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日记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是被刺杀时的临死一击!”
  
  当书籍被一一挪开后,秦然在看到两具化为干尸的尸体时,瞬间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因为,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一具干尸的后背上还插着匕首,而这具干尸手指的方向,则是另外一具胸膛塌陷的干尸。
  
  很显然,受害人被凶手从背后刺了一匕首后,临死反击,干掉了凶手。
  
  而且,这临死一击非常的迅猛、强大。
  
  不仅没有给凶手任何躲闪的余地,而且还波及了书籍,这才造成了两具尸体被书籍淹没的现象。
  
  当然,两具尸体化为干尸而不是骸骨,绝对不是书籍的功劳。
  
  “应该是魔法阵的缘故!”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一侧书架下方的魔法阵。
  
  这个由好似一对圆组成的魔法阵,其功用自然是为了更好的保存书籍,不受时间与虫豸的危害。
  
  恐怕布置这个魔法阵的人也没有想到,它还有着保存尸体的作用。
  
  不过,这却省了秦然不少事。
  
  至少,他可以轻松的从干尸身上保存完整的衣着上看出受害人是一名女性,身前应该很富有,衣服上的些许点缀足以说明一切。
  
  而凶手?
  
  身为男性的对方衣着朴素,但是骨架粗大,即使化为干尸后,依旧超过了常人。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对方如果活着,是多么的高大、健壮。
  
  目光细细的在两具干尸上打量着,秦然的目光最终放在了那把插在女性干尸后背的匕首上。
  
  但可惜的是,秦然手指触碰后,系统给予了‘那把匕首’只是普通武器的结果。
  
  略带失望的秦然,目光看向了书桌。
  
  这是一张宽大的书桌。
  
  因为,之前书籍的散落,书桌上也显得凌乱不堪。
  
  但一些东西,却依旧显眼。
  
  那是一本摊开的书籍,沾有墨汁的鹅毛笔在上面画出了一个深深的凹痕后,无力跌落在旁。
  
  碰翻的墨水瓶内墨汁四溅,不仅涂染了整个桌面,而且还让这本书籍的许多地方都变成了黑色。【△網WwW.】
  
  “被害人受到攻击前,正在书写着什么。”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道,握着鹅毛笔的手掌,带着鹅毛笔划过页面后跌落,同时还打翻了墨水瓶。”
  
  做出猜测的秦然,小心的拿起了那本被墨汁沾染的书籍。
  
  “这是日记?”
  
  秦然看着以神秘知识字符书写的日期,不由一怔。
  
  因为那日期实在是太久远了!
  
  Er627.10.22
  
  这是秦然看到距今最近的日期。
  
  可就算这个最近的日期,也和副本世界现在的时间相差了近370年。
  
  “真正的翻阅历史吗?”
  
  带着轻微的感叹,秦然翻阅起来。
  
  但随着翻阅,秦然的脸色却是一变。
  
  不仅是因为这本日记记录的日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长远,而且还因为上面记载的内容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日记的记录大致如下——
  
  Er527.3.22
  
  外部的搜索没有任何的进展,为了得到那个秘密,我必须要嫁给那个懦弱的家伙,空有着一个男爵的爵位,却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
  
  Er527.5.22
  
  哈,那个懦弱的家伙果然是傻瓜,只是一个简单的订婚仪式,就告知了我想要知道的一切。
  
  Er527.12.22
  
  婚礼如期的举行了,看着那个懦弱家伙的笑脸,我一阵阵的作呕,真希望他一会儿之后,还能够笑的出来。
  
  Er527.12.23
  
  一切都如同计划般顺利,那个懦弱的家伙真的有非同一般的血脉,看看那模样,我都要战栗了。
  
  幸好,我给它准备了特殊的住所。
  
  Er549.2.1
  
  不顺利!不顺利!
  
  我需要更多的实验材料,来寻求获得这份血脉的最佳途径!
  
  Er572.1.15
  
  血脉!血脉!
  
  即使是失败的实验产物,都是那样的强大!
  
  好强大的血脉,这才是我应该拥有的。
  
  Er592.10.15
  
  果然,想要获得这样的力量,不仅要强壮的身体,还需要相符合、相近的血脉才行。
  
  幸好,它还生龙活虎的活着,并且对我念念不忘。
  
  它对我竟然会有爱?
  
  真讽刺!
  
  不过,和我产下一两个后裔,也是简单之极。
  
  Er593.12.22
  
  快要成功了!
  
  我快要生产了!
  
  我马上就能够获得这份力量了!
  
  Er601.1.1
  
  该死,血脉为什么会遗传记忆?
  
  那个混蛋杂种竟然跑了!
  
  让我功亏一篑!
  
  Er625.9.30
  
  心脏移植!
  
  我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聪明的我,为什么没有提前想到这种简单易行的办法?
  
  不过,那怪物的生命力太强悍了,没有了心脏,竟然还能够生存!
  
  Er625.10.2
  
  不行,那怪物的心脏实在是太强大了,如果想要装下这颗心脏,我还需要一个强大的身躯!
  
  不,不,一些辅助药剂,也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
  
  Er627.10.22
  
  药剂马上就要成功了,我即将永生不朽,仿佛神祗……
  
  ……
  
  因为墨水的沾染,日记中的大部分内容都无法看清。
  
  但仅仅是这些能够看清楚的内容,就让秦然心底一阵阵的发凉。
  
  在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秦然本能的想到了在进入【岛上监狱】副本世界时,那位船长劳尔给他讲述的有关阿尔卡特岛的传说。
  
  通过对比,秦然有八九成的把握,这本日记是出自那位男爵新娘之手。
  
  故事中,那位男爵和男爵的新娘无疑是悲惨的。
  
  但眼前的日记却在告诉着秦然,男爵是悲惨的不假,但那位男爵的新娘绝对不悲惨。
  
  对方才是造成了一切的罪魁祸首。
  
  从那只言片语的描述中,秦然完全可以体会到对方的疯狂。
  
  为了获得那位男爵身体中的血脉力量,对方无所不作极其,不仅拿人做活体实验,其中还包括自己的孩子。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实验,才造成了阿尔卡特岛百年生人勿进的情况。
  
  如果不是对方被突然刺杀的话,这样的情况,恐怕还要持续下去。
  
  同时,也证实了之前秦然在洞穴内的猜测。
  
  那里就是一个囚牢。
  
  唯一超出秦然预料的是,他没有想到那个疑似‘半死人’的怪物,竟然是当初的那位男爵。
  
  下意识的,秦然低下头,看向了那具男性干尸。
  
  显然,对方应该就是那位男爵的后裔了。
  
  对方如果不是在这里长大,熟知这里的一切,根本就无法无声无息出现在这里,还完成刺杀这样的事情。
  
  再加上对方远超常人的体型,都从侧面证明了对方的身份。
  
  秦然无法得知,对方为什么在逃离多年后,又返回刺杀他那恶毒不已,完全不配称之为母亲的女人。
  
  但秦然可以肯定,对方是强大的。
  
  以一柄普通的匕首,无视着一位特殊人士的防御,一击毙命。
  
  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没错,男爵的新娘就是一位特殊人士。
  
  还是一位居心叵测的特殊人士。
  
  如果看了这本日记,尤其是上面的一些实验记录和药剂配方,秦然还无法猜出那位男爵新娘所隐藏的真实身份的话,也就太无用了。
  
  “血脉的力量?”
  
  看着地上的干尸,秦然轻声自语着。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词汇。
  
  但从日记的描述中,他能够感受得到其强大。
  
  不仅在数百年前引得一位强大的特殊人士处心积虑的去谋夺,而且,在数百年后的今天,还被人惦记着。
  
  基尔芬.赫奇应该是那位男爵后裔的后代。
  
  按照日记上的时间,对方离开了阿尔卡特岛20多年,如果在外面结婚生子也并不奇怪。
  
  而按照日记上的描述,男爵的血脉,遗传给了那位后裔记忆。
  
  因此,基尔芬.赫奇也应该是继承了自己先祖的记忆,才会回到阿尔卡特岛,寻求更加强大的力量。
  
  不过,这份记忆似乎并不完整。
  
  对方只知道囚牢中有着无比的危险。
  
  却不知道经过了囚牢后,还有着眼前的藏书室。
  
  以及获得那份血脉最为关键的一点:药剂!
  
  不然的话,想要获得那份血脉力量的对方,拼死也是会来到这里的。
  
  “不完整的记忆,给予了错误的信息,所以,与基尔芬.赫奇合作的霍斯迪尔得到的也是错误的信息!”
  
  “不、不,即使是错误的信息,基尔芬.赫奇也不会全部告知霍斯迪尔!”
  
  “九真一假,才是最好的选择!”
  
  “以大部分的事实,引起霍斯迪尔的注意、合作,却始终隐藏着关键一点,才是基尔芬.赫奇最好的做法!”
  
  “而因为这颗心脏,加上基尔芬.赫奇的误导,霍斯迪尔才有了无视所有人的信心吗?”
  
  秦然终于明白了是什么给予了霍斯迪尔背叛斯迪克和无视妮凯蕾的信心。
  
  虽然他很想要知道在没有药剂做为缓冲、调合的前提下,霍斯迪尔直接移植那颗心脏会有什么下场。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自己成为那颗心脏的移植对象。
  
  要知道,他可是掌握了移植的正确方式。
  
  下一刻,秦然转身走向了左侧的实验室。
  
  PS第一更~
  
  因为输液的缘故,这章晚了……
  
  第二章,颓废去睡一下,醒来了就码,可能也会晚点,大家见谅的说!
  
  还有,请大家关注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
  
  里面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