。
  
      “结果呢?”
  
      艾丽.琼斯则关注着劳尔和西德尼的故事。
  
      “结果?”
  
      “我努力的救会了劳尔,而那制造了连续意外的家伙,也因为意外而被警察抓住!”
  
      “你能够知道当时我的心情吗?”
  
      “我看着一个骗子将汽油浇在了自己恋人的身上,却没有立即阻止,甚至当时的心中还抱着侥幸!认为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西德尼双手捂着脸,泣不成声。
  
      “这不怪你!”
  
      “是当时的我们太无知了!”
  
      劳尔轻拍着痛哭的西德尼,她转头看向了秦然、艾丽.琼斯。
  
      “之后的事情,你们应该能够猜到了!”
  
      “我想要报仇,西德尼则是帮我!”
  
      “我们背井离乡,寻找狄乐奇这个混蛋,但是那家伙似乎也知道自己犯了错,他又一次换了个假名,然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而我们为了找到他,不得不加入你们这样的特殊人群,以同样特殊的身份,去寻找着狄乐奇!”
  
      “接着,我收到了‘通灵者’妮凯蕾的邀请函,并且,在来到这座城市时,见到了狄乐奇!”
  
      “我认为,这是我的机会!”
  
      “只是没有想到……”
  
      劳尔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份自嘲,然后,叹息的摇头。
  
      “一切都是我干的!”
  
      “是我利用西德尼的愧疚,逼迫他协助我的!”
  
      “狄乐奇也是我杀的!”
  
      “和西德尼无关!”
  
      她说道。
  
      “不、不,这一切都和劳尔无关!”
  
      “是我自作主张要为劳尔报仇,和她无关!”
  
      西德尼对着秦然连连说道。
  
      两个人都想要把罪责揽到自己的身上,而完全没有想过其它的方式逃过惩罚。
  
      本该穷凶极恶的凶手,现在看着却完全的像是两个可怜虫。
  
      “你们的事和我无关!”
  
      秦然扫了两人一眼,淡然的说道。
  
      顿时,房间内就是一静。
  
      “2567你……”
  
      艾丽.琼斯惊讶的看着秦然,似乎是第一次认识秦然般。
  
      而秦然则是自顾自的说着。
  
      “我来这里是为了接受‘通灵者’的考验!”
  
      “而恰巧的,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恶灵!”
  
      秦然从沙发中站了起来,他的双脚上燃起了丝丝火焰。
  
      呼!
  
      秦然双足上的火焰汹涌而起,呼吸间就掩盖了烛火,照亮了整个房间。
  
      一道扭曲的身影在火光中若隐若现。
  
      被割开的喉咙处,鲜血不断的涌出。
  
      青白的面容带着对生灵的厌恶。
  
      狄乐奇!
  
      死后以类似无形游魂方式出现的狄乐奇!
  
      “你擅长用‘烈焰’来对付特殊情况,那么……现在就给我去烈焰中忏悔!”
  
      秦然右腿对着扑来的狄乐奇,如同钢鞭一般抽出。
  
      熊熊烈焰,横扫一片。
  
      烈焰的焚烧中,狄乐奇瞬间灰飞烟灭。
  
      艾丽.琼斯、劳尔、西德尼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而秦然的目光却是看向了大门处。
  
      PS第二更~
  
      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