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诈
    鲜血滴落,猩红刺眼。
  
      站在阴影中的秦然眯着双眼打量着眼前的礼堂。
  
      虽然大门关闭,他无法看到礼堂内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台阶上滴落的鲜血,秦然就能够猜到,礼堂里面一定是堆满了尸体的。
  
      “发生了什么?”
  
      秦然暗自猜测。
  
      然后,小心的借着阴影的遮掩,就要远离礼堂。
  
      对于现在没有任何装备且身上带伤的秦然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即使心中再好奇也是一样。
  
      当然,更多的是因为:这是一次被雇佣的特殊副本。
  
      要是眼前的特殊副本是正常副本的话,就算是要冒险,秦然也会去一试。
  
      毕竟,对于增加副本次数,从而提高副本难度的正常副本,你不去冒险,就只会陷入到一个早晚被淘汰的恶性循环中。
  
      但是,现在?
  
      他只需要尽全力的去帮助汉斯完成主线任务就好。
  
      如果有更多的可以完成的支线、称号任务,秦然自然是不介意顺手完成。
  
      不过,秦然可以肯定,眼前的礼堂绝对不是这个范畴。
  
      眼前的情形,不论从哪一方面都在告知着,其中所蕴含的危险。
  
      想要吸引士兵们的注意力,还有着其他选择,他不必要在这里冒险。
  
      小心翼翼的,秦然后退着。
  
      可下一刻,秦然就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视线中,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礼堂前。
  
      那道身影戴着帽兜,完全的看不清面容。
  
      但是四肢修长,行走间悄无声息,并且准确的把握着阴影与光线的交织间隙,显然拥有着相当等级的【潜行】。
  
      对方的出现,立刻吸引了秦然的注意力。
  
      尤其是当对方径直的向着礼堂而去的时候。
  
      秦然屏气凝神的站在阴影中,看着对方推开了礼堂的大门。
  
      他希望借着对方的手,看一下礼堂内的情况。
  
      吱呀!
  
      礼堂的门被推开了。
  
      被鲜血浸透的门轴,在门框内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火光从礼堂内照射了进来,让站在阴影中的秦然,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就如同秦然猜测的那样。
  
      礼堂内堆满了尸体。
  
      从秦然的角度上看去,至少有着十几二十具尸体。
  
      而且,这绝对不是全部。
  
      那道黑影检查着尸体。
  
      秦然同样也‘检查’着尸体。
  
      因为距离的缘故,秦然无法看清楚尸体的伤口,但是尸体的服饰却是看得很清楚。
  
      不是士兵、侍卫的制服。
  
      也和城堡内仆人的衣服不同。
  
      这些尸体,虽然各自的武器不同,但每一个都穿着款式一致的皮甲。
  
      显然是来自一个势力。
  
      “某人的私人武装!”
  
      秦然很肯定的猜测道。
  
      但因为信息有限,他无法确定来自哪一个势力。
  
      “在城堡内发生的屠杀?”
  
      “究竟发生了什么?”
  
      秦然闻到了‘阴谋’的气息。
  
      然后,他又一次开始后退了。
  
      能够在较远的距离看清楚礼堂内的情形,对于秦然来说就知足了。
  
      他可没有忘记,他现在要做的是为无法无天争取时间和机会。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秦然不得不再次停下了脚步。
  
      “啊!”
  
      正在礼堂内检查尸体的身影,似乎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般,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可这样的惊呼,却是戛然而止。
  
      地上本该是尸体的一员,突然窜起,一剑抹过了对方的咽喉。
  
      快!
  
      太快了!
  
      就算是在秦然的眼中,也只是一道剑影闪过。
  
      而那道进入礼堂的身影,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嘶!
  
      秦然在心底倒吸了口凉气。
  
      因为,换成是他处在对方的位置,也无法避开这样突袭的一剑。
  
      对方出剑的速度不仅快,而且,时机把握的太准了。
  
      这让秦然如临大敌。
  
      他眯起双眼,尽量以眼角的余光看着对方。
  
      对方的出剑速度,已经表现出了远超常人想象的速度,秦然无法确定对方的感知是否也同样的敏锐。
  
      但秦然不敢去冒险尝试。
  
      以他现在的状态,对上对方的话,绝对是有输无赢。
  
      就在秦然眼角余光的查看中,那伪装成尸体的人,低头检查了一下意外闯入者,嘴中发出一阵冷笑。
  
      然后,没有任何的停留。
  
      一把打翻了礼堂内的烛台。
  
      呼!
  
      烛台的火焰沿着墙壁上的挂毯迅速燃起。
  
      不一会儿,完全木质的礼堂,就陷入到了火海中。
  
      远处的士兵们高声呼喊而来。
  
      那伪装成尸体的人则是不紧不慢的走出了礼堂,隐入了黑暗中。
  
      自始至终,对方都没有遮挡自己面容的意思。
  
      因为,一张沾满了血污的面具,一直遮挡着对方的真实容貌,让秦然根本无法看清对方的本来面目。
  
      以眼角的余光注视着对方消失后,秦然也迅速的离开。
  
      看到礼堂大火的士兵们马上就要来了。
  
      再不走,就得身陷重围了。
  
      秦然穿梭在阴影中,飞快的向着与无法无天约定的厨房前进。
  
      那伪装成尸体的人,点燃了礼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帮了秦然一个忙,让他不必再去寻找适合的目标。
  
      但是,秦然知道,对方的本意可不是为了帮忙。
  
      之前的屠杀,秦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但是之后的刺杀,秦然却有着相当的把握,对方是一直在等待着目标出现。
  
      不然的话,对方根本不需要伪装成尸体。
  
      也不用现在才放火。
  
      早早的完成屠杀后,一把火就点燃整个礼堂或者径直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
  
      而且,更加重要的一点:对方早就知道目标会出现在这里。
  
      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必须要对目标有着相当的了解才行。
  
      “熟人!”
  
      秦然得出了这个结论。
  
      可惜的是,这对秦然解除疑惑并没有什么用。
  
      他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被杀的是谁。
  
      ……
  
      格拉顿面色凝重的站在医官的房间外。
  
      他已经派出了四个精锐手下进入房间中,想要生擒那个逃犯‘盗贼’,但是四个精锐手下一进入房间就失去了音信。
  
      这令格拉顿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对方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
  
      哪怕是身受重伤。
  
      “该死!”
  
      “‘壁垒’步兵团的人都是瞎子吗?”
  
      “这种远超一般队长级别的人,竟然只当做是普通士兵对待!”
  
      “基鲁尔的脑子中进了屎吗?”
  
      即使格拉顿还没有得到确切的资料,但在格拉顿的心底,已经开始对着‘壁垒’步兵团的团长怒骂了。
  
      身为整个公国的西部区长官,格拉顿对默克大公麾下的精锐兵团都是有着深刻的了解。
  
      像这种身受重伤还能够无声无息干掉他四个手下的人物,绝对是其中的骨干人员,整个兵团也不会有几个。
  
      但就是这样的人物,却被当做普通的士兵对待。
  
      这在格拉顿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如果不是深知基鲁尔不是一个公私不分的人,格拉顿已经要猜测基鲁尔究竟做了什么龌蹉的事情了。
  
      可惜这样的了解,并不能够令格拉顿的怒火有所平息。
  
      他失去了四个精锐的手下,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
  
      “混蛋!混蛋!”
  
      格拉顿嘴中连连咒骂着。
  
      心底则是思考着该如何生擒房间中的人。
  
      他很清楚,想要干掉一个兵团的骨干人员,虽然有些困难,但却绝对不会难到哪里去。
  
      强攻硬弩,箭矢如雨,再加上一些精锐的配合,这样的人也得饮恨收场。
  
      可想要生擒的话……
  
      难!
  
      难到了,就算是格拉顿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的地步。
  
      不过,随着一队人的出现,格拉顿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恩赐’小队!
  
      虽然格拉顿不知道‘恩赐’小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随着对方的出现,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即使那困在房间中的逃犯有着兵团骨干成员的实力,也无法抵挡‘恩赐’小队。
  
      因为,‘恩赐’小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这样的实力。
  
      尤其是,那位队长,更是远远超出了普通成员。
  
      所以,面带微笑的格拉顿迎了上去。
  
      “乔克队长,我从没有像现在一般期待着您的出现!”
  
      格拉顿对着一位身体修长,但却肌肉虬结,将衣衫都撑起的男子说道。
  
      “我们接到殿下的命令,一切听从费林顾问的安排!”
  
      “费林顾问呢?”
  
      乔克先是行了一礼,然后语气冷淡的问道
  
      格拉顿对于这样的冷淡完全的不在意。
  
      关于大公的命令?
  
      他更是完全的遵守。
  
      没有犹豫,格拉顿说着眼前的事情。
  
      “费林顾问,估计已经抓到另外一个逃犯‘盗贼’了!”
  
      “你们一会儿,就能见到!”
  
      格拉顿说道。
  
      乔克点了点头,没有反驳格拉顿。
  
      在场的任何一人也都不会反驳。
  
      他们都坚信,费林会轻而易举的抓住那个逃犯‘盗贼’。
  
      所以,当一个士兵气喘吁吁的跑来高喊着——
  
      “礼堂失火了!”
  
      “里面全是死人”
  
      “费林顾问的尸体也在其中!”
  
      这样的话语,顿时,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还有一人没有。
  
      轰!
  
      医官房间的门,猛地飞出,旋转着,砸向了人群。
  
      ps第一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