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三章 一触即发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阴影静止在了半空中。
  
  宛如雾气一般氤氲在大公长子身旁,带着丝丝隐晦的力量。
  
  秦然可以肯定,那并不是负能量。
  
  负能量的阴寒、侵蚀实在是太好辨认了。
  
  对于这股特殊的力量,秦然感到了好奇。
  
  但是,他更好奇大公长子的选择。
  
  因为,在他看来,与其束手就擒的引颈就戮,还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还有着一线生机。
  
  虽然费林表现出了诡异、强大,但对生的渴望,足以让一个懦夫变为勇者。
  
  更何况,眼前的大公长子绝对不是什么懦夫。
  
  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枭雄。
  
  这样的人,选择等死,秦然是第一个不会相信的。
  
  秦然不相信。
  
  费林也不愿意相信。
  
  可即使不相信,费林也得放弃了原本的做法。
  
  因为,莫尔德勒大公长子的身份。
  
  在默克大公否认这个身份前,莫尔德勒就算是做下了天怒人怨的事情,有着这个身份在一天,对方都会受到礼遇一天。
  
  不过,这并不代表费林会什么都不做。
  
  嗤嗤嗤!
  
  阴影猛地包裹住了大公长子,一阵金属刀刃切割血肉的声音急速响起,当阴影散去的时候,大公长子血肉模糊的倒地不起。
  
  而对方背靠的枯树上,更是留下了好似刀劈斧削的痕迹。
  
  让站在枯树阴影后的秦然,一阵心惊胆战。
  
  他生怕枯树倒塌,露出他这个隐藏者。
  
  幸运的是,枯树远比想象中的结实。
  
  或者说,费林不想要让着枯树倒塌!
  
  “我接受您的投降!”
  
  “但我认为您的投降需要加一道保险!”
  
  “不然的话,我可不放心就这样带着您等待斯特格纳前来!”
  
  费林走到大公长子的身边,一把抓起对方,就这样的向着北方而去。
  
  秦然站在阴影中带了数分钟,确认费林是真的离开了,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没有人理会的格拉顿的尸体和那布满裂痕,本该倒塌却没有倒塌的枯树,秦然一眯眼。
  
  从对方的话语中,他知道,这是费林留给斯特格纳的线索。
  
  对方要以大公长子为‘饵’,引对方前往默克公国的北方。
  
  默克公国北方与提坦公国相连接。
  
  简单的说,那里就是爆发了战争的地方。
  
  也是秦然选择离开默克公国的另外一条线路。
  
  狭长的默克公国,东西两侧都是群山峻岭,只有南北两侧是平缓的地带。
  
  而数代默克大公的励精图治,则将疆土扩大了数倍,形成了今天的以默克城堡为核心,南起巡礼森林,北到余辉峡谷的局面。
  
  相较于难分的和平,默克公国的北方因为和提坦公国相连接的缘故,常年爆发战争,甚至一年中能够爆发两次、三次之多。
  
  按照汉斯的描述,几十年接连不断的战争,早已经让默克公国与提坦公国成为了世仇。
  
  稍有一些摩擦,就是一场战争。
  
  每一位默克大公之所以能征善战,和这样的世仇是分不开的。
  
  “引斯特格纳去北方?”
  
  “恐怕是想要借助默克大公的军队,依靠人数的优势,来抹平双方的差距吧?”
  
  秦然默默的想道。
  
  虽然费林在话语间对斯特格纳这位大公剑术长表现出了不屑一顾的态度,但是行为举止间却是如临大敌。
  
  不然,也不会重伤莫尔德勒。
  
  而费林的这一举动,也给了秦然一个信号:莫尔德勒与斯特格纳的关系很不一般。
  
  远远的超出了普通的师生。
  
  “亲密无间的合作者?”
  
  “还是……”
  
  秦然心底猜测着,脚步却是不慢。
  
  他同样向着北方而去。
  
  尽管在这个时候,返回南方,从巡礼森林离开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可一想到北方即将爆发的战斗,以及其中蕴含的好处。
  
  秦然的心中,就有了决定。
  
  对于不放过任何可能获得‘利益’机会的秦然来说,眼前的机会真的是千载难逢的!
  
  想一想费林、斯特格纳的实力。
  
  如果他能够干掉对方,会得到什么?
  
  至少都是稀有级别的装备。
  
  传说级别的装备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他很难是费林、斯特格纳中任意一个的对手。
  
  但现在不同!
  
  两人必然会爆发一次战斗。
  
  在这场战斗中,只要他抓住一个机会,就能够渔翁得利。
  
  当然,想做一个渔翁,也需要足够的实力与小心。
  
  所以,秦然在离开前将周围,他所存在的痕迹,尽可能的打扫干净了。
  
  仅留下做为‘线索’的格拉顿。
  
  ……
  
  夜越发的深沉了。
  
  远处城堡上的火光都变得摇摇欲坠。
  
  当一片乌云遮挡住了月亮后,周围彻底的陷入到了黑暗。
  
  轰隆!
  
  一道闪电划过了夜空。
  
  就好似是一抹白漆画在了漆黑的幕布上一般。
  
  片刻后,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
  
  暴雨持续了整整一夜后,才逐渐的变小。
  
  默克城堡的护城河的河水都要超过了安全线。
  
  令守卫们忙不迭的开始向外倒着河水。
  
  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活儿。
  
  护城河里的食人鱼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看这些守卫们戴着的铁手套就知道了。
  
  尤其是天空还在持续的雨滴,更是让人叫苦不迭。
  
  “该死的鬼天气!”
  
  “希望水阀处的铁网足够的结实!”
  
  “不然,我们一会儿还要去河渠里‘捕鱼’!”
  
  “那简直是噩梦一般的事情!”
  
  “我可不想要这样做!”
  
  “格拉顿大人不知道多会回来,他交代的命令还需要执行下去吗?”
  
  “那是当然的!”
  
  “格拉顿大人可是整个公国的西部区长官,和那些山里人作战过的将军,他的命令一定不会错!”
  
  几个转动护城河水阀的守卫不停的抱怨着。
  
  “什么命令?”
  
  突兀出现的话语,打断了守卫门的抱怨。
  
  “谁……”
  
  守卫扭过头下意识的就要喝骂,但是看到眼前高大健壮,面容硬朗的男子后,却立刻变得恭敬起来。
  
  那出口成‘脏’的喝骂,也变成了有礼的问候。
  
  “斯特格纳大人,早!”
  
  “昨天格拉顿大人晚上出城,说是在他回来前,不允许任何人离开或者进入默克城堡!”
  
  “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您!”
  
  守卫以近乎谄媚的姿态告知着斯特格纳一切。
  
  “是这样吗?”
  
  “既然是格拉顿大人的命令,还是遵守的好!?”
  
  “他可是殿下指定的城堡留守者,不是吗?”
  
  斯特格纳以浑厚有力的声音说道,并且露出了个豪爽的笑容。
  
  “那当然!那当然!”
  
  守卫们立刻点头应是。
  
  斯特格纳在守卫们连声应是中,转身离开了。
  
  可在转身的一刹那,斯特格纳脸色就阴沉下来。
  
  他知道,莫尔德勒出事了。
  
  “该死!”
  
  斯特格纳在心底诅咒着。
  
  既诅咒着那个狡猾的盗贼,又诅咒着那个威胁到莫尔德勒的家伙。
  
  他细细的辨认着周围的痕迹。
  
  连续的大雨冲刷了一切残留的痕迹,即使是斯特格纳都毫无办法。
  
  但作为‘线索’留下的格拉顿还在。
  
  枯树上被特殊力量留下的痕迹也还在。
  
  扫了格拉顿的尸体一眼,斯特格纳抬手摸了一下那特殊的痕迹,立刻就猜到发生了什么。
  
  “费林!”
  
  “你最好祈祷没有伤害到莫尔,不然的话,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低沉的咆哮声中,斯特格纳疯狂的向着北面追赶而去。
  
  生死之战,一触即发。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中午的那章是定时的,因为有人请颓废去吃浇肉面了~
  
  所以,下午回来的晚了,这章也晚了点~颓废向大家说抱歉~
  
  再次推荐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
  
  里面有着你们想不到的福利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