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中午的更新放在晚上一起!
    赫伯特看着秦然、皮尔惊讶的神情,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那件‘武器’对夜种怪物有效,但对人更有效!”
  
      “使用那件‘武器’的人,在消灭夜种怪物的同时,会将自己变为新的夜种怪物!”
  
      “简单的说,我们现在面对的夜种怪物,原本都是人类,而最初的那个夜种怪物,更是伊索古城曾经的守护者之一!”
  
      “而且,按照石碑上的记述……”
  
      “那件‘武器’最初被制造出来,只是为了那位尼克王朝皇帝陛下长生不死的野望,夜种怪物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伴生物罢了!”
  
      赫伯特说着,嘴角的苦笑就越的浓郁了。
  
      他在看到石碑上由古城守护者记录下的文字时,也不愿意相信,但是理智告诉他,这些都是真的。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石碑上的内容,除去他所说的这些,还有着更为可怕的内容。
  
      虽然随着石碑已经毁掉,那可怕的内容跟着一起消失无踪,但是一回想起上面的内容,赫伯特就不寒而栗。
  
      那怎么可能是一个正常人类做出的事情?
  
      老学者不止一次这样的询问着。
  
      “为了长死不死,结果制造出了夜种这样的怪物?”
  
      “这怎么可能?”
  
      皮尔不可置信的摇着头。
  
      “而且,还只是伴生物之一……”
  
      “上面还介绍其它的伴生物吗?”
  
      秦然则是抓住了赫伯特话语中的重点。
  
      同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伯尔市那位暗子房间中的一幕。
  
      布局者与入局者的相互熟悉。
  
      如果双方都是守护者的话,也就解释的通了。
  
      至于那个包裹?
  
      应该就是他们一直找寻的‘武器’了。
  
      “落入到夜种怪物中的‘武器’,那眼前的石牌……”
  
      “绝对不可能只是简单的一些历史介绍!”
  
      秦然心底暗道,看向赫伯特的目光,则带着询问。
  
      他相信,如果仅仅只是一些历史介绍的话,夜种怪物不会这么用心的布局。
  
      或者说,曾经身为守护者之一的夜种怪物头领,不会为了这些历史介绍而大动干戈。
  
      即使,伊索古城守护者出现了某种传承的断层,但这种历史介绍,秦然相信肯定是口口相传的。
  
      所以,石碑上必然还有着什么。
  
      赫伯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看着赫伯特的神情,秦然很清楚,对方无疑是隐瞒了什么,但秦然却耸了耸肩,不想要去追问了。
  
      逼迫一位可敬的长者。
  
      秦然做不出这样事情。
  
      即使对方只是一位原住民。
  
      更何况,托了对方的福,他的主线任务才能够这么顺利的完成。
  
      之前在赫伯特讲述部分石碑内容时,系统提示就出现了。
  
      【赫伯特讲述伊索古城隐秘,伊索古城探索度+3%】
  
      【主线任务:四周内至少探索2o%伊索古城,完成度22.5%】
  
      【主线任务完成!】
  
      【玩家将于五分钟后离开第四次副本……】
  
      【请携带自身能够携带的物品,做为带出物品!】
  
      (标注:出自身携带上限的物品,将会被自动辨认为不可带出副本物品!)
  
      ……
  
      看着标注着的倒计时,秦然又看了看不断传出挖掘声的塌方走廊。
  
      夜种怪物的挖掘度要远比想象中快得多。
  
      “赫伯特,炸开哪里?”
  
      “我们必须要离开了!那些家伙要进来了!”
  
      秦然提醒道。
  
      “不用炸开,走这里!”
  
      “石碑上记录了离开这里的另外一条路!”
  
      赫伯特说着,就快步的向着雕像走去。
  
      皮尔、大家伙立刻跟了上去。
  
      秦然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的目光看向了塌方的走廊,那挖掘声越的清晰了。
  
      “2567,快点!”
  
      看着雕像移动后出现的出口,皮尔大声喊道。
  
      “感谢赫伯特你对我的邀请,不过,我想我们这次的同行之旅,需要结束了!”
  
      秦然指了指土石松动的塌方走廊。
  
      “想要安全离开这里,至少得有人阻挡它们一下。”
  
      “我认为我是最好的人选!”
  
      秦然笑着继续说道。
  
      “2567你……”
  
      赫伯特、皮尔都是一怔。
  
      大家伙则是不明所以的看着秦然。
  
      “三位,一路顺风!”
  
      “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记得‘关门’!”
  
      秦然冲着三人挥手告别后,就直接转过了身,他的目光扫视着周围他亲手布置下的炸药,嘴角微微上翘。
  
      “最大的收获来了!”
  
      秦然心底轻声自语着。
  
      赫伯特、皮尔看着秦然的背影,整个人呆滞在原地。
  
      不知道秦然所说是事实的两人,本能的认为秦然这是在牺牲自己,为他们创造逃生的机会。
  
      两人的眼眶微微泛红,胸中更是升起一股暖流堵住了喉咙,让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走!”
  
      最终,军人出生的皮尔一拍赫伯特的肩膀。
  
      他在战场上见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他很清楚现在他应该怎么做。
  
      不能够让2567白死!
  
      带着这样的想法,皮尔抓住赫伯特就跳进了雕像下的密道,大家伙跟了进去。
  
      砰!
  
      当三人的身影跳入密道后,皮尔并没有忘记秦然的叮嘱,雕像缓缓的回到了原位。
  
      而就在雕像回归原位的时候,夜种怪物打通了塌方的走廊,仿佛潮水一般的涌入。
  
      秦然手中的煤油灯,径直的对准了角落中成堆的炸药扔了出去。
  
      不过,半空中的煤油灯,却突然定住了。
  
      就好似有一双无形的手,托住了它。
  
      “伟大的牺牲!”
  
      “在我还是守护者时,这样的牺牲是值得尊敬的,而现在?”
  
      “我同样会表示敬意——你的血肉,我会满满的品尝!”
  
      铿锵有力,宛如金属摩擦般的话语声在地下大厅内回荡着。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众多夜种怪物中走了出来。
  
      它有着硬朗、坚毅的面容,按照人类外貌来说。
  
      对方以有神的双眼扫视着周围。
  
      “果然还有其它的密道,那个该死的老家伙从来没有相信过任何人,就算我是他的继承者也是一样!”
  
      “贤者之碑碎了?”
  
      “无所谓,也只是麻烦了一点罢了!”
  
      对方的目光仅仅是在被炸毁的石碑上停留了一下,就完全的盯住了被夜种怪物重重包围的秦然。
  
      那双眼睛的主人,神情中带着恶意、讥讽。
  
      然后,对方突然露出了一个犹如猫抓老鼠般的戏谑笑容。
  
      “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说无所谓?”
  
      “因为,石头做成的贤者之碑碎了,但还有一个活着的贤者之碑——赫伯特是看过贤者之碑后,才决定炸毁它的吧?”
  
      “那个老家伙一定是把那些骇人听闻的东西都写在了上面,将我们的学者阁下吓得不清!”
  
      “不过,这样才有趣!”
  
      “我可以一点一点的从他的记忆中挖掘出更多的东西来,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抽丝剥茧的过程!”
  
      “你好奇我怎么翻阅他人的记忆吗?”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响指。
  
      啪!
  
      清脆的响声中,一枚巴掌大小,带着七彩光芒的水晶凭空出现在了对方的手掌上方。
  
      “因为,我有着它!”
  
      “它让我有了力量,让我能够控制人类、夜种!”
  
      “有了它,我就是世界之王!”
  
      对方以癫狂毕露的姿态大吼着。
  
      秦然则是眯着双眼,打量着那枚悬浮在空中的七彩水晶。
  
      心底则是突然的涌出了一个冲动。
  
      他,想要这枚水晶!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
  
      虽然出去吃饭了,但这章不是定时啊,后面一小半完全是颓废拿手机码出来的~
  
      不过,孜然羊肉味真心不错~(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