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要塞血影
    牌子非常简陋,由树枝、藤蔓和一块随意找来的木板组成。∷∷,
  
      木板上面的字迹不算潦草,甚至可以说是公正,但没有等字迹干透,就匆匆立起的木牌,却让鲜红的液体顺势而下。
  
      顿时,字迹变得模糊、狰狞。
  
      就好似是一张血肉模糊的大嘴。
  
      “不是鲜血。”
  
      “应该是某种浆果的汁液。”
  
      “而且,对方很匆忙,直接以手指沾染了浆果汁液写下了警告——手指坚韧、有力,已经入木三分,一般人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秦然确认周围没有陷阱后,走进检查着木牌上的字迹。
  
      鼻中传来的酸涩感,告知着他鲜红色液体的来历。
  
      具体是哪一种,秦然却无法确定。
  
      虽然有着【魔药学】基础技能,他能够熟记上百种植物根茎叶的效果,但和大自然所有的植物相比较,真的是沧海一数般不值一提。
  
      能够辨别出是浆果类汁液,已经说明秦然对【魔药学】基础学得很用心了。
  
      重新站起身,秦然一边看着四周,寻找更多的痕迹,一边接着说道:“在我离开之前,没有这块木牌告示!”
  
      “对方是在我离开后才立下这块木牌告示的!”
  
      “而且,对方很肯定我们要来!”
  
      “更加重要的是,周围没有任何包括脚印、指纹等痕迹留下!”
  
      “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做法,赫伯特你有没有感觉到很熟悉?”
  
      秦然说着目光就看向了老学者。
  
      后者点了点头。
  
      “守护者!”
  
      “伊索古城的守护者!”
  
      老学者这样的说道。
  
      “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只知道搞一些不痛不痒的玩意儿,如果真有能力的话,为什么不去干掉那些夜种怪物!”
  
      皮尔看着木牌上的提示愤愤不平的说道。
  
      当然,秦然知道,更多的原因则是因为守护者毁掉了赫伯特居所的缘故。
  
      对于皮尔来说,赫伯特的居所,自然也就是他的居所。
  
      简单的说,就是家。
  
      而面对一个毁掉你的家的人,不论这个人是好是坏,恐怕谁也不会有好感。
  
      不破口大骂,那就算是脾气好的了。
  
      皮尔当然不算好脾气。
  
      他不破口大骂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另有打算。
  
      秦然可是看得清楚,在提到这些守护者的时候,皮尔的手可是从来没有离开过剑柄的。
  
      显然,这位老学者的管家、保镖,有着另外更加直接的打算。
  
      对此,秦然深表赞同。
  
      尽管秦然没有真正的家。
  
      但这并不妨碍,秦然假设如果有人敢毁掉他的家,他会怎么干。
  
      不把对方从肉.体到灵魂毁灭一百遍,他就把秦字倒着写。
  
      “继续?”
  
      深吸了口气,秦然指了指前边通往伊索古城的道路。
  
      “当然!”
  
      老学者一点头。
  
      之后的一段路途,秦然再次走在了最前边。
  
      相较于来时的道路,眼前有着森林做为遮掩的道路,在秦然看来自然是蕴藏着更多的危险。
  
      先不说那些夜种怪物,单单是从未露面的守护者们,秦然猜测对方很可能就隐居在这片森林中。
  
      毕竟,淘金者们只是开垦出了一条通往伊索古城的道路而已。
  
      对于整个森林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广阔如海般的森林,藏一些守护者简直不要太简单,甚至,夜种怪物也应该隐藏其中!
  
      这并不是秦然的凭空猜测。
  
      而是根据夜种怪物对那件‘武器’的态度推断而出的。
  
      只是有一点,秦然还是疑惑着。
  
      做为伊索古城的守护者,本该对伊索古城无比熟悉才对。
  
      里面有什么东西,也应该是如数家珍才是。
  
      那件‘武器’自然是其中一件。
  
      有了那件‘武器’,为什么还会让夜种怪物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除非……
  
      “传承断绝?”
  
      秦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也只有这个可能,才能够解释现在的局面。
  
      守护者中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本该传承的知识、武器出现了意外,才造成了夜种怪物的又一次猖獗。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秦然无法得知。
  
      但秦然可是很清楚,夜种怪物和守护者双方必然是势如水火,明争暗斗不已。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天敌。
  
      夜种怪物,曾被尼克王朝大军所剿灭的异生物。
  
      守护者,应该是伊索古城的后裔,而伊索古城又是尼克王朝的要塞之一。
  
      即使尼克王朝消失了一千五百年,但伊索古城可是一直存在着,那些守护者自然也是一直存在着。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的出,在普通人所不知道的世界里,那些守护者和夜种怪物的战斗。
  
      必然是惨烈的。
  
      然后,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伯尔市内的那座‘屠坊’。
  
      “那个黑影是守护者之一吗?”
  
      “他争夺的东西是什么?”
  
      “也是伊索古城的传承之物吗?”
  
      秦然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新的疑惑。
  
      可脚步却没有停,搜索也极为认真。
  
      大约四十分钟后,众人真正意义上的来到了伊索古城前。
  
      一个即使是以今天的目光去看,也极为高耸的墙壁。
  
      可惜的是,只有这面墙壁是完整的。
  
      剩下的都是一些,残垣断壁,还被覆盖着厚厚的尘土。
  
      这面高耸的墙壁也不例外。
  
      但任何的尘土落在上面,都只是给它增加着沧桑与岁月感,就好似是一棵大树,越是生长就越是伟大。
  
      秦然打量着这足有十五米高的墙壁,想象着当初伊索古城的模样。
  
      “要塞吗?”
  
      秦然轻声自语着。
  
      “是啊,那个时候的伊索古城可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要塞!”
  
      “是集合了城堡、宫殿、要塞本身作用的城市——它整体是一个五边形,这面城墙只是其中的一小截,而且还是最外围的那部分!”
  
      “在里面还有两道城墙、壕沟,还有……”
  
      “不过,现在早就看不出来了。”
  
      赫伯滔滔不绝的讲述着,最终,却化为了一声叹息。
  
      “当初,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为了确认伊索古城的内城区域可是花了两年的时间,可惜的是……”
  
      “我还是搞错了!”
  
      “那里应该是平民区,并不是内城区,现在被发现黄金的地方才是内城区!”
  
      “如果当时不是爆发了战争,我一定会找到更多的证据来证明我的错误,而不是拖到现在!”
  
      故地重游的老学者,陷入到了当年的回忆,脸上充斥着惋惜。
  
      “现在也不算晚!”
  
      “能够给我再说说这里的事情吗?”
  
      秦然询问着。
  
      他的目光却是看着视网膜上出现的提示。
  
      【经过赫伯特讲解,伊索古城探索度+1%】
  
      【主线任务:四周内至少探索20%伊索古城,完成度1%】
  
      显然,秦然之前与赫伯特一起前来探索伊索古城的想法是无比正确的。
  
      直接完成二十分之一的探索度,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么容易获得的探索度,秦然自然不会放过。
  
      同样的,对于秦然的请求。
  
      赫伯特也不会拒绝。
  
      他更加详细的向着秦然讲述起来。
  
      而一旁早已经听过不知道多少遍的皮尔则是完全的不感兴趣,大家伙更是连连打着哈欠。
  
      四人边说边走,穿梭在伊索古城内。
  
      但是,突然的,正在用心听赫伯特讲解的秦然脸色一变。
  
      紧跟着,皮尔握紧了手中的碎发步枪。
  
      大家伙则是呜咽的发出了低吼。
  
      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前边的转角处。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正从那里传来。
  
      还有着一些细微的响动。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今天有人请颓废吃饭,这章定时的说!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