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意外之杀
readx();    踏踏踏!
  
      脚步声径直的来到了秦然囚室的门前。
  
      咔!
  
      随着钥匙的转动,沉重的囚门带着‘吱呀’声,被从外面打开了。
  
      火把的光芒,瞬间就照了进来,让秦然一眯眼。
  
      一共是三个人。
  
      举着火把的人神态恭敬,手中拿着钥匙,应该是监狱一方的人,不过面容整洁,穿戴也算是干净。
  
      “牢头?典狱长?”
  
      秦然猜测着对方的身份。
  
      而站在对方身旁的两人,身份则要容易辨认的多了。
  
      一人蓝黑色的盔甲,腰佩长剑,面容肃穆,带着丝丝杀气。
  
      侍卫的身份毋庸置疑。
  
      另外一人则是衣着华丽,束腰、袖口处都是黑色的丝绸绢缎,白色的假发,棕色的假眉,一块手帕挡在口鼻间,无法细致的辨别出对方的容貌,只能够看到厚厚的一层脂粉。
  
      这人自然是那个军人、侍卫保护的对象了。
  
      “该死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事关重大,我是不会踏入这里一步的!”
  
      衣着华丽的对方嘴中抱怨着。
  
      本该粗重的声音,因为捏着嗓子的缘故,变得有些尖细,让人听完很不舒服,有股矫揉造作的感觉。
  
      “大人您是为了家族荣誉而来,殿下一定会明白您的苦心!”
  
      被秦然猜测为典狱长的男子卑躬屈膝的笑着。
  
      但当对方转过身,看向秦然时,就是一副凶恶模样了。
  
      “这位大人是,默克大公的幼子,默克公国的雄鹰,剑术强者里德雷尔!”
  
      “快点将你们之前藏起来的‘传承之物’的下落,告知这位大人!”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踢打着秦然。
  
      有着手铐镣铐的束缚,对方一点都不担心秦然反抗。
  
      甚至,为了在所谓的‘默克公国的雄鹰’面前多表现一分英勇,对方以越发凶猛的姿势踢打起秦然来。
  
      这对于秦然来说,完全是不痛不痒的。
  
      尽管对方表现的很凶猛了。
  
      只是,那力道对秦然来说,依旧是小的可怜。
  
      而且,随着三人的进入,秦然的注意力就一直放在所谓的‘默克公国的雄鹰’身上。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绑.架对方为人质’的想法。
  
      尤其是当得知了对方的身份后,这样的想法越发的浓烈了。
  
      默克大公的幼子。
  
      无疑是一个足够让人投鼠忌器的身份。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对方有着一个实力不错的护卫,他必须要一击成功才行。
  
      他没有第二次机会。
  
      因此,秦然暗地中活动着手脚。
  
      至于对方‘剑术强者’的评价?
  
      那完全就是吹捧了。
  
      谁当真谁是傻子。
  
      秦然可没有见过哪一位‘剑术强者’不带剑的。
  
      更何况,对方从进入囚室时,全身就是松松垮垮的,身上完全没有丝毫锻炼的痕迹。
  
      这样的人如果是‘剑术强者’,秦然就可以自称为‘剑圣’了,虽然他不会使用长剑。
  
      “快说!快说!”
  
      “快点说出,你们把‘传承之物’藏哪了?”
  
      典狱长连声催促,当然,踢打秦然的动作始终没有停下。
  
      哪怕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
  
      而一旁的默克大公的幼子,里德雷尔则依旧是拿手帕捂着口鼻,目光高傲的看着秦然。
  
      他在等待着秦然的回答。
  
      他似乎很有把握,继续这样下去,秦然就会如实的交代一切。
  
      所以,当意外发生时,这位默克大公的幼子是无比惊讶的、不可置信的。
  
      里德雷尔低下头,看着从后背穿胸而过的长剑,那块一直遮挡着口鼻的手帕掉在了地上,露出了张大的嘴巴。
  
      “呃呃……”
  
      ‘默克公国的雄鹰’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整个人就委顿在地,没有了声息。
  
      和被捏死的小鸡仔,一模一样。
  
      “啊!”
  
      典狱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下意识的就要惊呼出声。
  
      但却被那侍卫一把堵住了嘴,侍卫手中的匕首更是直接刺入了典狱长的胸口,搅碎了心脏。
  
      噗!
  
      匕首抽出,带起一捧鲜血。
  
      侍卫没有躲闪,任由鲜血溅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转过身,顺势抽出插在里德雷尔身上的长剑,目光杀意腾腾的看向了秦然。
  
      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
  
      对方一剑刺向了秦然的咽喉。
  
      看着刺向自己咽喉的长剑,秦然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并不是因为眼前的攻击。
  
      而是因为刚刚兔起鹘落间的杀伐。
  
      事实上,秦然已经准备动手挟持里德雷尔了。
  
      可还没有等到他动手,里德雷尔竟然被自己的侍卫一剑刺杀。
  
      “发生了什么?”
  
      秦然询问着自己。
  
      虽然心底有着疑问,但秦然的动作绝对不慢。
  
      一直虚戴在手上的镣铐,瞬间崩起,挡在了长剑的剑尖前。
  
      铛!
  
      剑尖刺在镣铐上,火星四溅。
  
      长剑受阻,面带杀意的侍卫一怔,就如同到死都不明白的里德雷尔一般,眼前的侍卫也不明白秦然为什么能够脱离手铐、脚铐的束缚。
  
      但与里德雷尔的无能不同,眼前的侍卫,一击没有奏效,立刻手腕翻转,长剑一偏,就再刺向了秦然的胸口。
  
      侍卫显示着相当的剑术功底。
  
      可这并没有改变最终的结果。
  
      啪!
  
      秦然侧身闪过了对方的一刺,抬起一脚踢在了对方握剑的手掌上,紧跟着又是一脚,踢在了对方的胸口。
  
      砰!
  
      对方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秦然抬手抓住向下跌落的长剑,剑尖直指对方。
  
      “别动!”
  
      “你是……”
  
      秦然一声低喝,准备询问更多的信息。
  
      他有着太多的疑惑,
  
      可是,还没等秦然的话语说完,对方嘴角就溢出了一丝黑血,整个人的面容失去了生命的光彩。
  
      “这?!”
  
      秦然一愣。
  
      为了询问更多的信息,他之前的一脚,可是脚下留情的。
  
      绝对不会出现毙命的情况。
  
      心怀疑惑的秦然凑近检查对方的尸体。
  
      但刚一靠近,一股刺鼻的辛辣气息扑鼻而来。
  
      “毒药?”
  
      不需要精通级别的【医学.药品知识】来辨认,秦然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对方服毒自尽了。
  
      在确认不可能成功,为了避免被俘虏而服毒自尽,这样的人……
  
      “死士!”
  
      秦然心底出现了这个词。
  
      除去死士之外,秦然想不到其它。
  
      “一个死士竟然能够成为大公幼子的侍卫……”
  
      “并且,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刺杀对方……”
  
      秦然沉吟着。
  
      一些不太好的猜测出现在秦然的心底。
  
      他知道自己三人麻烦了。
  
      想要完成【逃离默克公国】的主线任务,难度增加了不止一点半点。
  
      “必须要尽快找到无法无天和汉斯!”
  
      秦然捡起一旁的匕首和钥匙,快步的离开了囚室。
  
      PS第一更~
  
      颓废求订阅~求月票~
  
      再推荐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