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夜深人静
    胡可死了。
  
      秦然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意外。
  
      在他的预计中,对方有超过一半的可能性被杀人灭口。
  
      不同于那三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棋子。
  
      胡克必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所以,肯定会被杀人灭口。
  
      只不过动手的人……
  
      秦然以淡漠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卡尔金警长。
  
      对方在他的注视中,汗如雨下。
  
      “不是我下的手!”
  
      “我过去找他时,他已经死了!”
  
      “如果是我下的手,我肯定已经跑了!”
  
      卡尔金解释着。
  
      对于这样的解释,秦然本能的不相信。
  
      虽然卡尔金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但是这一切都可能是对方在做戏而已,为的就是以这样的行动来排除自身的嫌疑。
  
      当然,也有可能就如同卡尔金说的那样,不是他下的手。
  
      杀人灭口的另有其人。
  
      而想要证实这一点,并不困难。
  
      “你等一下!”
  
      秦然说着就走向了赫伯特。
  
      在卡尔金的马车驶来的时候,赫伯特恰好的完成了之前的笔记,这位学者一直看着这里。
  
      当秦然走过来的时候,赫伯特立刻猜到了秦然的想法。
  
      “你想要检查现场?”
  
      “放心去吧!”
  
      “有哈罗德和两个车夫在这里,我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更何况,对方刚刚杀人米口,一定不想要节外生枝!”
  
      赫伯特笑着说道。
  
      “任何时候都需要小心!”
  
      秦然叮嘱了一句后,就看向了哈罗德、琼娜,他说道:“我需要离开片刻,你可以让你们的仆从将武器拿出来了!”
  
      在初见哈罗德、琼娜时,秦然就注意到了两个车夫的不普通。
  
      远比一般人健壮,手掌上的老茧,也不是天天挥舞鞭子就能够出现的。
  
      很显然,除去车夫外,他们还担任着保镖,这样的责任。
  
      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两个上流社会家庭的孩子,如果没有一些防护措施的话,大人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们出门。
  
      “好的!”
  
      “这里交给我了!”
  
      哈罗德惊讶的看着秦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保镖被发现了。
  
      他自认为做得很好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哈罗德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马上向着自己的车夫示意,琼娜也跟着照做。
  
      长剑、遂发枪从车座和车厢内被两个车夫拿出,看着两个车夫娴熟的动作,秦然点了点头,向着赫伯特又一次打了个招呼后,这才登上了卡尔金的马车。
  
      啪!
  
      鞭子的抽动,马车行驶起来。
  
      秦然与卡尔金面对面而坐。
  
      秦然将身体靠在柔软的靠垫中,打量着车内的装饰。
  
      红色为主,夹杂一些金色饰品,让整个马车内显得异常奢华,尤其是当秦然确认那些金色饰品真的是黄金,而脚下的毯子也是天鹅绒,手边不起眼的窗帘都是有真丝制成的时,对于卡尔金所拥有的财富更是有了一个新的评价。
  
      以对方警察的薪水,哪怕是警长级别的,想要拥有这样一架马车显然是不可能的。
  
      对方至少得不吃不喝攒上个十几年才行。
  
      至于警局配车?
  
      谁相信谁就是傻子。
  
      “如果您喜欢,我可以送您一辆一样的马车!”
  
      “保证一模一样,连拉车的马都有着一样的血统!”
  
      坐立不安的卡尔金看着秦然打量的目光,不由说道。
  
      “真是大方!”
  
      秦然笑了起来。
  
      心底对于自己之前对对方的财富评价,再次拔高了两个等级。
  
      “只要您能够放过我……”
  
      “我愿意给与您,我现在拥有的一切财富!”
  
      卡尔金略带恳求的说道。
  
      配上对方苍白、萎靡的面容,真的是异常可怜。
  
      可秦然却不会有丝毫的心软。
  
      就算对方此刻说的是真的,秦然也不会有一点动心,他所追求的根本不是副本世界中的‘普通财富’。
  
      更何况,支线任务的提示,足以让秦然明白对方可不是什么无辜的人。
  
      如果被对方眼前的模样所迷惑的话,最后凄惨的一定不是对方。
  
      “财富不是我的追求。”
  
      “我现在更加希望知道胡克是怎么死的。”
  
      “你能够告诉我吗?”
  
      秦然问道。
  
      “不是我杀的!”
  
      卡尔金再次强调着。
  
      “嗯,不是你杀的!”
  
      “那你是怎么发现胡克尸体的?”
  
      秦然换了一种询问道方式。
  
      “在之前离开赫伯特的居所后,我直接去了胡克的老巢——我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为了我所承受的恐惧!”
  
      “不过,他并没有在自己的老巢!”
  
      “我认为他这是想要逃跑,而他逃跑的路线、方式,我也知道!”
  
      “那个负责这些‘事物’的家伙,也是我的手下之一——但是,除去我和那个家伙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我担心的就是出现今天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留了后手。”
  
      卡尔金开始讲述,脸上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得意的神情。
  
      不过,很快的这丝得意就变得略带惊恐起来。
  
      他继续的说道。
  
      “我不是一个好警察,但是我敢保证穷凶极恶的家伙,我见过不知道多少,而这些家伙坐下的案子,我更是经历了不知道多少!”
  
      “可从没有任何一次,让我感到害怕的!”
  
      “我的暗子和胡克都死了!”
  
      “死在了暗子的房间!”
  
      “两个人死亡的模样……”
  
      说到这,卡尔金停了下来。
  
      他似乎是在思考该如何描述。
  
      足足四五秒钟后,他才找到了一个词。
  
      “像绽放的花儿一般!”
  
      卡尔金说完,脸色越发的苍白了,那种恐惧的感觉真的是溢于言表。
  
      “绽放的花儿?”
  
      秦然一挑眉头。
  
      他从没有想过可以用这样的词来形容尸体的。
  
      同时,他的脑海中,将卡尔金的话语清晰的过了一遍。
  
      如果真的是卡尔金的故弄玄虚的话,这些话语就是最好的证明。
  
      之后的车厢内,没有再次响起谈话的声音。
  
      挂着警徽的马车,畅通无阻的驶入了伯尔市。
  
      然后,七拐八拐的进入了一处偏僻的巷子。
  
      “到了!”
  
      驾车的车夫说着,就殷勤的拉开了车门。
  
      “啊啊啊!”
  
      但是在看到车夫,也是自己手下人的时候,卡尔金却是连连发出了尖叫,整个人更是瘫软在车厢内。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犹如被火烧灼,又好似泼了几公升的硫酸。
  
      面皮完全的烧烂了,一些地方更是能够看到骨头。
  
      但两个眼珠子却是完好的。
  
      只是没有了面皮的遮掩,这两个眼珠子在眼眶中却显得无比的突兀,黑白分明间,还不停的转动着,就好似是上了发条。
  
      “头,到了!”
  
      “您,还有这位2567阁下,该上路了!”
  
      车夫可怖、狰狞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个渗人的笑容。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