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搏
    “酷爱私刑的刽子手?”
  
      “原来人们是这样评价我的……”
  
      “很不错,我很喜欢!”
  
      威尔克出了阵阵轻笑,似乎是真的喜欢这样的评价一般,但是看着靠近的对方,秦然却是如临大敌。
  
      秦然不知道对方是真笑还是假笑。
  
      但是,从对方身上出现的威压却是越来越剧烈了。
  
      【震慑】的提示一直在他的视网膜上刷新着。
  
      噗通!
  
      一旁的希蒙斯在对方的气势威压下径直坐倒在了地上,整个人脸色苍白,汗水如雨下般的滴落。
  
      “啧啧!”
  
      “希蒙斯你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
  
      “你难道忘记了你的老师是怎么死的吗?”
  
      “一个小小的密道,竟然就指望骗过我?”
  
      “夜魔结社可是曾经最古老的刺客组织!”
  
      “自作聪明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威尔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红色衬衣的袖口,将袖口撸到了肘关节以上,整个过程,都是慢条斯理的。
  
      就如同他的话语一样。
  
      但话语如刀,深深的刺痛了希蒙斯。
  
      希蒙斯苍白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通红。
  
      因为,愤怒!
  
      “威尔克……噗!”
  
      希蒙斯想要挣扎的站起来,可更大的压力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令希蒙斯完全没有抵抗的喷出了口鲜血,委顿在地,整个人都几近昏迷。
  
      秦然则是同样完全无法抵御这股气势,身形连连后退。
  
      【震慑】的提示越的频繁了。
  
      秦然很清楚,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对方什么都不用做,仅仅依靠气势就能够瓦解他的战斗力。
  
      一旦陷入了【震慑】的状态,他就真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使用黄金属性点……】
  
      【精神e→e+】
  
      没有犹豫的,秦然动用了一张底牌:黄金属性点。
  
      积攒的2个黄金属性点,立刻被消耗了一个。
  
      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原本好似狂风骤雨般的压力,顿时变成了微风细雨。
  
      虽然还残余着不适感,但是对秦然的行动却没有了阻碍。
  
      然后,秦然抢先动了攻击!
  
      眼前的局势已经不是逃避可以解决的了。
  
      既然逃避不行,那就只剩下了搏命。
  
      如果连命都不搏的话,那就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了。
  
      而且,尽管对手强大无比,但他并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想着对方夜魔结社的身份和夜魔结社对阿尔卡特岛的觊觎,再加上他这个知情人的身份。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秦然急转动的大脑中。
  
      呼!
  
      秦然右腿却如同长矛般直刺而出,烈焰包裹的靴子带起了一片高温。
  
      “咦?”
  
      威尔克对于秦然能够在自身威压下还能够动攻击表示了惊讶。
  
      但也就是如此了。
  
      有过和秦然短暂交手经历的威尔克并不认为,秦然的攻击能够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即使此刻秦然右足上的烈焰环绕,看起来声势惊人。
  
      因为,秦然的力量相差他太多了。
  
      至于烈焰?
  
      面对秦然右脚上出现的烈焰,或者说是,这种程度的烈焰,威尔克越的轻蔑了。
  
      以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威尔克抬起了右手,无视着秦然右脚上的烈焰,抬手抓取。
  
      他要抓住秦然的右脚,然后将其扭断。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
  
      为了询问出他想要的信息,威尔克不介意更加彻底的折磨秦然。
  
      可就在威尔克的右手碰到秦然右脚的时候,脸色却是一变。
  
      秦然右脚上的力量远远出了他的估计。
  
      那是一股仅比他逊色一筹的力量。
  
      之前的无力挣脱是假象!
  
      为的就是此刻引我上当!
  
      我被戏弄了!
  
      这样的想法瞬间出现在了威尔克的脑海中。
  
      羞怒感从威尔克的心底升起,顿时让对方的眼神变得凶恶起来。
  
      砰!
  
      手足相碰撞。
  
      烈焰与冻气纠缠爆裂,一大片的水雾随之而出。
  
      秦然向后退了一步,威尔克却是如影随形,手掌中蕴含的冻气,迅的拉低了整条密道的温度。
  
      呼吸间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白雾哈气。
  
      刚刚浮现的水雾,纷纷化作冰晶飘落。
  
      威尔克覆盖着冻气的手掌直插秦然的小腹。
  
      后退中的秦然却顺势踢出左腿,以比之前更快一分的度,脚尖不差分毫的点在了威尔克的手掌上。
  
      啪!
  
      脆响中,威尔克的手掌被踢的一歪,即使冻气随着秦然的脚尖开始向着小腿处漫延,但威尔克的脸色依旧变得铁青。
  
      度!
  
      秦然表现出的度,竟然和他不相上下,甚至可以说是略胜一筹。
  
      连连失算,心底疯涌而起的杀意,让威尔克抬起宛如坚冰手掌抓向了秦然的咽喉。
  
      但很快的,威尔克就将这份杀意压抑了下去。
  
      秦然是必须死的!
  
      可那是以完成了组织交给他的任务为前提。
  
      因此,下一刻,抓向秦然咽喉的手掌,就变成了抓向.胸.口。
  
      啪!
  
      咔咔!
  
      当威尔克的手掌接触到秦然的.胸.口时,冻结的声音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
  
      呼吸间,冰霜就将秦然的身体覆盖了小半,连带着被冻结的左腿,秦然还能够活动的地方只剩下了右腿、双手和脖子以上。
  
      砰!
  
      秦然被威尔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并且,随着冰霜的漫延,秦然能够活动的部位越来越少。
  
      不过,秦然却是心中一定。
  
      哪怕生命值减少的提示不断出现,【重伤状态】已经出现。
  
      因为,眼前的局面和他预计的一样。
  
      对方没有给他致命一击!
  
      对方需要从他的嘴中得到更多属于阿尔卡特岛的信息。
  
      这就是他的机会!
  
      看似躺倒在地,毫无反抗之力的秦然耐心的等待着。
  
      而他的手不着痕迹的摸向了后.腰.。
  
      “2567,你很让我意外!”
  
      “但请你相信,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在之前后到你死亡的时间里,我会让你后悔这份意外!”
  
      威尔克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
  
      因为,他有把握,在他的酷刑下,秦然会为了迫不及待的死去,而告知他所有他想要知道的一切信息。
  
      “我们从什么地方开始呢?”
  
      “是从你的牙齿?”
  
      “还是你的手指?”
  
      “其实我更加愿意从你的舌头开始,但是我希望从你的嘴中得到我想要的信息,所以,我不得不挑选其它不喜欢的位置!”
  
      威尔克揪着秦然的头,一把将秦然从地上拽起。
  
      嘴中威胁的话语连连不断。
  
      他希望看到秦然神情中的恐惧。
  
      但令他失望的是,秦然脸上竟然一片平静。
  
      威尔克一皱眉,心底突然升起了一股危机感,让他下意识就要甩手将秦然扔出去。
  
      可秦然却要比他抢先一步!
  
      以还能够行动的双臂,秦然猛地将威尔克牢牢抱住。
  
      而在秦然的左右手中,则各握着一枚手雷。
  
      拉了环的手雷。
  
      “意外总是惊喜!”
  
      秦然低声在威尔克耳边说道。
  
      轰!
  
      ps第一更~
  
      昨天颓废求了一下,大家对颓废的支持,颓废收到了~
  
      所以,今天加更~(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