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治疗
    ();
  
      芬克斯!
  
      秦然一直想要见一面的‘狱医’芬克斯就站在警戒线外。??.??`
  
      脱下了白大褂的对方,穿着过膝的棕色短裤,灰白色的半袖衬衫,头戴了一定遮凉帽,整个人看起来和其它过上了退休生活的普通老年人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秦然却是瞬间察觉了不同。
  
      对方的双眼,要远比记忆中的有神。
  
      远没有老人的浑浊,而是透亮发光的,尤其是那身躯,更是明显不已,不仅健壮挺拔,而且,裸.露.在外的前臂、小腿上,肌肉虬结,丝毫不逊色于一些健美先生。
  
      这对一位年纪接近六十岁的人来说,是十分不可思议的。
  
      而且,在直觉方面,芬克斯也有了显著的变化。
  
      当秦然的目光刚刚在他身上一顿的时候,这位狱医就发现了秦然的注视。
  
      “嘿,2567,好久不见!”
  
      “见到你安然无恙,真的是太好了!”
  
      芬克斯发现秦然后,脸上立刻流露出了一个欣喜的笑容,他挥了挥手,大声的向着秦然打着招呼。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只不过,你打招呼的方式,实在是有些‘独具一格’!”
  
      心底虽然有着疑惑,但是这并不妨碍秦然回应着对方,并且,做出试探。`
  
      “我可以解释!”
  
      “我们能不能……”
  
      说着,芬克斯的目光扫了希蒙斯一眼。
  
      “你们谈,我去收拾!”
  
      希蒙斯很是识趣的冲着秦然说了一句后,就走进了拉着警戒线的圣者花园,有着史奇开具的证明,希蒙斯自然是畅通无阻。
  
      ……
  
      街道转角的一间咖啡馆。
  
      秦然与芬克斯面对而坐,芬克斯拿着勺子搅动着杯中的咖啡。
  
      咖啡豆浓郁的香气与肉松蛋糕的柔软,配在一起后。自然是别有一番味道。
  
      这样的搭配算不上是美味,但在下午的某一刻,有着这样的搭配,却是发自心底的惬意。
  
      不过,秦然完全没有这份惬意。
  
      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芬克斯的讲述所吸引了。
  
      “你是说,在我们离开后,你和监狱长等人也进入了存放青铜巨棺的山洞,然后,监狱长等人触碰了青铜巨棺后,全部的死亡了。而你不仅活了下来,还获得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知识和能力?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在芬克斯讲述完后,秦然问道。
  
      他的话语中带着惊讶。`
  
      因为,这在他看来,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究竟要有多么大的运气,才能够达到‘别人碰触死亡,我碰触得到好处’的地步?
  
      秦然对此表示了怀疑。
  
      而面对着秦然的怀疑,芬克斯却是苦笑连连。
  
      “如果是别人和我这样说,我也会和2567你一样的怀疑!”
  
      “但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除去接受。别无他法!”
  
      芬克斯叹了口气道。
  
      “那么,你为什么成为了.赫.奇.邪.教的领导者?”
  
      保留着一分怀疑的秦然继续问道。
  
      这个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好奇心!”
  
      “我好奇我身上出现的变化,又找不到2567你们,而唯一能够和特殊事件牵扯上关系的。只有基尔芬.赫奇了!”
  
      “所以,我开始寻找和基尔芬.赫奇相关联的事情,期望从中找到能够解释出现在我身上的现象。”
  
      “不过……”
  
      说到这,芬克斯则是又一次苦笑起来。
  
      而秦然却明白了一个大概。
  
      “不过。你并没有想到.赫.奇.邪.教完全就是骗人的,除去基尔芬.赫奇外,剩余的人都是骗子!”
  
      秦然接着说道。
  
      “嗯!”
  
      “但是除去这些骗子之外。我还是有一些发现的……”
  
      “正因为这些发现,我不得不成为了这个组织的新任领导者——我无法坐视那些无辜的人,继续承受着基尔芬.赫奇强加给他们的痛苦!”
  
      “毕竟,这些痛苦本不该他们承受!”
  
      “尤其是在我能够帮助他们解决痛苦时!”
  
      “可一些人始终并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他们认为我偏离了基尔芬.赫奇制定的教义,是踏上了错误的方向!”
  
      芬克斯点了点头后,面容满是无奈。
  
      不过,下一刻,芬克斯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知道‘施法反噬’吗?”
  
      “施法反噬?”
  
      “你能够治疗施法反噬?”
  
      秦然一眯双眼。
  
      对于这个名词,他并不陌生。
  
      因为,他最近一段时间,经常的听到这个词。
  
      ‘如果你不想要成为流浪者结社成员的那副模样,面对陌生的魔法时,最好不要轻易尝试!’
  
      秦然清晰记得妮凯蕾说这句话时,面容上的严肃。
  
      因为,事情的后果,值得这样的严肃。
  
      在没有相应天赋,或者天赋不够,却去强行施展某一项魔法时,会造成极为可怕的后果。
  
      运气好的,会变得如同流浪者结社成员一般神神叨叨。
  
      运气不好的,直接就会死亡。
  
      而且,妮凯蕾明确的表示了,那种‘神神叨叨’的状态是伴随终生的。
  
      简单的说,就是无法治愈的。
  
      但是,按照芬克斯现在所说的意思,他似乎有能力治疗。
  
      以妮凯蕾的实力都无法治愈,芬克斯却表示自己能够治疗……
  
      猛地,秦然灵光一闪。
  
      “你从青铜巨棺那里得到的知识?”
  
      秦然问道。
  
      “嗯!”
  
      “我得到了一些很不可思议的知识,其中就有着治疗施法反噬的方法,所以,我想要救助那些无辜的人!”
  
      “而我需要2567你的帮助!”
  
      芬克斯神情凝重的看着秦然。
  
      “什么帮助?”
  
      秦然问道。
  
      “帮助我重返阿尔卡特岛!”
  
      “我熟知了整个治疗流程,但却缺少一件关键的东西——需要一些洒在青铜巨棺上的鲜血!”
  
      “在鲜血没有被青铜巨棺彻底吸收前,将其截获,就能够做成治疗药剂!”
  
      “我知道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但希望秦然你能够帮助我!”
  
      “不需要太多,只要将我带上阿尔卡特岛就可以!”
  
      芬克斯郑重的说道。
  
      上阿尔卡特岛?!
  
      秦然呼吸一滞
  
      ps第一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未完待续。)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