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出乎预料的人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默克城堡来到这片树林,抛去必要的休息时间外,秦然一行所花费的时间大约是三到四个小时。
  
  但是从这里再次返回到默克城堡周围,秦然却花费了一个白天的时间。
  
  除去两条腿的速度比不过四条腿外,更多的则是因为秦然小心翼翼的躲闪着他可能遇到的巡逻兵。
  
  相较于来时的情况,眼前的情况,让这些巡逻兵变得更加的危险。
  
  秦然没有任何和对方打照面的兴趣。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秦然来到了默克城堡附近。
  
  他看着远处黑暗中的默克城堡。
  
  点点火光照亮了很有限的部分,大部分都是朦胧不清,黑漆漆的一片。
  
  只有当火光移动过去时,才会显露出坚硬的灰色墙壁。
  
  随风而来的空气,还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似乎在诉说着,一天前这里发生的惨烈的战斗。
  
  而那夜晚下的城堡,在此刻的秦然看来,更加的像是一头吞噬完无数血肉的怪兽,正在静静等待下一次的大餐般。
  
  秦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一处隐秘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他准备休息一两个小时后,再继续上路。
  
  至于进入默克城堡?
  
  自始至终,秦然都没有这样的想法。
  
  虽然默克城堡发生了一次叛乱,守卫大幅度的减少,但是剩余的守卫在悲伤、愤怒的前提下,只会更加的警觉。
  
  在这样的情况下,潜入其中,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更何况,城堡的唯一出口吊桥,这个时候已经是重新吊起,秦然想要进入,就只能够选择从城堡的内庭一侧的悬崖下攀爬上去。
  
  想一想那悬崖近乎笔直的陡峭和自己的并没有相对应的技能,秦然明智的放弃了这个打算。
  
  黑暗中,秦然靠在一棵枯树的树干上,放长了呼吸,双眼微微眯起,好似是陷入了假寐。
  
  但实际上,秦然没有丝毫放松警惕的意思。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这句话,秦然不会反对。
  
  同样的,他也不会反对‘越是危险就越要警惕’这句话。
  
  所以,当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到秦然耳中的时候,秦然立刻就转身躲在了枯树背后的阴影中。
  
  无双级别的【潜行】,让他瞬间和阴影融为一体。
  
  而那脚步声则是越来越近。
  
  大约半分钟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秦然的视野中。
  
  借着夜晚月亮的微光,秦然清晰的看到对方还算熟悉的面容后,马上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格拉顿!
  
  默克大公的骑士,整个公国的西部区长官!
  
  更令秦然记忆犹新的是对方敏锐的观察。
  
  下意识的,秦然就屏住了呼吸,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如果对方真的仔细搜查的话,他并没有把握躲开对方敏锐的搜查。
  
  不过,出乎秦然预料的是,手臂受伤,绑着绷带,并挂在脖子上的格拉顿在走到枯树跟前后,除去时不时抬头眺望外,就只是背对着秦然站在那里。
  
  格拉顿似乎完全没有检查周围的想法。
  
  与秦然印象中对方的谨慎、敏锐根本不搭边。
  
  “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方不仅在夜晚离开了刚刚经历了一次叛乱的默克城堡,而且还魂不守舍的在这里等人?”
  
  “是什么人,能够让他这样做的?”
  
  秦然心底暗问。
  
  格拉顿的异常表现,让秦然心底满是好奇。
  
  他静立在侧,默默等待着。
  
  这样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五六分钟左右,一道黑影就出现在了格拉顿来时的路上。
  
  这道黑影行踪诡秘,全身包裹在斗篷内,面容完全的被帽兜所遮掩。
  
  本该露出的下巴,也被一块面巾所遮掩。
  
  对方无声无息的出现,如果不是秦然全神贯注的查看着四周,根本不会发现对方。
  
  为了不被对方发现,秦然立刻以眼角的余光看着对方和格拉顿。
  
  “果然是您!”
  
  “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您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您不是会干出这么疯狂事情的人,一定是有人胁迫您的?”
  
  “对不对?”
  
  格拉顿看到出现的黑影后,立刻情绪变得无比激动,以近乎语无伦次的姿态,发出了一阵阵质问声。
  
  而面对着格拉顿的质问,黑影默不作声。
  
  似乎心有愧疚。
  
  格拉顿仿佛感受到了黑影的愧疚,他一把抓住了黑影的手臂,想要再次的劝说。
  
  可是,下一刻……
  
  噗嗤!
  
  一抹亮起的剑光,就掠过了格拉顿的喉咙。
  
  格拉顿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捂着喉咙倒了下去。
  
  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刻,这位默克大公的骑士,整个公国的西部区长官都是瞪大了双眼。
  
  显然,格拉顿到死都不相信对方会杀他。
  
  “抱歉,格拉顿!”
  
  “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黑影包含歉意的声音在枯树前回荡着。
  
  对方俯下身体,合上了格拉顿的双眼,接着,细细的检查了格拉顿的尸体后,这才快步的离开。
  
  站在枯树背后阴影中的秦然,一动不动。
  
  心底却泛起了惊涛骇浪。
  
  因为,从格拉顿的称呼、态度中,秦然已经猜到了黑影是谁。
  
  但正因为猜到对方是谁,秦然却越发觉得不可能是对方。
  
  以对方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做这些。
  
  这个时候的秦然完全理解了格拉顿的异常。
  
  连他这个局外人都觉得无法理解,更加不用说是一直效忠对方的格拉顿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然眉头紧皱。
  
  不过,再次响起的脚步声,却让秦然马上收敛心神。
  
  那道黑影去而复返。
  
  并且,开始细致的检查周围。
  
  “不好!”
  
  秦然心底惊呼。
  
  对方显然是想到情绪激动的格拉顿,或许没有细致的检查周围,为了稳妥起见,这才又一次返回检查周围。
  
  秦然为对方的谨慎而感叹。
  
  同时,整个人蓄势待发。
  
  他发现了对方最大的秘密,双方肯定不能够和平相处。
  
  与其被发现后战斗。
  
  还不如主动出击!
  
  检查了周围大部分地方后,黑影将目光看向了枯树。
  
  然后,一步步的走来。
  
  近了!
  
  更近了!
  
  秦然心底默默计算着他最佳的攻击距离。
  
  可就在对方即将进入到他最佳攻击距离时,对方突然的停下了脚步。
  
  “被发现了?!”
  
  秦然心中一紧。
  
  ps第二更~
  
  颓废求订阅~求月票~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