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匕首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感受着后背出现的劲风,等待多时的秦然,并没有改变蹲着的姿势,而是右手撑地,双腿向后蹬去。
  
      啪、砰!
  
      连续的两脚分别命中了对方的握着或者短剑的手腕与胸口。
  
      至于如何确定对方手中武器种类?
  
      距离!
  
      对方与秦然的距离,足以让秦然判断出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武器。
  
      胸.口中了秦然一脚的隐身袭击者,在巨大的力量下,直直的向后飞去。
  
      火焰烧灼着对方的衣裳。
  
      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焦臭的味道。
  
      剧烈的疼痛从胸.口传遍了隐身袭击者全身。
  
      但身体的疼痛,远比不上心底的惊骇。
  
      从隐身状态中显现出来的对方,正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秦然。
  
      在警笛传来的刹那,隐身的袭击者发动了蓄势已久的攻击。
  
      隐身袭击者自认为秦然必然会被警笛声所吸引,从而分散注意力,然后,让他一击致命的机会。
  
      所以,当他被迎面而来的烈焰之脚踢飞时,隐身系记者的内心满是震惊。
  
      “你、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疼痛让对方的话语变得有些不连贯。
  
      秦然则根本没有回话的意思,上前又是一脚。
  
      砰!
  
      如同是一支长矛刺出的,秦然的右脚脚尖点在了对方的咽喉上。
  
      伴随着一声脖颈碎裂的响声,隐身袭击者倒地不起,没有了声息。
  
      扫了对方并没有爆出任何物品的尸体一眼后,秦然就向着被他踢飞的武器走去。
  
      他的手中已经有了两个流浪者结社的成员。
  
      不需要更多的俘虏了。
  
      更何况,面对特殊认识在无法知根知底的前提下,稍有不慎就会被对方翻盘,秦然可不想死于话多。
  
      最好的敌人,总是死了的敌人。
  
      【名称:赫奇之诅咒】
  
      【类型:剑类武器】
  
      【品质:魔法】
  
      【攻击力:一般】
  
      【属性:仇恨】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需求:冷兵器.(精通)】
  
      【备注:基尔芬.赫奇在学习炼金术时意外的作品,虽然他想要再次,但却没有任何一次成功!】
  
      ……
  
      【仇恨:当进行一次实质攻击时,将以耗尽物品所有耐久度为代价,爆发出远超物品本身等级的攻击力】
  
      (标注:攻击等级将以物品本身为主,持有者的力量、技巧为辅)
  
      ……
  
      捡起这柄两面都是利刃,只有巴掌大小,全身黯淡无光的时,秦然就是一怔。
  
      因为,结果出乎了他的预料。
  
      “不是流浪者结社,竟然是赫.奇.邪.教……”
  
      秦然看着物品备注中提到的‘基尔芬.赫奇’。
  
      对于这个半死人和对方建立的组织,他可是不会忘记。
  
      因为‘狱医’芬克斯成为赫.奇.邪.教新领导者的事情,让秦然根本无法忽视这个组织。
  
      只是赫.奇.邪.教的构成太过特殊。
  
      大部分人都是被欺骗的普通人,而少部分真正的高层,也不过是些骗子。
  
      对于这些人的行踪,妮凯蕾可以轻松锁定。
  
      但其中,并不包括‘狱医’芬克斯。
  
      而且,那些人完全不知道芬克斯的下落。
  
      ‘被某种特殊的方式遮蔽了!’
  
      这是妮凯蕾主动帮助秦然后,告知秦然的。
  
      在无法依靠妮凯蕾锁定,又无法通过其他人得知芬克斯下来的秦然不得不采用原本的的方式,将对方引出来。
  
      不过,令秦然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的激烈,直接派出了刺客。
  
      还是一位有着特殊能力的此刻。
  
      “‘狱医’芬克斯真的是基尔芬.赫奇的另外一颗暗子?”
  
      秦然猜测着,眉头略微一皱。
  
      在他的记忆中,对方一直是一个面容和蔼,上了年纪的长者形象。
  
      也是在阿尔卡特岛上,唯一让秦然有着好印象的人。
  
      而且,这样的猜测也有说很多不通的地方。
  
      如果‘狱医’芬克斯真的是基尔芬.赫奇的暗子,当时他们面对的情况,绝对不会是那么‘轻松’了。
  
      不论是食堂的中毒事件,还是之后的医疗室内,对方都有着太多扭转局面的机会。
  
      “一定发生了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秦然一边想着,一边再次看向了手中的。
  
      对于属性这柄魔法的属性【仇恨】大为好奇。
  
      这是秦然第一次见到以牺牲物品耐久来增加攻击等级的武器。
  
      虽然只能够使用一次,但是系统的注释却足以证明,这柄魔法的攻击力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小心的将这柄魔法收起来后,外面人影闪烁,一阵阵脚步声中,则是响亮的大喊。
  
      “别动!”
  
      “举起手来!”
  
      一队警察冲了进来,手中的口指着秦然。
  
      秦然异常配合的举起了双手。
  
      “嘿,我只是自卫!”
  
      “他们才是袭击者!”
  
      秦然这样的说道。
  
      不过,面对着秦然的话语,所有的警察都不敢有所放松,他们都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秦然。
  
      毕竟,一堆倒地的死尸与重伤员中,只站着一个人,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各位,我是这里的老板!”
  
      “我可以作证这位先生的一切都是自卫!”
  
      为了不引起误会,同样举着双手的希蒙斯从一侧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但这样的话语,只是让一部分警察将口指向了希蒙斯。
  
      “啧,如果你们能够在与这些袭击者作战中也有着相同的执着,我想他们早就被清理出这个城市了!”
  
      看着指向自己的口,希蒙斯不由冲着秦然耸了耸肩。
  
      这样对峙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史奇走了进来。
  
      “好吧!”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这里的事情,由我接手了!”
  
      史奇扫了秦然与希蒙斯一眼,对着周围的警察说道,然后,目光再次看向了秦然。
  
      “如果不介意的话,去我的新办公室!”
  
      “你们可以在那里将我所想要知道的事情说上一遍。”
  
      史奇说道。
  
      “没问题!”
  
      秦然点了点头。
  
      ……
  
      “特别行动组?
  
      “组长史奇?”
  
      警察局地下三层,走出电梯后,一个特殊的牌子就出现在秦然的眼前。
  
      这个牌子是立在地上的,牌面不大,只有普通的小矮几大小。
  
      但上面的字迹却吸引着秦然的目光
  
      下意识的,秦然念了出来。
  
      “托流浪者结社的福,我算是升官了!”
  
      “他们都算是我的新手下!”
  
      “局长特派的!”
  
      说着,史奇指了指周围形象各异的人。
  
      秦然打量着这些人。
  
      有老人有小孩,也有一些奇装怪服的年轻人。
  
      虽然形象不一,但这些人却有着一个相同的特质:神神叨叨。
  
      “你们局长显然没有搞清楚什么是特殊人士!”
  
      秦然没有回答,一旁的希蒙斯则是忍不住的说道。
  
      “但这已经是局长能够找到最好的人选了!”
  
      “幸好,我在大部分的时候,不需要依靠他们!”
  
      史奇无奈的带着秦然、希蒙斯走进了他的新办公室。
  
      一个比原本的办公室面积,大了至少四五倍的房间。
  
      装修有些粗糙,但设备却很全。
  
      “例行公事,我需要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坐在椅子里,史奇开始了询问。
  
      秦然也没有过多隐瞒,将除去赫.奇.邪.教之外的事情,完整的讲述了一遍。
  
      之后,秦然与希蒙斯就在史奇的陪同下离开了警局,两人再次返回圣者花园。
  
      “该死!”
  
      看着一片狼藉,被拉着警戒线的店铺,希蒙斯又一次的咒骂起来。
  
      而秦然的目光却是紧盯着一个出现在警戒线外的人。
  
      一个出乎他预料之外的人。
  
      ps第二更
  
      颓废求订阅~求~(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结束-->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