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叛乱
    叛乱!
  
      秦然与无法无天同时想到了这个词。
  
      “真是什么都赶到一起了!”
  
      无法无天以看似玩笑的语气轻声说着,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是无比的凝重。
  
      在缺少了装备,伤势未愈的前提下,无法无天很清楚碰上大规模的敌人,会是什么下场。
  
      至于秦然?
  
      新手副本时,所遇到的人海战术,足以让他记忆犹新。
  
      不过,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却同时冲向了两个叛军。
  
      叛军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是措不及防的。
  
      不仅仅是秦然、无法无天。
  
      还有……
  
      城堡内的守军!
  
      两人的耳中,已经出现了双方厮杀声。
  
      因此,这对于秦然和无法无天来说,是一个机会。
  
      一个找到汉斯,掏出城堡的机会。
  
      砰!
  
      秦然的左脚如同是一根钢鞭,狠狠的抽在了眼前叛军的头颅上,骨头清脆的‘咔吧’声响中,对方如同陀螺一般旋转着离地飞起,然后,重重的跌落在远处的空地上,再无声息。
  
      而另外一个叛军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对方下意识的就要高声呼喊。
  
      但一只有力的手掌捂住了那嘴巴,长剑的锋芒更是掠过了脖颈。
  
      噗!
  
      鲜血喷洒间,另一个叛军萎顿在地。
  
      迅速的击杀两个叛军后,秦然、无法无天检查着尸体,寻找着一起能够用到的物品。
  
      例如:对方身上的皮甲。
  
      虽然穿上之后,会有一定的麻烦,但是总比毫无防护,靠着身躯硬抗的好。
  
      【名称:叛军皮甲】
  
      【类型:防具】
  
      【品质:优良】
  
      【防御力:面对刀剑锐器攻击时有着一般的防御力,面对锤棍钝器与远程箭矢攻击时防御力较弱】
  
      【属性:无】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叛军的皮甲,穿上之后,面对叛军时,有一定的掩饰作用,但会引起城堡守军的敌视】
  
      ……
  
      秦然看着备注,早有预料的他,并不感到吃惊。
  
      对于敌对的结果,更是毫不在意。
  
      毕竟,两人本身‘盗贼’‘逃犯’的身份,面对城堡守军时,也是被敌对的下场。
  
      不过,依然有令秦然惊讶的地方——
  
      【发现支线任务:突如其来】
  
      【突如其来:一次反叛出现在了准备逃亡的你面前,叛军会杀光他们所看到的人,包括你在内,你如果想要安全离开城堡,只能够拿起武器去反击这些叛军!在离开城堡范围前,击杀越多的叛军,通关时,将会获得越高的评价!】
  
      “支线任务?”
  
      秦然一怔。
  
      他没有想到支线任务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以秦然原本的想法,在眼前这个极为特殊的副本世界中,因为身份和处境,他得到支线任务的概率会低到忽略不计的地步。
  
      可这名为【突如其来】,实际也是突如其来的支线任务,却在告诉着他。
  
      想要在这个特殊副本世界中获取支线任务似乎并不是那么困难。
  
      “比想象中的好!”
  
      在秦然沉吟时,无法无天已经穿上了【叛军皮甲】,他活动了一下身躯后,这样的评价着。
  
      制式皮甲自然比不上订制的皮甲精良。
  
      但有一点却是订制皮甲无法比拟的:合身。
  
      为了适应大部分的体型,制式皮甲制作时,都会留下几个活扣,让穿戴者自行调整。
  
      当然了,这也就是皮甲。
  
      金属制成的盔甲,虽然看似有着一样的活扣,但那活扣存在的意义,只是让穿戴者变得更安全。
  
      和制式一词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且,还有意外的收获!”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将支线任务展示给了无法无天。
  
      “理所应当的!”
  
      “2567你所经历的副本次数,决定了你的难度,不单单是主线任务,还有其它方面!”
  
      “如果换做是我的话,至少要击杀叛军头目一级别,才有可能触发支线任务,而且,支线任务的内容,也不是简单的击杀普通叛军什么的,应该是击杀叛军首领,甚至更夸张的人物才行!”
  
      看着秦然的支线任务提示,无法无天感叹着。
  
      这样的感叹,则让秦然越发的坚定了他的初衷。
  
      果然,每个副本内尽可能的完成称号、支线任务是正确的选择。
  
      不仅能够在正常的副本内占尽优势,如同这样远高于自身程度的副本,更是能够获得更大的优势。
  
      而优势,自然代表了好处。
  
      不过,秦然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好处,而忘记了原本的计划。
  
      找到汉斯。
  
      逃离城堡。
  
      契约的存在,时刻提醒着秦然。
  
      “我们现在去找汉斯!”
  
      秦然说道。
  
      “你有头绪了?”
  
      无法无天诧异的看着秦然。
  
      “我们是盗窃了默克大公藏宝室的‘盗贼’,能够有资格提审我们的人,相当有限!”
  
      “而因为战争,默克大公和长子领兵在外,大部分的将领也随之出征,整个城堡内剩下人中,有着这个资格的也只有三个!”
  
      “默克大公的次子、幼子和格拉顿!”
  
      “其中幼子死在了监牢中。”
  
      “格拉顿却恰好出现。”
  
      “按照汉斯的描述,格拉顿可是那位长子的铁杆支持者之一!”
  
      “如果假设格拉顿不是去‘扫尾’,而是得到‘传承之物’失窃的消息,去提审我们的话,你说我们现在应该去哪找汉斯的下落?”
  
      秦然说着就看向了无法无天。
  
      这是秦然刚刚才想到的。
  
      死士,完全不需要担心泄密。
  
      那为什么会有‘扫尾’一说?
  
      甚至,任由死士发挥,才是幕后指使者最佳的选择。
  
      因为,死士会以死亡来保守自己的秘密。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保险的吗?
  
      所以,秦然将格拉顿是来‘扫尾’的假设除去,换成了另外一种对方出现在监牢的假设。
  
      这一次假设,让一切变得通顺起来。
  
      “次子!”
  
      无法无天脱口而出。
  
      “那幼子的死?”
  
      “还有‘传承之物’的失窃?”
  
      无法无天下意识的问道。
  
      “线索太少了,暂时想不出任何的头绪!”
  
      “也许他们相关联,也许根本只是独立的两个事件!”
  
      “谁知道呢?”
  
      说着,秦然就快步的向着默克大公次子所在的庭院走去。
  
      无法无天紧紧的跟了上去。
  
      多亏了汉斯画出的那张地图。
  
      令秦然不至于如同是无头苍蝇般的乱找。
  
      他沿着最快达到那位默克大公次子的庭院路线,快速前行。
  
      一路上自然会时不时的碰到叛军和城堡守军。
  
      零星、小规模的,秦然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全部干掉。
  
      而遇到人数众多,大规模的,秦然和无法无天则是选择了避让。
  
      随着遇到叛军人数的增多,秦然心底越发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叛军的人数太多了!”
  
      “完全不是依靠潜伏能够达到的人数!”
  
      “而像是守军开放了城门,任由叛军冲入!”
  
      秦然边走边想。
  
      在发现叛军后,秦然最初的判断是:小股叛军潜伏进入到城堡内,发动突袭后,趁乱打开城堡大门,将外面的叛军大军引入城堡内。
  
      但眼前越来越多的叛军,却告知着秦然,完全不是他所猜测的那样。
  
      “叛军从哪来的?”
  
      “还有之前礼堂的杀戮,是怎么回事?”
  
      秦然心底的疑惑,越发的多了起来。
  
      尤其是礼堂杀戮。
  
      更是让秦然疑惑不解。
  
      那个面具人干掉了叛军一方,理应是城堡守军一方才对。
  
      可对方又随即干掉了默克大公的顾问,还是有预谋的模样。
  
      立刻,对方就站到了城堡守军的对立面上。
  
      这种混乱的做法,让秦然感到迷惑。
  
      “究竟是为了什么?”
  
      秦然心底默想着,脚步却是不停的加快。
  
      十几分钟后,一路走走停停的秦然、无法无天终于到达位于城堡内庭的默克大公次子所在的庭院。
  
      看着眼前的庭院,秦然、无法无天同时一皱眉。
  
      这里已经完全的变成了一处小型的战场。
  
      城堡守军占据着地理,依靠强攻劲弩一次次的击退着叛军。
  
      叛军则是举着大盾,一次次悍不畏死的发动着冲锋。
  
      箭矢落在一个叛军身上,对方好似完全感觉不到疼痛般,继续发动着冲锋,一剑刺穿了眼前的城堡守军。
  
      中剑倒地的城堡守军,拼着最后一口气,一把抱住了那刚要通过身边的叛军,让对方行动迟缓。
  
      噗噗噗!
  
      数支长枪就这样的刺在了叛军的身上。
  
      叛军不甘的倒地了。
  
      而刺出手中长枪的城堡守军,又被扑到近前的叛军,用长剑刺倒。
  
      但还没等这些叛军再前进一步,头顶就是一片箭矢落下。
  
      刀光剑影,箭矢飞射中,鲜血横流。
  
      就如同是一座血肉磨盘,上下转动间,无数的生命被碾压、泯灭。
  
      惨烈的情形,让城堡内的仆人们头皮发麻,一个个哭喊着跌倒在地,手脚并用的想要逃离这里。
  
      可这只会引来更多叛军的注意。
  
      他们手中的武器,毫不在意屠戮。
  
      一个个的城堡仆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让城堡守军愤怒不已,他们用力的挥舞着武器,射出箭矢。
  
      叛军们哈哈大笑。
  
      迎着城堡守军的攻击冲了上去。
  
      有的倒下了,但更多的却是在城堡守军的防御中撕开了一个口子。
  
      当更多的叛军,沿着这个口子冲入的时候,即使城堡守军再努力的防守,也是无用的。
  
      口子被越撕越大。
  
      眼看庭院就要失守。
  
      呜!
  
      一支箭矢带着撕裂空气的呼啸声,旋转的穿过了战场。
  
      至少七八个叛军被洞穿而过。
  
      紧跟着又是十支类似的箭矢。
  
      虽然没有第一支威力大,但每一支都能够带走四五个叛军的生命。
  
      整个战场随着这十一支箭矢的出现,几乎是瞬间发生了逆转。
  
      “‘恩赐’!”
  
      城堡守军高声欢呼。
  
      叛军一个个面色惶恐。
  
      但却没有任何后退的打算,他们再一次的发动了冲锋。
  
      “不对劲!”
  
      看着这种以卵击石的冲锋,秦然本能的想道。
  
      而下一刻,秦然就感觉到了地面轻微的抖动。
  
      ps第一更~
  
      颓废求订阅~求月票~
  
      再次推荐一下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