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三更完成~求月票~
    无能为力。,
  
      秦然极为讨厌这种感觉。
  
      因为,无能为力的伴生物,通常都是绝望与无助。
  
      它们就如同是一对毁灭的双生子。
  
      打破看似坚固的心理防线,摧枯拉朽的的摧毁一切能够摧毁的东西,你的人生、理想、乃至你的生命,都在这样的摧毁下变得不复存在。
  
      秦然体会过这样的绝望、无助。
  
      也曾领教过毁灭的滋味。
  
      而且,还以在常人看来是蜉蝣撼大树般的可笑力量坚持着。
  
      但他扛过来了。
  
      就是以虫豸般的坚持,扛住了。
  
      之前,他不曾放弃。
  
      现在,他又怎么会放弃。
  
      “动!”
  
      “给我动啊!”
  
      秦然咬着牙,憋着气,心底大吼着。
  
      晶化的身躯微微颤抖。
  
      熊熊烈焰越发猛烈。
  
      它和它都注意到了秦然的不同,但不论是它,还是它,都不曾在意这仿佛蝼蚁一般的挣扎。
  
      此刻,它的敌人只有它。
  
      而它也是一样。
  
      它们中的胜者,才能够获得那具身体。
  
      至于获得了身体后,身体的原主人?
  
      碾碎就好。
  
      道道七彩光线从那如同繁星一般的眼球中射出。
  
      带着类似硫磺气息,堪比火山喷发的烈焰,从那双翅上喷出。
  
      光线与烈焰的交锋,瞬间就遮盖住了秦然那细微、不值得在意的力量。
  
      至少,在它和它看来就是这样。
  
      而秦然却坚持着。
  
      晶化的身躯开始因为秦然的挣扎而崩碎,熊熊的烈焰钻入其中,烤炙着秦然的肉.体,以及……灵魂。
  
      “啊!”
  
      灵魂的抽搐,让秦然痛苦的哀嚎。
  
      翠绿色的光芒越发的浓郁,系统按照之前的方式治疗着秦然。
  
      如同是在沙漠中的丝丝甘泉,秦然这位迷途的旅人张嘴痛饮,为他换来丝丝的力气。
  
      他努力的翻身,爬在地板上,以头矗着地,挣扎着让自己爬起来。
  
      【晨曦骑士锻体术】一次又一次的运转着。
  
      那丝丝力气开始变大。
  
      秦然的额头贴着地板,一点点的向后挪动着,那弓起的后背如同是一只虾米般挤压,晶化的身躯再次崩裂,烈火沿着缝隙钻入到了秦然的肺部,仅有的一丝氧气,都被燃烧殆尽。
  
      疼痛的窒息感冲击着秦然的大脑。
  
      鲜血顺着鼻孔、嘴角而下。
  
      可还没有等滴落,就被烈焰所蒸发。
  
      但,秦然直起了腰,抬起了头。
  
      即使这让他大口的喷出数口鲜血,晶化的颈椎都似乎断成了几截。
  
      但这都不能够阻挡秦然的动作。
  
      他仰着头,看着不知从何处倾下的翠绿色光芒,感受着其中浓郁的生命气息。
  
      他仰着头,看着欲.望之兽的邪眼千颗。
  
      他仰着头,看着恶魔阴影的烈焰焚天。
  
      然后,他裂开还未晶化的嘴角艰难的一笑。
  
      以更加艰难、缓慢的姿势抬起了左手。
  
      原本在平时可以随意完成的动作,在这个时候,秦然用了一分钟。
  
      戴在左手腕上的【普鲁斯之腕】在晶化与烈焰下,越发显得黯淡无光了,但是那本该若隐若现,鳞次栉比的鳞片却在这晶化、烈焰中凸显无比。
  
      秦然的双眼中仿佛看到了一头巨鳄虚影不甘的挣扎。
  
      不单单是【普鲁斯之腕】。
  
      【野性之魂】内,被烈焰炙烤的奄奄一息的巨大野猪。
  
      它们都带着不甘挣扎着。
  
      而在【狮心王】内,那带有王者气息的金色狮子则是以平静的目光注视着秦然,它嘴唇微动,似乎在告知着秦然什么。
  
      金色的鬃毛随着这样的话语都开始飞舞起来。
  
      不过,秦然却听不清了。
  
      他的双眼因为炙热高温,早已经模糊了。
  
      他不知道是否看到了幻觉。
  
      但他却按照自己的想法做着。
  
      【普鲁斯之撕咬】!
  
      立刻,巨鳄的虚影挣扎着出现在了秦然的左手上,那晶化的皮肤即刻崩碎,露出了血肉模糊的手掌,围绕其上的烈焰也被逼退了一分。
  
      秦然的左手恢复了正常的行动力。
  
      他狠狠的将带有【普鲁斯之撕咬】的左手按进了自己的胸膛。
  
      “在老子的地盘就都给老子安静点!”
  
      秦然大吼着。
  
      噗!
  
      两颗大小不一的心脏,就这样的被捏碎、揉烂了。
  
      附着在秦然左手上的巨鳄虚影,不停的撕咬着之前将它死死压制,带有令它恐惧气息的存在。
  
      【普鲁斯之贪婪】随之发动。
  
      生命力源源不断的融入到秦然体内。
  
      巨大的野猪欢呼跳跃,房间传出阵阵震动。
  
      金色的狮子抖动着鬃毛,抬头望天。
  
      欲.望之兽僵直空中,那千颗邪眼开始枯萎凋零。
  
      恶魔阴影犹如石化,焚天烈焰仅剩余一丝一毫。
  
      它与它低下头,看着那蝼蚁般的秦然。
  
      秦然毫不退让,与两个怪物对视着。
  
      然后,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重重的跌倒在地。
  
      他完全的筋疲力尽了。
  
      甚至可以说,他离真正的死亡不远了。
  
      人,没有心怎么能活?
  
      秦然不想死。
  
      但他却选择了取死之道。
  
      因为,他相信那带有浓郁生命之力的光芒能够救他。
  
      如果救不了?
  
      那秦然也不后悔。
  
      总比看着两个怪物一场大战后,胜利者获得他身体来得好。
  
      他可不指望,两个怪物中的一个会饶他一命。
  
      他没那么天真。
  
      ……
  
      “时代的弃儿吗?”
  
      “那是何等的绝望!”
  
      “被整个世界所遗弃,死亡毫无作用,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
  
      “你做好选择了吗?”
  
      “死亡,轰轰烈烈!”
  
      “活着,苟延残喘!”
  
      “我选……”
  
      犹如弥留之际的回光返照,本该昏迷的秦然,脑海中一抹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询问着这个曾困扰他的问题。
  
      他微微颤动着嘴唇。
  
      “我、我选……死亡!”
  
      无人能够听清这样的回答。
  
      但秦然却明白了自己的选择。
  
      这,足够了!
  
      嗡!
  
      翠绿色的光芒瞬间大作,如同是一枚巨大的翡翠,将秦然吸入到了半空,笼罩其中。
  
      那被秦然亲手捏碎、揉烂的心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只不过,不是两颗。
  
      而是……
  
      一颗!
  
      **之兽,恶魔阴影同时怒吼。
  
      但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它们在无可抵挡的力量面前,化作了虚影投入到了那颗心脏中。
  
      一颗暗红色却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心脏。
  
      咚!
  
      咚咚咚!
  
      心脏先是一跳,紧跟着就好似打鼓一般的急速跳动起来。
  
      声音如雷。
  
      气息莫测。
  
      色.欲、贪婪、贪食、懒惰、愤怒、妒忌、傲慢七种邪异气息一下子就从秦然身躯中迸发出来。
  
      一股类似硫磺般灼热、狂乱、混沌、蛮横的气息则不甘落后的与之纠缠不休。
  
      而在所有气息的源头——
  
      一股温和、坚韧的力量,缓缓流动。
  
      烈焰消失了。
  
      晶化消失了。
  
      完好如初,却还在昏迷中的秦然缓缓的从半空中落下。
  
      【治疗完成!】
  
      机械的声音宣告着。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推荐另外一位新人的新书《魔.性.游戏》,传闻作者是萝莉,可以没事拿棒棒糖诱惑一下,说不定就一起去看金鱼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