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求助
重返阿尔卡特岛!
  
  对于秦然来说,已经成为了执念。
  
  因为,岛上有着青铜巨棺。
  
  尤其是当芬克斯表示从青铜巨棺上得到了相应的好处时,秦然心底的迫切就如同是烈火般燃烧起来。
  
  但是,一想到暗星结社,秦然心底的烈火,瞬间就被浇灭了。
  
  他已经见识过对方的强大。
  
  随便一个结社成员都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更加不用说是,登上对方重重把守的阿尔卡特岛。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一旦他没有任何邀请、允许的登上了阿尔卡特岛,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下场。
  
  也许看在妮凯蕾的面上,他不会面对死亡。
  
  但囚禁之类的却是免不了了。
  
  而且,这样冒失的行动,很可能会导致他与妮凯蕾的关系变差,从而影响到主线任务。
  
  事不可为!
  
  早已经得出这个结论的秦然摇了摇头。
  
  “抱歉,我无能为力!”
  
  “当暗星结社出现在阿尔卡特岛的时候,那里就不是现在的我能够碰触的地方——即使那尊青铜巨棺对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但我清楚我自己的实力!”
  
  秦然面带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
  
  “我也只是想要试一试!”
  
  “是暗星结社驻守在阿尔卡特岛?”
  
  芬克斯脸上有着难掩的失望与吃惊。<>
  
  他似乎并不知道暗星结社驻守阿尔卡特到的消息。
  
  没有等秦然询问,芬克斯就立刻解释起来。
  
  “我在醒来后,就被.政.府.的人带离了阿尔卡特岛,之后的事情完全的不知道,虽然我努力的查探了阿尔卡特岛的现状,但每一次的查探都是无疾而终,原来是暗星结社……怪不得、怪不得!”
  
  “尽管我才踏入了这个圈子中,但是对于六大结社之一的暗星结社也是如雷贯耳的!”
  
  芬克斯苦笑的摇了摇头。
  
  六大结社?
  
  不是五大结社吗?
  
  暗星、夜魔、独角兽、白鹿、极昼……
  
  秦然心底将几个结社的名字默念了一遍。
  
  确认着自己没有记错。
  
  事实上,在与希蒙斯的交谈中,对方不止一次提到过五大结社的名头,秦然早已经牢记在心。
  
  可芬克斯随口就说出是六大结社,那种随意的神情,反而显得分外笃定,不像是开玩笑。
  
  是芬克斯的情报有误?
  
  还是?
  
  秦然心底出现了疑惑。
  
  不过,表面上依旧保持着淡然的神情,静静的听着芬克斯的诉述。<>
  
  只是心底的疑惑却是越来越大。
  
  他一直在等待对方来找他。
  
  但是,对方出现的实在是巧合。
  
  刚刚经历了赫.奇.邪.教的刺客的刺杀,对方这个实际领导者就出现了。
  
  而且,还是以获得了青铜巨棺好处的模样出现。
  
  似乎巴不得他知道。
  
  如果换做是他,面对一个算得上是熟识,但却肯定不算是深交的人,会坦然的告知对方一切吗?
  
  答案是否定的。
  
  秦然无法做到这样的坦然。
  
  因为,这样坦然带来的后果,很可能是他无法接受的。
  
  贪婪与嫉妒集合后,会有什么?
  
  鲜血、杀戮。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是坦然的,对方是真正意义上的信任他,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这并不难辨别。
  
  时间流逝着。
  
  一个小时后,询问了秦然足够多神秘世界常识的芬克斯站起来道别了。
  
  秦然目送着对方离开。
  
  对于芬克斯的询问,秦然并没有隐瞒。
  
  尽管这些常识,他大部分是得自妮凯蕾与希蒙斯,但只要是能够说的,他都告知了对方。<>
  
  芬克斯对此表示了感谢。
  
  脸上浮现出的那种终于获得了解答的欣喜,并不像是伪装的。
  
  可这并不代表,秦然放弃了怀疑。
  
  他需要经过真正意义上的证实后,才会去确认真假。
  
  如果他的怀疑是错误的?
  
  秦然自然会以实际行动来表达他的歉意。
  
  如果是对的话……
  
  那一切就值得玩味了。
  
  秦然看着对方背影早已经消失的方向,转身向着圣者花园走去。
  
  ……
  
  当与希蒙斯带着对方的魔药台返回黑街1号的时候,秦然就又恢复了之前一周的生活规律。
  
  每天除去必要的睡眠和食物外,剩下的时间就完全向希蒙斯学习魔药学。
  
  这样的时间足足持续了近两周。
  
  期间妮凯蕾只是打了个一个电话回来,说是要延长返回的时间。
  
  甚至,都没有给秦然开口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让秦然完全无法确认心底的疑惑。
  
  关于五大结社与六大结社之说,秦然并没有再去询问其他人。
  
  暂时当做一个秘密,放在了心底。
  
  不过,这并不妨碍,秦然向希蒙斯的学习。
  
  而且,通过这近两周的学习,秦然发现希蒙斯对于魔药学有着相当的造诣,绝对不是对方说的‘一般’水准。
  
  再想想妮凯蕾与对方朋友相称,一切又变的理所当然了。
  
  老虎不会与绵羊为伍。
  
  强者身边不会有弱者。
  
  即使看起来像是弱者,也只是因为你没有发现他强大的一面。
  
  “这个是檀香,由檀香树的干燥芯材研磨而成,只需要点燃就可以让人心神宁静;如果再配合一些其它的材料,你还可以获得驱魔和治愈的效果。”
  
  “紫花苜蓿,晒干后可以充当干粮,味道不会好,但却可以填饱肚子。”
  
  “木槿花,这个是好东西,如果你的精神极度的疲惫,你会需要它的。”
  
  “还有这个……”
  
  秦然跟在希蒙斯的身后,行走在被希蒙斯改为魔药园的庭院中,每次路过一株特别的植物,希蒙斯总是会停下脚步,向着秦然讲述。
  
  每次听到这样的讲述,秦然都会收到系统的提升。
  
  【经过教导,魔药学学经验获得一些增长……】
  
  因此,秦然是乐此不疲的。
  
  他期待着【魔药学】真正的出现在他的技能栏中。
  
  所以,当菲力德带着一个人出现,打断了这样的学习时,秦然是感到不满的,他的眉头下意识的一皱。
  
  不过,秦然却知道幽灵管家不会无缘无故的带着一个人出现。
  
  他的目光立刻看向了这个人。
  
  四十多岁的年纪,皮肤黝黑,手上满是老茧,整个人看起来很壮实,但是脊背已经有一些佝偻。
  
  在车站、码头等地,这样卖苦力的人随处可见。
  
  但是,对方能够看到菲力德却足以说明对方的不简单。
  
  要知道,就算是希蒙斯想要看到菲力德,也需要依靠药剂的帮助。
  
  “是2567阁下吗?”
  
  “芬克斯医生危在旦夕,他需要您的帮助!”
  
  在看到秦然后,对方立刻说道。
  
  顿时,秦然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