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意外
    面具人!
  
      看清楚吊桥尽头的身影后,汉斯就倒吸了口凉气。
  
      他下意识的就要提醒秦然、无法无天。
  
      但还没有等到他张嘴,面具人就已经从吊桥的一头来到了这一头,并且,径直的越过了他,毫无声息的冲进了秦然与乔克的战斗中。
  
      就好似是夜晚的微风。
  
      带着丝丝的凉意,却又不引人注意。
  
      汉斯面容呆滞的站在原地。
  
      对方给予他的这种感觉,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完全不可能的人。
  
      不过,惊讶并没有让汉斯完全丧失应变能力。
  
      他知道现在自己该做什么。
  
      “小心!”
  
      汉斯高声喊道。
  
      ……
  
      身在半空中的乔克感受着下巴的头疼,头颅中的眩晕,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他竟然这样轻易的被击中了。
  
      而且,追击随之而来。
  
      秦然如同一头觅食的猎豹。
  
      飞速的追上了乔克。
  
      他的双腿,带起一片虚影,狠狠的踢在了乔克的腰间。
  
      本就在半空中的乔克,顿时,改变了方向。
  
  
      并且,秦然不介意再替对方改变一次方向。
  
      但耳边传来的汉斯的喊声,却让秦然改变了这个想法。
  
      他本该是踢向乔克的左腿,踢向了身后。
  
      并不是转身踢出,而是直接的由下向上的朝后踢出。
  
      所以,秦然变成了脸部向下,胸口与地面平行的模样。
  
      而他的双眼也看清楚了让汉斯高声呼喊的原因。
  
      面具人!
  
      秦然无法确定对方是制造了礼堂屠杀的那个面具人,还是对方组织中的又一个成员,但他却清楚。
  
      必须要要小心面对对方。
  
      秦然的左脚没有踢中对方就猛地收回了。
  
      一道骤然亮起的剑光,说明着秦然选择的正确性。
  
      如果他还保持着之前的动作,恐怕这个时候左腿就会被废掉。
  
      而猛然收力的秦然,顿时表现的立足不稳,本来是胸口与地面平行,立刻的变成了后背与地面平行。
  
      看模样,秦然马上就要重重的摔倒在地。
  
      嗡!
  
      面具人长剑轻鸣,剑尖直刺秦然的头顶。
  
      但是,一道半月形的起劲,却是抢先碰撞在了面具人的长剑上。
  
      被秦然猛力收回的左腿,并没有适可而止,划过了360°后,又一次的从上方发动了一次攻击。
  
  
      如同是倒挂金钩般,以【脚刀】斩出气劲的方式碰撞在了对方的长剑上。
  
      铛!
  
      半月形气劲与长剑相交击。
  
      前者维持了刹那就破碎了。
  
      但后者的长剑也难以再前进一寸。
  
      体力大损的秦然,完全没有休息的意思,他打着滚,脱离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直到城门前时,秦然才站起来喘了口气。
  
      面具人的目光随之而来。
  
      双眼中浮现了惊讶。
  
      即使那双眼睛被黑色宝石镜片所遮挡。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看懂了这种惊讶。
  
      “不错!”
  
      沙哑的,一听就是改变了的嗓音,说出了这样的夸奖。
  
      然后,面具人就没有再对秦然给予一丝的注视。
  
      对方的目光看向了乔克。
  
      “‘恩赐’小队队长,乔克!”
  
      “默克大公做为依仗的人之一!”
  
      对方缓缓的说道。
  
      “你是谁?”
  
      承受了秦然两脚的乔克,脑袋中还带着一丝眩晕感,但是并不妨碍乔克从眼前面具人身上感受到危险。
  
  
      这是沙场老兵的直觉。
  
      不会有错。
  
      “我是谁?”
  
      “当然是杀死你的人!”
  
      面具人笑了起来。
  
      笑声也是改变的那种,十分的刺耳、尖锐,根本听不出原本的声音。
  
      “杀我?”
  
      乔克冷笑起来。
  
      身为‘恩赐’小队队长的乔克,对于自己的实力十分的有信心。
  
      他并不认为对方能够赢得了自己。
  
      即使对方给予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因为,这里是他的主场。
  
      在默克大公的城堡中,他有着太多的助手了。
  
      虽然其中一部分被叛军牵制了,但是有一部分人手,却是始终都没有动的。
  
      为的就是应付眼前这种特殊的情况。
  
      嗖!
  
      砰!
  
      一枚烟花脱手而出,飞上夜空,绽放出了红色的花火。
  
      片刻后,格拉顿就带着数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出现了。
  
      格拉顿一眼就看到了秦然三人。
  
      不过,站在场中的面具人,却远比三个‘盗贼’要吸引人的多。
  
      “格拉顿,默克大公的骑士,整个公国的西部区长官!”
  
      “能够顺带干掉你的话,也是不错的!”
  
      面具人丝毫没有因为城堡守军一方的人数增多,而变得有所焦灼,他以改变后的嗓音淡淡的说道。
  
      语气中充斥着从容不迫。
  
      “怎么回事?”
  
      “面具人不仅故意没有阻拦乔克放烟花,而且,似乎根本不在意城堡守军一分有多少人?”
  
      秦然站在城门前,看着面具人的目光中浮现出了怀疑。
  
      面具人很强!
  
      这一点,秦然不会否认。
  
      单单是对方随意一剑,都能够接下他【蓄力】后的【脚刀】,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可这并不代表,对方已经强大到了无视人数的地步。
  
      眼前城堡守军足以六七十人。
  
      包括‘恩赐’小队队长乔克在内,其中不乏好手。
  
      秦然不相信这些人一拥而上后,面具人还能够应付自如。
  
      “嗷!”
  
      一声高亢的长啸声,从面具人嘴中发出。
  
      “对方有所依仗!”
  
      “究竟是什么?”
  
      听到这样的长啸声,秦然立刻反应了过来。
  
      他皱着眉头打量着四周。
  
      秦然希望找出面具人的依仗。
  
      但是,却发现了汉斯的异常。
  
      秦然张嘴就想要问汉斯发现了什么。
  
      可脚底传来的震动,远处那巨大身影的冲锋,却打断了秦然的问话。
  
      犀牛!
  
      那头披甲犀牛!
  
      看着宛如坦克一般冲来的披甲犀牛,秦然重要明白了面具人,为什么会这么淡然了。
  
      有着一头披甲犀牛做为助手,自然不会在意眼前的人。
  
      更何况,披甲犀牛是跟随着叛军而来。
  
      现在却听从面具人的召唤。
  
      那么,面具人和叛军……
  
      是同阵营的!
  
      得出这样判断的秦然,在下一刻却是一皱眉。
  
      秦然想到了一个事情。
  
      礼堂屠杀!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推荐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