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出租车停在了圣者花园前。
  
  秦然结算了车费后,迈步下车,打量着眼前的花店。
  
  没错,圣者花园就是一间花店。
  
  一间不是很大,却极为精致的花店。
  
  左右两个不大的橱窗前,一面摆放着多彩的花卉,姹紫嫣红,一面则是单纯的绿意葱葱,显得生机勃勃。
  
  那扇仅能够单开,通过一人的门,就在两个橱窗的中间位置。
  
  任何走进这扇门的人,都会仿佛置身在森林、草原。
  
  鼻尖甚至能够出现泥土的芬芳。
  
  站在门前的秦然揉了揉鼻子。
  
  他确认这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下意识的,秦然扫视了一眼位于两边的花卉与绿色盆栽。
  
  “魔法阵?”
  
  秦然看着两边以特殊方式排列的花卉与绿色盆栽,有些不太确定。
  
  精通级别的【神秘知识】让他能够畅通无阻的阅读大部分的特殊知识,但是想要精确的辨别一个魔法阵的话,还是力有未逮的。
  
  最终,没有得出确切结论的秦然,看向了眼前关闭着的门。
  
  门的上侧有着被框架一分为二的玻璃窗户。
  
  不过,并不是那种清晰可见的类型,而是带着花纹、凸起的毛玻璃,比浴室内常用的那种,还要厚重一些。
  
  即使秦然的感知达到C-级别,但有着这样的玻璃阻挡,也只是能够隐隐约约看到店铺内有着人影的走动而已。
  
  想要真实的看到店铺内?
  
  除非能够透视。
  
  而到了这时,秦然才猛地发觉,两边橱窗花卉、盆栽的摆放,也恰到好处的阻挡了外边人们的视线。
  
  很符合特殊人士的‘隐蔽’需求。
  
  秦然心底评价着,然后,推开了面前的门。
  
  叮叮!
  
  挂在门后的铃铛,随着门扉的开启,而响了起来。
  
  “欢迎!”
  
  拿着喷壶,正在给面前花花草草浇水的男子冲着走进花店的秦然打着招呼。
  
  对方一身暗红色的西装,左边胸前的口袋中放着一块白色的手帕,微微露出一角,黑棕色的半长发全部整齐的梳到了脑后,嘴角上翘,好似带着一抹笑意,但双眼却是平静无波。
  
  可以说,除去对方手中的喷壶外,一尘不染的对方和整个花店都是格格不入的。
  
  显然,对方不可能是圣者花园原本的老板:希蒙斯。
  
  “你可以称呼我为卡尔罗斯,代表暗星结社而来!”
  
  “我以为我会等待更多的时间!”
  
  “但2567,你比想象中的还要果断一些!”
  
  “而我喜欢这样的性格,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有着一次较为愉快的交谈!”
  
  对方做着自我介绍。
  
  然后,自称为卡尔罗斯的男子向着秦然微微欠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虽然仅仅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但却给秦然一种熟悉的感觉。
  
  斯坦贝克!
  
  秦然瞬间想到了那位胆小的含羞草。
  
  眼前的卡尔罗斯有着和含羞草类似的气质。
  
  但本质上的强大,却是足以让后者望尘莫及的。
  
  哪怕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表现出来,但秦然面对对方时,却时刻的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这让秦然感到很不舒服。
  
  不过,早已经预想过会发生什么的秦然,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胆怯。
  
  看了对方一眼,秦然缓步向内走去。
  
  再经过了一扇玻璃门后,秦然进入到了一个较为现代化装饰的房间内,一位个头不高,体型略胖,穿着格子衬衫,挤着围裙的中年男子正在房间中,急躁的踱着步子。
  
  看到突然走进来的秦然,对方一愣。
  
  “希蒙斯?”
  
  秦然扫了一眼对方袖口、裤脚上的泥土,猜测的问道。
  
  同时,目光警惕的看向房间一侧的房门。
  
  虽然有着房门的阻挡,视线无法看到其中恶情况,但秦然可以肯定,那里有人。
  
  呼吸声实在是太明显了。
  
  “是我!”
  
  “你一定是2567!”
  
  “太好了!妮凯蕾呢?”
  
  对方欣喜的说着,就向着秦然身后看去,但看到的却是缓步而入的卡尔罗斯。
  
  立刻,希蒙斯的面容就是一变。
  
  “妮凯蕾没有来,你很失望吧?”
  
  卡尔罗斯似笑非笑的看着希蒙斯。
  
  “当然!”
  
  “如果妮凯蕾在这里的话,我很期待你还能够笑的出来!”
  
  希蒙斯冷哼了一声。
  
  “我当然能够笑的出来!”
  
  “毕竟,我们不是敌人!”
  
  “不论是对妮凯蕾,还是对你,或者是2567,我们暗星结社都没有任何的敌意——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只是想要询问2567一些事情而已!”
  
  卡尔罗斯保持着那种笑容,声音清晰的说道。
  
  而在话语声落下后,卡尔罗斯就打了个响指。
  
  啪!
  
  清脆的响声后,一侧的房门打开了,一队捧着各种不同物件的人走了出来。
  
  在秦然的注视中,一张四方的桌子出现在了房间中,上面铺着白色的桌布,银色带着盖子的餐碟极为有序的摆放在了桌布上,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明亮的光泽,但与之盖子下散发出的香味相比较,这样的明亮却又显得黯然失色了。
  
  “不介意的话,我们边吃边谈?”
  
  卡尔罗斯看似询问,却早已坐在了手下搬来的椅子中。
  
  希蒙斯冷笑了一声,也坐了下来。
  
  秦然则是坐到了希蒙斯的一边。
  
  “牡蛎奶油汤,蜜汁火腿和果木小牛排是我的最爱!”
  
  “千层面和提拉米苏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卡尔罗斯犹如一位主人般,向着客人介绍着午餐的食物。
  
  周围的手下则充当着侍者,每当卡尔罗斯介绍一道食物时,就会打开盖子,本就从盖子与餐盘缝隙间散发出的香味,一下子就浓郁了起来。
  
  牡蛎奶油汤的鲜美、蜜汁火腿的甜美和果木小牛排的清香一瞬间就融合到了一起,开始冲击着秦然的嗅觉。
  
  而当千层面中的奶酪热气与提拉米苏的冷气碰撞后,一股有别于之前的甜味出现了。
  
  那是一种滑腻却又不让人厌烦的甜,令秦然食指大动。
  
  不过,理智却告诉着秦然现在应该怎么做。
  
  他略带遗憾的扫视了一眼面前的食物后,目光看向了卡尔罗斯。
  
  希蒙斯的目光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卡尔罗斯。
  
  但在两人目光的注视下,卡尔罗斯却丝毫没有任何不适,他拿着汤勺,将牡蛎奶油汤浇在了蜜汁火腿上,充分的与火腿的油脂搅拌后,这才拿着餐刀沾了一丝混合后的汁液,涂抹在了果木小牛排上。
  
  之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吃。
  
  “我很喜欢这种混合的味道!”
  
  “你们也可以试一试!”
  
  卡尔罗斯边吃边说。
  
  “说明你的来意,不要再这样装腔作势下去了!”
  
  希蒙斯语气不好的说道。
  
  “真是不懂得食物之美!”
  
  “2567你呢?”
  
  卡尔罗斯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如果与不合适的人同桌,那么,再美味的食物,也会变得无味,强迫自己吃下去的话,就会如同嚼蜡般!”
  
  秦然回答道。
  
  “很不错的说法!”
  
  “难怪我一直喜欢的味道,今天有些变味了!”
  
  卡尔罗斯扔下了刀叉。
  
  铛!
  
  金属的刀叉与瓷盘子发生了碰撞。
  
  清脆的撞击声中,卡尔罗斯抽出了盘子下的餐巾,擦了擦嘴。
  
  他的目光在秦然、希蒙斯间扫视着。
  
  就如同是一头还未吃饱的野兽,正在挑选下一个猎物般。
  
  在秦然的视网膜上【震慑】的提示不断的升起。
  
  不过,却都检定通过,并没有出现异常状态。
  
  就这样沉默了数秒钟后,卡尔罗斯却是再次的笑了起来。
  
  “开个玩笑!”
  
  对方这样的说道。
  
  但秦然能够辨别的出,对方的眼神,绝对不是想要开玩笑的意思,如果他或者希蒙斯陷入到了【震慑】的状态,绝对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一个不太好也不太坏的组织,有着自己的规则,并且按照规则行事!’
  
  对于妮凯蕾给暗星结社的评价。
  
  秦然深表怀疑。
  
  毕竟,眼前的卡尔罗斯,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戏耍他人、装腔作势的感觉,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着自己规则的人。
  
  或者卡尔罗斯是个例外?
  
  秦然这样的想道。
  
  “我的目的,2567你应该是有所猜测的!”
  
  “我希望知道你和你的同伴在登上了阿尔卡特岛后发生的一切!”
  
  “同时,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你不会再向他人提前!”
  
  “当然,妮凯蕾并不在这个范畴!”
  
  卡尔罗斯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希蒙斯做了个请的手势。
  
  希蒙斯带着怒气瞪视了卡尔罗斯一眼,然后,又看了秦然一眼后,就在卡尔罗斯手下的‘押送’下,向着一侧的房间走去。
  
  整个过程,希蒙斯都没有反抗。
  
  也没有给秦然更多的提示。
  
  因为,他很清楚,面对卡尔罗斯,除非是妮凯蕾亲自来了,不然任何的手段,都是没有用的。
  
  秦然同样也清楚这一点。
  
  所以,在目送希蒙斯离开后,秦然就准备开口了。
  
  他准备将曾经告知妮凯蕾的话语,再转述一遍。
  
  “我……”
  
  但就在秦然才说出一个字时,话语声就戛然而止了。
  
  一只手掌,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肩膀上。
  
  刺骨的寒意,由那只手掌漫延到全身,仿佛要将他冻僵般。
  
  谁?!
  
  秦然心底一震。
  
  PS第一更~
  
  求订阅~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