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窥视
相较于凌乱的藏~щww~~lā
  
  没有发生过战斗的实验室是非常整齐的。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那些分门别类的试验器皿,在一些器皿下甚至还看到了古老的类似酒精灯之类的加热工具。
  
  不过,火焰却是早已经熄灭了。
  
  看到这一幕的秦然先是一愣,然后,心底就涌起了不妙的感觉。
  
  他立刻寻找着日记记录中的‘辅助药剂’。
  
  最终,一个水晶烧瓶进入了秦然的眼帘。
  
  这个水晶烧瓶里虽然还有着一丝黑色的残留,但秦然根据痕迹判断,在此之前,烧瓶内的液体应该已经是熬干了。
  
  “因为双方的死亡,所以,这里本该轻易成功的药剂,却注定了失败吗?”
  
  秦然不由的叹了口气。
  
  能够在炼制药剂时,去写日记。
  
  除去兴奋的不可抑制,需要靠这种手段来发泄外,就只有药剂炼制简单,全程不需要人看护这个理由了。
  
  但恐怕那位男爵新娘并没有想到,她最终被亲子刺杀的结果。
  
  秦然拿起了烧瓶皱着眉头查看着那黑色的残留。
  
  在那本日记上,虽然提出了药剂辅助,但并没有提出是什么药剂,秦然希望通过这些黑色残留来判断药剂的构成。
  
  但很显然,基础级别的【魔药学】完全的做不到这一点。
  
  最终,久久没有收获的秦然再次叹了口气。
  
  “血脉吗?”
  
  秦然喃喃自语着,眼中中有着浓浓的遗憾。
  
  即使到现在,他都无法确定‘血脉’会让他强大到什么程度,但那位疑似‘半死人’男爵的强大,却是历历在目。
  
  尤其对方还不是全盛状态!
  
  管中窥豹,以那位疑似‘半死人’男爵为蓝本推断。
  
  如果真的获得了‘血脉’强化,秦然敢肯定自己的实力至少能够翻一倍。
  
  这对秦然有着绝对的吸引力。
  
  没有谁比秦然更加清楚,越早获得强大实力的好处了。
  
  副本世界以次数为难度的规则,早已经决定了正确的游戏方式。
  
  他不停的挖掘、尽可能超额完成支线、称号任务,获得更多的积分、技能点,为的也是相同的目的。
  
  明明已经出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却又放弃,哪怕是有着原因的,对于秦然来说,依然宛如割肉一般的疼。
  
  就算是为了避免这样的‘疼痛’,秦然也决定做一个不轻言放弃的人。
  
  他将水晶烧瓶放到了背包内。
  
  基础级别的【魔药学】无法获得药剂构成,那么精通、专家,乃至大师级别呢?
  
  秦然相信随着【魔药学】等级的提升,他总有一天能够搞明白药剂的构成。
  
  然后,秦然的目光扫视着整个实验室。
  
  他希望从中找到一些能够‘弥补’自己失望的物品。
  
  但最终,带来的依旧是失望。
  
  虽然实验室也有着类似藏书室一般的魔法阵防护,但是药剂不同于书籍,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后,药剂早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
  
  而一些瓶瓶罐罐内的药水、药剂和药膏?
  
  尽管是基础级别的【魔药学】知识判断,秦然都能够断定是无效的。
  
  甚至,一些是有害的。
  
  但也不是没有发现。
  
  秦然发现了一枚水晶球。
  
  他不知道实验室中放水晶球是不是几百年前的风俗,但他至少没有在妮凯蕾和希蒙斯的实验室内看到。
  
  有别于常的物品,自然是吸引注意力的。
  
  秦然的目光在这枚水晶球上打量着。
  
  这枚水晶球比成年人的拳头大上一拳,晶莹透亮,有着一个红色的实木底座,从外表上看起来和普通水晶球没有什么两样的。
  
  但出现在这座实验室内,单单是想一下它的拥有者干出的那些事情,秦然就不认为这枚水晶球会简单。
  
  秦然习惯性的检查周围。
  
  确认没有机关或者魔法陷阱后,这才开始触碰这枚水晶球。
  
  嗡!
  
  就在秦然的手指碰到水晶球的刹那,一层光亮出现在了水晶球中,并且迅速的放大,照亮了整个实验室。
  
  当光亮停止的时候,实验室一侧平整的墙面上已经出现了一副如同是电视机般的画面。
  
  “这是……”
  
  看着画面中浮现出的熟悉无比的大厅和那口放下来的青铜巨棺,秦然立刻确认了这是那里。
  
  存放青铜巨棺的大厅!
  
  而当画面中出现了霍斯迪尔时,秦然心底顿时紧张起来。
  
  秦然担忧被对方发现。
  
  但是,对方却是毫无所觉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反复描绘着一副魔法阵
  
  从基础的‘天月’型基础魔法阵开始,到‘耀月’转化魔法阵,对方手中的某种晶石碎末的绘画,从最初的下弦月开始,一直变为了上弦月,期间还有着一个满月做为两者的间隔。
  
  ‘满月’应当是一个有着特定含义的符文,不过,秦然精通级别的【神秘知识】却是无法辨别。
  
  就如同他猜到了那些晶石碎末是施法、辅助材料,却无法确定是什么一般。
  
  霍斯迪尔连续的绘制了七遍,让整幅魔法阵看起来就好似是多出了重影。
  
  当做完这一切后,对方念起了咒语。
  
  不过,水晶球虽然显示着一切图像,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但这并不妨碍,秦然猜到对方在做什么。
  
  “阻隔蕾‘看’到景象的魔法阵!”
  
  秦然轻声自语道。
  
  然后,秦然的目光就锁定在了那个魔法阵上。
  
  他知道,他下一步该干什么了。
  
  破坏魔法阵!
  
  让妮凯蕾看到阿尔卡特岛上发生的一切。
  
  至于等待妮凯蕾的主动救援?
  
  秦然并不是没有想过。
  
  但这样的等待,注定了时间漫长。
  
  而且,难保霍斯迪尔不会发现这里。
  
  更有可能的是:霍斯迪尔没有发现这里,却带上青铜巨棺远走高飞。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
  
  当基尔芬.赫奇久久不归,霍斯迪尔又无法发现他时,担忧妮凯蕾来袭的霍斯迪尔有极大可能带着青铜巨棺跑路。
  
  这是秦然不想要见到的。
  
  阅读了那份日记的秦然,对于青铜巨棺内的心脏,已经是势在必得了!
  
  “必须要主动出击才行!”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战利品的归属上有着发言权!”
  
  秦然默默的想道。
  
  当然了,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做一些查探和准备。
  
  PS第二更~
  
  输完液,睡了一觉的颓废还是昏昏沉沉的……
  
  这是晚点的第二更,颓废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这两天生病是无法加更了,等颓废病好后,一定给大家补上。
  
  再请大家关注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
  
  颓废在里面写了一些起点不让写的东西哟~(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