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诡异的案件
足有八件之多的魔法级别物品呈现在秦然眼前。
  
  不过,其中三件却是卷轴。
  
  “配方吗?”
  
  有过一次经验的秦然猜测着。
  
  而之后的系统提示则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是/否花费2000积分学习抵抗冰冻药剂配方?】
  
  【未检测到魔药学(入门)……】
  
  【条件不足,无法学习!】
  
  ……
  
  【是/否花费3000积分学习附魔破甲Lv1?】
  
  【未检测到炼金术(精通)……】
  
  【条件不足,无法学习!】
  
  ……
  
  【是/否花费5000积分学习附魔会心Lv1?】
  
  【未检测到炼金术(专家)……】
  
  【条件不足,无法学习!】
  
  ……
  
  一张【魔药学】配方,两张【炼金术】配方。
  
  虽然因为条件不足无法学习,但这并不代表秦然不知道三张配方的价值,他小心的将其收好,然后目光看向了剩余的五件魔法级别装备。
  
  但可惜的是,五件魔法装备中的四件都是单一增加破甲、隐藏、灵巧属性的低级魔法武器或者防具。<>
  
  唯一值得注意的则是一个撞在巴掌大皮囊中的特殊药剂。
  
  或者准确点说是:剑油。
  
  【名称:白银剑油Ⅵ】
  
  【类型:药剂】
  
  【品质:优秀】
  
  【属性:涂抹在武器上,将对低等类幽灵、亡灵生物造成额外100点伤害,持续15分钟】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魔药学、炼金术合作而出的特殊药剂,专门为一些特殊情况而准备!】
  
  (标注:这是标准的四份,当使用双手剑、狼牙棒、战锤等重武器时,将额外消耗1标准份)
  
  ……
  
  查看完【白银剑油Ⅵ】说明的秦然,很小心的将其挂在了腰间,随手可拿的位置上。
  
  虽然不如【圣水Ⅷ】能让与之接触的任何低级幽灵、负能量类生物承受致命伤害,也不如【祝福子弹】的应用广泛,但也有着自身的优点,至少持续时间上,是前两者所不具备的。
  
  而有着【狂妄之语】的配合,必然将这个特性发挥到最大。
  
  尽管四个标准份的剑油,因为【狂妄之语】是双手剑的缘故,只能使用两次,但对秦然来说却是足够了。
  
  至少,他面对类幽灵、亡灵生物时,依旧能够使用【狂妄之语】,保持最大的战斗力。
  
  要知道眼前的副本世界【通灵者搭档Ⅱ】可是延续了前两个副本世界的世界观。<>
  
  哪怕火药武器已经出现,火车、渡轮也都出现,但是幽灵什么的怪物却依旧不在少数。
  
  甚至,可以说是远超想象的多。
  
  秦然扭过头,目光锁定着庭院外的一处阴影内,抬手就是一枪。
  
  【射击.祝福子弹:要害攻击,造成对手400生命伤害(200火药武器.轻型枪械(超凡)X2);祝福子弹,面对带有负能量的生物,额外附加100点伤害(判定通过,自动辨认为致命攻击),实际造成对手500点生命伤害,对手死亡……】
  
  (致命攻击:无法被防具、技能免疫)
  
  ……
  
  一道本该无形的黑影,在致命的攻击下,显现出了扭曲、狰狞的面容,带着无声的咆哮化为了一撮灰尘。
  
  “利用类幽灵生物监视?”
  
  秦然扫视了一眼那撮灰尘后,就收回了目光。
  
  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些袭击者绝对不是全部。
  
  还有更多的家伙在暗中观察,等待时机。
  
  这些家伙才是真正值得他注意的。
  
  尤其是,当眼前的一战发生后,这些家伙必然会更加的谨慎、小心,不到有十分的把握,是不在会出手了。
  
  而这也是他需要的!
  
  在当下的副本世界【通灵者搭档Ⅱ】中,他可不单单是为了完成主线任务。
  
  还有……
  
  ‘那个’!
  
  他需要足够的时间去调查关于‘那个’的一切。<>
  
  当然,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完的。
  
  例如:这些被干掉的家伙是否有着据点。
  
  据点内是否有着更多,值得注意的物品。
  
  这些可都是他的战利品。
  
  秦然可不会放弃。
  
  想到这,整理了那些魔法装备后,秦然快步的返回了居所内。
  
  希蒙斯、琼斯正一脸惊愕的站在门前。
  
  “他、他们……”
  
  希蒙斯抬起手指着一地的尸体,话语都不利索了。
  
  他真的无法想到,秦然就这样的干掉了在他看来根本无法阻挡的袭击者。
  
  而且,还是这样的轻而易举。
  
  希蒙斯看着站在眼前微笑的秦然,不自觉的开始想到他的好友——妮凯蕾。
  
  “死了!”
  
  “按照西海岸的法律,这些人持有凶器,闯入我们的居所,我们有权利做出任何防卫!”
  
  “对了,我的晚餐呢?”
  
  面对着希蒙斯震惊的目光,秦然一耸肩,目光看向了琼斯。
  
  “哼!”
  
  “自己去做!”
  
  少女冷哼了一声,怒视着秦然。
  
  “我已经尽快的赶回来了!”
  
  “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不得不放缓了脚步!”
  
  秦然解释着。
  
  “是吗?”
  
  “包括刺杀了一位国王,掀起了一场政.变,顺带还护送一位学者前往遗迹考察?”
  
  “真是了不起呢!”
  
  “‘乌鸦’‘不祥之鸟’‘告死鸟’!”
  
  一连三个令秦然不明所以的称呼后,少女大踏步的向着楼上跑去。
  
  看着对方的背影,秦然摸了摸鼻尖。
  
  他不知道系统如何解释他消失的这两年。
  
  但是,琼斯的话语却让他猜出了一个大概。
  
  “获得声望的经历,被替换到了这里吗?”
  
  秦然不知道这样的替换经历是【通灵者搭档Ⅱ】副本世界中恰好出现的,还是因为他的经历才出现的。
  
  但是,想来应该是恰好。
  
  因为他而调整副本世界,秦然自认为他还达不到这样的分量。
  
  “2567,不要介意!”
  
  “艾丽是太累了!”
  
  “从蕾失踪后,她就肩负了太多——如果再给她五年的时间,一切都会变得轻而易举,可惜……”
  
  说着希蒙斯就叹息的摇了摇头。
  
  “嗯!”
  
  “希蒙斯你能够帮我辨认一下这些袭击者的身份吗?”
  
  “还有,他们是否有着据点!”
  
  秦然不在意的一笑。
  
  “你想要……”
  
  希蒙斯一怔,就猜到了秦然的想法。
  
  不过,这位魔药师可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
  
  首先,战利品获得是神秘侧众所周知的规矩。
  
  其次,对于这些家伙的恨意,希蒙斯真是恨不得做出鞭尸这样过分的行为。
  
  幸好的是,应有的道德,让希蒙斯悬崖勒马。
  
  但这并不妨碍,希蒙斯积极配合秦然。
  
  “这个家伙是‘烈焰犬’的首领!”
  
  “这个是‘姆乐结社’的老大!”
  
  “唔,这些被烧焦的家伙应该是‘诅言社’的老大和被神秘侧津津乐道的‘诅言’五人众——之前我通过窗口查看到的!”
  
  “还有这个……”
  
  希蒙斯一一辨认着。
  
  嘴中时不时的发出惊叹,他太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了。
  
  正因为这样的清楚,他才越发的惊叹。
  
  “蕾,这就是你选择他成为你助手的缘故吗?”
  
  魔药师心中感叹着。
  
  而随着希蒙斯的辨认,秦然忽然发现极为有趣的一点。
  
  魔药、炼金配方都是从‘诅言社’爆出来的。
  
  “是因为施法者的缘故?”
  
  “还是?”
  
  秦然心底猜测着。
  
  但是,对于该先从哪下手,秦然却是有了眉目。
  
  诅言社!
  
  相较于依靠特殊武器和自身某一点特长,这个以施法者而闻名西海岸的结社中,想必不会缺少应有的【神秘知识】书籍,以及一众施法材料才对。
  
  “诅言社在哪里?”
  
  秦然径直的问道。
  
  “在锡兰街100号!”
  
  “需要我带你去吗?”
  
  “不用了!”
  
  “锡兰街我很熟,希蒙斯能借用你的皮卡吗?”
  
  “虽然我可以肯定那些家伙近期不会再出现,但是并不代表黑街1号就是安全的,你需要尽快联系警察,然后找人将大门修好!”
  
  拒绝了希蒙斯的好意,在对方将剩余几个阻止的据点告知后,秦然就拎着盒子背着背包出发了。
  
  不过,还没有驶出黑街1号,就被一辆车挡住了去路。
  
  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秦然嘴角上翘。
  
  “好久不见,史奇!”
  
  秦然这样说道。
  
  “好久不见,2567!”
  
  “我需要你的帮助!”
  
  警长史奇没有任何寒暄的意思,直接的说道。
  
  这让秦然不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说道:“史奇,我不介意帮助你!但是,你至少应该给我休息的时间!”
  
  “你看,我刚刚从霍隆斯港口返回西海岸,一下火车就是连番的战斗!而且,现在我还要去收集我的战利品……至少,在天亮前,我是没有时间的!”
  
  秦然对于史奇并没有隐瞒什么。
  
  除了对方很了解神秘侧的规则,并不会出现什么误会外,自然是在【通灵者搭档】副本世界内,双方还算愉快的合作。
  
  “天亮前?”
  
  “好的!”
  
  “稍等我一下!”
  
  史奇表示可以接受,然后,看了一眼尸体遍布的庭院,就返回车中拿起对讲机简单的讲述起来。
  
  大概十分钟左右。
  
  数辆警车,带着超过十名的警察出现在了黑街1号。
  
  “有他们在,那些家伙不会太肆意妄为。”
  
  “你可以安心的收集战利品。”
  
  史奇说着,就拉开了皮卡的副驾车门。
  
  “你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
  
  “我还以为你被调派到那个不起眼的部门,或者干脆被免职了!”
  
  秦然一边看着到场的警察,一边就发动了车子。
  
  史奇的近况,比他想象中好得多。
  
  在秦然的设想中,这个急躁且刚正不阿的家伙,至少应该在某个警方档案馆干着什么退休的活计才对。
  
  史奇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保持着一种沉默。
  
  最终,他说到。
  
  “一开始是的,后来我又被调了回来!”
  
  “说一下我需要你帮助的案件……”
  
  史奇显然不想要多说自己的事情,他将话题又转回到了案件上。
  
  虽然说好天亮后再帮忙,但知道史奇性格的秦然却是没有阻止,同样的,他也不愿意去打探别人的隐私。
  
  尤其是当这个人没有威胁到他的时候。
  
  不过,随着史奇的讲述。
  
  秦然的注意力却全部的放到了这个被史奇称之为诡异的案件上来。
  
  “你是说幽灵船?”
  
  秦然惊讶的道。
  
  PS第一更~
  
  颓废求订阅~求推荐~
  
  再次推荐一下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