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袭击
轰!
  
      爆炸声从车后传来,巨大的气浪让史奇猛打方向盘,才没有翻车。∽↗∽↗,
  
      停稳车的史奇回头看去。
  
      只见那对老夫妇乘坐的汽车,在此刻已经变成了一颗火球。
  
      而车中的人……
  
      自然是没有生还的可能。
  
      史奇整个人都愣在了驾驶座上,下意识的,他看向了了后座的罗克。
  
      罗克完全的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年轻人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然后,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中。
  
      “不!”
  
      吼叫声中,罗克打开了车门,冲了出去。
  
      史奇本能的就要阻拦,但还没有等史奇反应过来,秦然已经一把拎起他快速的向着一旁跑去。
  
      哒哒哒!
  
      三个从街角窜出来,手持冲锋枪的枪手,对着秦然一行原本乘坐的车辆,就是一阵扫射。
  
      连绵不绝的枪声,立刻让史奇将疑问压回了肚子里。
  
      不过,这并不代表史奇会没有任何的行动。
  
      在随着秦然一起,翻身滚入一旁的绿化带花池后,史奇就开始还击了。
  
      砰砰砰!
  
      手枪连续的射击,让对面的枪声一滞。
  
      一个枪手中枪倒地,但是剩余的两个枪手却是以更加猛烈的方式回击着。
  
      直接打得史奇抬不起头。
  
      “艹!”
  
      “老子一定要再次申请重火力!”
  
      感受着头顶子弹强有力击打在花池上,瓷砖乱飞的史奇看着一旁面容平静的秦然,心底一阵诧异,但马上就因为对方的攻击而大声的咒骂起来。
  
      不过,下一刻,凶猛的枪声就是突然一顿。
  
      史奇立刻一个翻滚,来到花池的一侧,准备还击,可是他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剩余的两个枪手哀嚎着倒地。
  
      两个枪手的手臂都被斩断,包括之前被他击中的那个也是一样。而且,他们的双腿也在离他们而去。
  
      而这似乎仅仅是开始。
  
      任何一个看到面容充斥着愤怒,几近扭曲的罗克,都不会认为这个年轻人会这样简单的停下手。
  
      那柄闪亮的如同一汪秋水般的长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年轻人的手中。然后,好似活过来一般,在年轻人的手中上下翻飞。
  
      每一次寒芒划破夜空,都会带起一声哀嚎。
  
      但这丝毫不能够平息年轻人的怒火。
  
      因为,年轻人的内心满是绝望!
  
      对于执着回家的罗克来说。父母才是支撑着他一路坚持过来的希望。
  
      现在,希望彻底的破灭了……
  
      就只剩下了绝望!
  
      而绝望往往带来的是……毁灭!
  
      不是毁灭他人,就是毁灭自己。
  
      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住手!罗克住手!”
  
      身为警察的本能让史奇回过神后就大声的吼道,并且下意识的抬起了手中的枪。
  
      但罗克却是充耳不闻,甚至越发的激动起来。
  
      噗!
  
      一抹寒芒闪过,三个枪手中的一个就尸首分离。
  
      砰!
  
      史奇鸣枪示意,然后,枪口对准了罗克。
  
      那态度不言而喻。
  
      罗克抬起头,看了一眼史奇的枪口,然后。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史奇略微移动枪口,瞄准了罗克的手臂。
  
      他当然不会要罗克的性命。
  
      但同样的,他也不希望剩余的两个枪手死亡。
  
      并不是什么怜悯之心。
  
      他只希望从两个混蛋嘴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任谁都看得出,眼前的三个混蛋只不过是被雇佣的而已。
  
      “我劝你不要开枪!”
  
      “因为,你一旦开枪的话,罗克绝对会自己撞在枪口上!他有着这样的能力和决心!”
  
      “他想求死!”
  
      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罗克脸上的绝望。
  
      对于曾经身处绝望中的他来说,这样的神情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而同样的,他也知道,有着这样绝望的人,会做一些什么事情。
  
      冲着史奇摆了摆手后。秦然向着罗克走去。
  
      “停、停下!”
  
      罗克将刀锋对准了秦然。
  
      “罗克你现在想去死,这是你自己的权利,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干涉,但是……你甘心吗?”
  
      “他们只不过是被推到前台来的替死鬼!”
  
      “真正的幕后黑手可不是他们!”
  
      “你就愿意让幕后黑手这样的逍遥法外吗?”
  
      “活下去。找到那个家伙,然后……干掉他!”
  
      秦然并没有如同罗克说的那样停下脚步。
  
      相反还加快了脚步,而伴随着加快的脚步,则是越发快的语速。
  
      当话语说完后,秦然已经出现在了罗克的身边,双眼直视着罗克。
  
      这一次罗克没有再低头、蜷缩身体。
  
      手中握刀的罗克。完全表现的像是另外一个人。
  
      脸部有些消瘦,面容有着久不见阳光的苍白,头发长且凌乱,但双眼却无比的锋锐,就好似他手中的长刀。
  
      “干掉他!干掉他!”
  
      罗克低声呢喃着。
  
      指着秦然的长刀已经垂在了地面上。
  
      秦然看着对方随着呢喃而变化的面容,他知道名为仇恨的种子,以活下去的名义开始生根发芽了!
  
      但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
  
      谁也不知道!
  
      走过来的史奇想要反驳秦然之前的话语。
  
      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开始联系急救和同僚。
  
      而秦然则是皱着眉头看向了逃过一命,却依旧在哀嚎不断的枪手。
  
      三个枪手是提前埋伏在这里的。
  
      不然的话,三个枪手丝毫没有掩饰的恶意目光,绝对不能够瞒得过他的感知。
  
      而罗克父母乘坐的汽车爆炸,同样是提前安排好的。
  
      一颗定时炸弹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这样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
  
      杀人灭口!
  
      而能够促使一帮人做出杀人灭口的举动,罗克必然是知道了一些极为要紧的事情。
  
      以此推断,门特也不单单是出租车司机、绑架犯,对方还有着更为隐秘的身份,并且这个身份,有着相应的组织。
  
      而这个组织则是在收到了门特的死讯后。就为了抹除后患,开始行动起来。
  
      也只有这样,这次突然的袭击,才能够说得通!
  
      秦然看了一眼。还在低声呢喃,如同是陷入癔症的罗克,心底迅速的转动起来。
  
      “罗克你能够给我讲讲你究竟遇到了什么吗?”
  
      秦然尽量以温和的语气问道。
  
      但罗克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站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呢喃着。
  
      罗克这样的状态,让秦然心底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伸出手。在罗克的眼前来回晃动着,但罗克连眼都没有眨一下。
  
      “怎么了?”
  
      秦然的动作引起了一旁史奇的注意。
  
      “麻烦大了!”
  
      秦然指了指神态异常的罗克说道。
  
      “这、这是……”
  
      史奇看着罗克的模样,尝试着与对方沟通,但是结果却让他脸色一变,抬起头看向了秦然。
  
      “我的猜测,就如同你猜测的那样!”
  
      “不过,还需要专业人员来检查一下!”
  
      “救护车什么时候到?”
  
      “如果可以的话,让他们加派一位心理医生来!”
  
      秦然说道。
  
      “好的!”
  
      史奇点了点头,再次打电话联系起来。
  
      ……
  
      警局,史奇办公室。
  
      秦然与史奇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上正在重复播放着‘摘心者’死亡时的画面。
  
      这已经是第三遍了。
  
      “看出什么?”
  
      史奇按了一下遥控器,屏幕上的画面暂时定格。
  
      “去看看尸体!”
  
      有了大致答案的秦然并没有立刻回答。
  
      秦然习惯性的谨慎,总是让他没有十拿九稳的话,是不会说出最后答案的。
  
      “走!”
  
      史奇站起来,火急火燎的就向外走去。
  
      但刚推开门,一旁的审讯室内就传来了喧闹。
  
      砰!
  
      一名倒飞而出的警员,不仅撞塌了审讯室的门,连带着还将一名警员压在了门下。
  
      “干掉他!”
  
      “干掉他!”
  
      低声念叨的罗克,在房间中心理医生的尖叫声中冲了出来,目光一扫。身形就是一闪,以常人无法捕捉的速度,来到了秦然的身旁。
  
      不过,并没有做出攻击的举动。只是站在秦然身旁不住的念叨着。
  
      这让已经摸到枪柄的史奇放松了下来。
  
      可是下一刻,尖锐的喊叫声,却让史奇刚放松的心,又提了起来。
  
      “来人!快来人!”
  
      “天啊,这样的病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外面?”
  
      “拘束带,大剂量的镇定剂!”
  
      那位心理医生从审讯室内冲出来。连连叫喊着。
  
      “闭嘴!”
  
      “抱歉,医生!是我脾气不好!”
  
      “但我想之前我已经说过了,罗克很特殊,你需要以最好、最温和的办法对待罗克,帮助他鉴定,而不是在这里大声叫嚷着需要拘束带、镇定剂!”
  
      史奇冲着对方一声低喝,然后面容严肃的说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想我需要一位更加优秀的心理医生前来!”
  
      对方下意识的要说些什么,但却被烦躁的史奇打断了。
  
      今天对于史奇来说,真的是糟糕的一天。
  
      抓到的凶手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警局。
  
      返回警局的途中,遭到了枪手的伏击。
  
      现在还需要面对一个不太靠谱的心理医生,如果不是有违他的道德底线的话,史奇一定会掏出枪,指着对方,让对方快滚。
  
      看着对方气冲冲的离开的模样,史奇知道自己一定会收到投诉。
  
      但是……管他的呢!
  
      又不是第一次了。
  
      转过身,史奇就要招呼秦然,继续前往停尸房。
  
      可他看到了什么?
  
      从意外发生后,就表现出痴傻的罗克,竟然指着监视画面,向着秦然低声说着什么。
  
      PS第二更~
  
      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