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囚室
    眼前的白光散去。
  
      扑鼻的恶臭,让秦然一皱眉。
  
      而前.胸.后背的疼痛,则让这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
  
      他低下头看着胸膛上的纵横交错、鲜血淋淋的鞭痕,不用去想,也知道后背一定和前.胸.一般,血肉模糊了。
  
      【你受到鞭挞,生命值下降220!】
  
      【你陷入到中度伤势状态……】
  
      “这就是‘惩罚’吗?”
  
      秦然暗自想道。
  
      之前在看到背景提示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妙。
  
      但眼前的情况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他都已经遭受到了这样程度的伤势。
  
      那么,无法无天和汉斯呢?
  
      无法无天做为通关副本次数最多的一人,以特殊副本根据通关副本次数难度分派的主线任务来推断,必然会遭受更严重的伤势。
  
      而汉斯身为‘主犯’,必定是最被‘照顾’的一个。
  
      秦然下意识的打开队伍频道,发出了询问的消息。
  
      【特殊环境,通话被限制!】
  
      “果然!”
  
      秦然看着系统提示,不由叹了口气。
  
      在之前的讨论中,三人就曾猜测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并且,为此做了准备。
  
      眼前的情况虽然不乐观,但还在预料之中。
  
      然后,秦然开始打量着四周。
  
      整个囚室不足三个平方。
  
      阴冷、潮湿夹杂着恶臭就是它的具体描述。
  
      囚室是由坚硬的石头建成,犄角旮旯中是厚厚的苔藓。
  
      牢门则是厚重的木门,上面以生铁打着铁条与铆钉,尽管锈迹斑斑,但一看就是无比的结实。
  
      而牢门上下方被遮挡的小窗子,则让秦然想到了阿尔卡特监狱的牢门。
  
      不论什么时候,一些东西,总是会一脉相承。
  
      秦然心底腹诽着。
  
      砰、砰!
  
      秦然抬手,敲击了两下牢门。
  
      沉闷的敲击声,证实了牢门远比看起来的‘结实’。
  
      不过,这并不是让秦然在意的。
  
      他更加在意自己手上、脚上的镣铐,和镣铐另一头做为束缚的大铁球。
  
      那颗大铁球是实心的,秦然略微尝试拎了一下,按照他的估计,这颗大铁球的重量至少有着一百斤。
  
      “普通人不摆脱这颗大铁球,想要越.狱,简直是妄想!”
  
      秦然暗自想道。
  
      即使是他有着过人的力量,但被这颗大铁球的拖累,想要离开也是困难重重。
  
      所以,必须要摆脱这颗大铁球的束缚。
  
      看着镣铐上的铁锁。
  
      秦然张开嘴,伸出手去摸索着在后槽牙牙缝里的头发丝。
  
      或者准确点说是【欺骗者的钥匙】!
  
      副本标注着‘因为盗窃,你身上所有的物品,都面临着被搜走的危险,请谨慎选择装备、道具’没错。
  
      可这只是表面的,一些能够藏在更隐蔽地方的东西自然不算。
  
      例如,【欺骗者的钥匙】!
  
      看起来就和一根头发丝差不多,想要藏在身上,简直不要太简单。
  
      不过,为了更加保险,秦然依旧尽了最大努力将【欺骗者的钥匙】藏好——一头嵌在后槽牙的牙缝里,另外一头则是咽进了肚子里。
  
      有着舌头的遮挡,除非是扒开嘴,打着手电筒细细的查看。
  
      不然,根本发现不了。
  
      很显然,眼前默克大公的监牢,并没有这样细致的检查过。
  
      拽着【欺骗者的钥匙】一头,秦然缓缓的将其拽了出来。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尤其是当【欺骗者的钥匙】碰触到嗓子眼时,连续作呕的感觉,让秦然感觉到胃部一阵阵的抽搐。
  
      当秦然完全的将【欺骗者的钥匙】拽出来的时候,一口酸水再也忍耐不住的吐了出来。
  
      呕!
  
      胃中翻江倒海的感觉,秦然不自觉的弯下了腰。
  
      而这样的动作,马上就牵动了前.胸.后背的伤势。
  
      “嘶!”
  
      火辣辣的疼痛感,令秦然就是一呲牙。
  
      不过,当他听到外边传来的脚步声时,立刻屏气凝神起来。
  
      “狱卒!”
  
      秦然猜测着脚步声的身份。
  
      越发全神贯注的倾听着。
  
      那脚步声是从左边出现,一直向右走去。
  
      脚步不是不快,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声音才逐渐的变小,直至消失。
  
      大约五分钟后,那脚步声又一次从右边出现,开始原路返回。
  
      但是,当走到他的牢门前时,那脚步声却是停了下来。。
  
      唰!
  
      牢门上方的窗子,一直被遮挡的木板打开来一半。
  
      一个只能够看到半张脸的狱卒出现在那里。
  
      借着对方举着的火把,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对方略带肮脏的面容,和眼神中的暴戾、不屑。
  
      “竟然敢去盗窃大公的藏宝室!”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放心吧,你在这里的日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还有你的两个同伴……这可是典狱长的命令!”
  
      对方说着,食指就划过了脖颈。
  
      砰!
  
      没有等秦然回话,对方就再次关上了遮挡着的木板。
  
      秦然没有理会对方的威胁。
  
      在他的脑海中,想得更多的却是,之前脚步声所代表的含义。
  
      “根据牢门上的窗子高度计算,对方身高在1.75米左右,每一步的间隔是70厘米,从左到右,对方花费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走了大约100步之后,脚步声向下。”
  
      “前后花费了五分钟后,对方返回。”
  
      “如果将爬楼梯的时间计算其中的话……”
  
      “那么,我所在的监狱,应该是分为上下两层,每层大约长70米,按照囚室的宽度和安全起见,每堵墙的厚度,如果只是单面的囚室,大约会有15-18间囚室!”
  
      “一个公国,即使人口只有十万左右,监狱也不应该这样的小,因此,这里应该是那位默克大公私人的监狱!”
  
      “这样的监狱不应该在城堡外,必然是城堡的地下!”
  
      “所以,这里才会这么阴冷、潮湿!”
  
      根据【追踪】给予的知识,秦然飞快的计算着。
  
      而他手中的【欺骗者的钥匙】并没有停下。
  
      随着秦然手指拈动,一头已经伸进了锁眼中。
  
      咔吧!
  
      下一刻,镣铐上的铁锁就被轻松的打开。
  
      而就在这时,外面的脚步声又一次的响了起来。
  
      不是之前的狱卒!
  
      人数也不单单是一个人!
  
      ps第二更~
  
      中午发生了一点意外,所以,这章晚了!
  
      颓废抱歉的说!
  
      求月票~求订阅~
  
      再推荐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