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守护者
    担忧着赫伯特的秦然并没有马上行动,他将目光看向了因为爆炸、地下室晃动而脸色巨变、神情惶恐的三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调虎离山!
  
      这个想法几乎是瞬间从秦然的脑海中升起。
  
      “这三个家伙,比想象中有价值的多!”
  
      “也许……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
  
      秦然心底一动,手中长枪一挥,拴在房梁上的坚韧麻绳立刻断裂,在被捆三人的惊呼中,秦然很轻松的伸手接住了三人,向上走去,步伐前进间,也是轻松自如。
  
      对于此刻力量达到b-程度的秦然来说,不要说拎着三个人走路了,即使多带几个人奔跑都没有问题。
  
      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体力的消耗而已。
  
      砰!
  
      地下室与建筑一楼连接的房门,在秦然手中长枪的砸击下,径直的向上飞出,撞在了对面燃烧的墙壁上。
  
      灼热的气浪随之侵入。
  
      被秦然拎着的三人不适的挣扎起来。
  
      而秦然却是毫无所觉。
  
      眼前灼热的气浪,在秦然看来,就仿佛是微风负面般。
  
      甚至,就算他将手掌放在火焰中都不会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要远比想象中的实用!
  
      秦然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烈焰交织的一幕。
  
      按照常识,眼前是不可能出现伏击之类的情况。
  
      但秦然并不认为一些事情可以用常识来衡量。
  
      数个副本世界的经历,足以让秦然用‘地下游戏’的常识,来替换原本的常识。
  
      “建筑内没有!”
  
      “外面也没有!”
  
      足足数秒钟的打量,才让秦然确认周围的安全,但是心底却出现了疑惑。
  
      眼前的情况不论怎么看都是一个非常适合伏击的机会。
  
      不过,眼前熊熊燃烧着的建筑却没有给他更多思考的机会,虽然能够让他对眼前的火焰灼烧免疫,可是一旦倒塌的话,他还是需要承受相当的伤害。
  
      秦然拎着早已经因为炙热而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三人冲上了阶梯,径直的穿窗而出。
  
      当秦然双脚落地后,他十分惊讶的看着地上昏迷的赫伯特。
  
      “怎么回事?!”
  
      秦然一怔。
  
      赫伯特出现在这里,完全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在他的设想中,为了安全的换回他手中的三个家伙,赫伯特应该是被绑架才对。
  
      甚至,秦然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应付‘绑匪’了。
  
      可赫伯特出现在他眼前,却告知着他之前的猜测完全是错的。
  
      “不是为了这三个家伙而来!”
  
      “甚至,完全的不想伤害到赫伯特!”
  
      秦然看了看只是昏迷,却安然无恙的赫伯特,然后,又看了看身后几近完全被大火吞噬的建筑。
  
      猛地,一个想法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应该是两伙人!”
  
      “后边出现的人,和这三个家伙完全没有关系!”
  
      “这三个家伙根本不在意是否伤害赫伯特!”
  
      “而现在制造爆炸、纵火的人,却不愿意伤害赫伯特,不然的话,赫伯特现在已经是粉身碎骨了!”
  
      “也因此,没有出现伏击之类的情况!”
  
      抓到一个点的秦然,思路逐渐的清晰起来。
  
      不过,他的眉头并没有松开。
  
      相反,皱得越发的紧了。
  
      “伊索古城之行还没有开始,就至少有两伙人不愿意赫伯特出行!”
  
      “伊索古城内究竟有着什么秘密?”
  
      秦然思考着。
  
      然后,他轻轻晃动着赫伯特的肩膀。
  
      数下后,学者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燃烧的房子。
  
      “2567,之前答应你阅读的事情,看来要泡汤了!”
  
      赫伯特没有惊慌,也没有愤怒,以平静的口吻,略带玩笑的语气向秦然说道。
  
      这让秦然感到惊讶。
  
      “赫伯特,你确定自己没有事情?”
  
      秦然担心的问道。
  
      人受到巨大刺激,而变得不正常,这样的事情秦然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却听了不止一次。
  
      眼前赫伯特的情况,真的是太符合了。
  
      “当然!”
  
      “虽然我的藏书、笔记全部的都毁掉了,但它们早就在我的脑子里!”
  
      “而且,眼前的一切,让我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情!”
  
      赫伯特点了点自己的额头,上翘的嘴角,有着怎么也无法隐藏的笑容。
  
      “什么事情?”
  
      秦然看着对方的笑容。
  
      那是一种包含欣喜、兴奋的笑容。
  
      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扭曲或者神志不清。
  
      显然,他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而对赫伯特口中的事情,秦然也是包含好奇。
  
      “守护者!”
  
      “伊索古城的守护者!”
  
      “传说中,有人即将接触到伊索古城真正的秘密时,这些守护者就会出现,将秘密再次的隐藏起来!”
  
      “当然,那真正的秘密可不是黄金!”
  
      赫伯特没有隐瞒,语带兴奋的向着秦然讲述着。
  
      并且,不忘开个玩笑。
  
      这让秦然再次肯定,赫伯特是正常的、没事的。
  
      “将秘密再次的隐藏起来?”
  
      “可是你?”
  
      秦然看着赫伯特,后面的话语并没有说完。
  
      什么样的人,才能保守秘密?
  
      死人!
  
      这样的答案几乎是大部分人都知道。
  
      尽管不是所有的人能够做到这一步。
  
      但既然是所谓的‘守护者’,杀人这样的事情,在秦然看来,一定难不住他们。
  
      “你是说为什么守护者不直接的杀掉我?”
  
      “因为,传说中的守护者们,并不是刽子手——他们会给予警告,然后才会真正意义上的动手!”
  
      赫伯特直言不讳的说道。
  
      “听起来,很绅士!”
  
      秦然皱着眉头说道。
  
      他有些无法理解这样多此一举的做法。
  
      “所以,伊索古城才是这么的吸引人!”
  
      “这也是我需要真正有实力护卫的原因!”
  
      赫伯特双眼迷离,语带执着的呢喃着。
  
      从秦然的视角看去,这个时候的赫伯特完全的不像是一位学者,倒像是一位狂信徒般。
  
      秦然摇了摇头,将目光看向了地上的三个人。
  
      不同于对那些‘守护者’绅士做法的无法理解,面对赫伯特这样一位学者对伊索古城产生的狂热,秦然却是有些理解的——那是一种执着。
  
      他理解这种执着,就如同他知道,被打断的审问必须要加快进行了。
  
      即使赫伯特居住的地方离市区很远,但是房屋燃烧时升起的浓烟,足以告知任何视力正常的人,这里发生了什么。
  
      简单的说,警察会很快赶到这里。
  
      秦然用脚尖点了点三人。
  
      立刻,三人发出了一声痛呼,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他们惊慌失措的看着燃烧的房屋。
  
      那神情就好似是面对一群饿狼的小绵羊,与那强壮的身躯,完全的不相称。
  
      “看看吧!”
  
      “你们的雇主,真的是了不得!”
  
      “不仅心狠手辣,而且手段也让人瞠目!”
  
      “想想吧,如果你们不是被我带入了地下室,还在房间中的你们会是什么模样?”
  
      “被炸的尸骨无存呢?”
  
      “还是被烧成焦炭?”
  
      秦然站在三人身边,声音低沉的说道。
  
      本就惊慌的三人,在秦然的描述下,更加的恐惧起来。
  
      他们的思维几乎停止。
  
      即使看到了站在一侧的赫伯特,也没有产生任何的联想,完全的沉浸在秦然的描述中——
  
      雇佣他们的人,要杀人灭口!
  
      “到了现在,你们还想要帮助他隐瞒吗?”
  
      “要知道,你们之前不过是勒索,即使被抓入警察局,也不过是关上几天而已!”
  
      “可是现在?”
  
      “他是要你们的命!”
  
      “难道该怎么做你们还不明白吗?”
  
      “至少,有着赫伯特作证,那个家伙肯定跑不了!”
  
      “只有将那个家伙抓住,关入监狱,你们才会真正的安全!”
  
      秦然打量着三人惊恐的神情,猜测差不多了,才又一次的开口了。
  
      就如同秦然猜测的那样。
  
      当他又一次的询问后,三人中领头的那个开口了。
  
      “是……”
  
      ps第一更~
  
      今天三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