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刀手
“是之前用类游魂监视黑街1号的家伙?”
  
  “还是早就守在这里,准备浑水摸鱼的家伙?”
  
  心底的想法,让秦然以更快的速度冲了WWw..lā
  
  史奇没有吭声,查看了一下院门门锁上的划痕后,就掏出了枪,跟在秦然身后冲入了眼前两层半的建筑。
  
  虽然他知道面对神秘侧的某些人时,枪械不一定起作用。
  
  但总比赤手空拳的强吧?
  
  不过,史奇刚进入走廊,就看到秦然正蹲在一具尸体前,检查着。
  
  “晚了一步!”
  
  “这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秦然站了起来,走向了另外一具尸体。
  
  眼前的建筑物内,一共有三具尸体,伤口都是脖颈处的一刀。
  
  并不是偷袭,而是正面袭击。
  
  进入【追踪】的视野,能够让秦然清晰无比的看到走廊上这位袭击者的脚印,从而做出准确的判断。
  
  “对方撬开了院门,解除了房门处的魔法陷阱,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冲入其中,在三个留守人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将三人分别一刀毙命!”
  
  “对方的速度和出刀的速度都很快!”
  
  “快到了连两个枪手掏枪的时间都没有!”
  
  秦然想着第两具尸体握紧了枪柄,却根本没有机会掏出的手枪,不由眉头微皱。
  
  因为,他自认为做不到这样的程度。
  
  至少,拿着【狂妄之语】不行!
  
  除非袭击的三人距离非常的近。
  
  但是,三具尸体距离并不近,两具尸体分别在楼下的大厅和走廊中,而另外一具更是在二楼的楼梯口。
  
  看着残留在沙发上的脚印,秦然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袭击者接连干掉一楼的留守人员后,一个飞跃冲向了刚刚出现在二楼楼梯口的第三个留守者,在对方反应过来前,就将对方一刀割喉的情形。
  
  干净利落,不留一点活口。
  
  给予秦然一股极为专业的感觉。
  
  “好快的刀!”
  
  快速检查了一遍的史奇脸色大变。
  
  甚至,史奇比秦然更加能够体会到这个刀手的可怕。
  
  因为,他将自己带入到了被袭击者中。
  
  不论是哪一个,他似乎都无法顺利的掏枪。
  
  而且,他认得两个被割喉的枪手。
  
  都是赫赫有名的家伙。
  
  “这两个家伙是西海岸很出名的枪手,以快著称,大约在半年前消失无踪了!我还以为是被谁伏击了!没有想到他们都投入了诅言社中!”
  
  史奇指了指两个枪手的尸体。
  
  “那这个家伙呢?”
  
  秦然指了指位于二楼楼梯口的尸体。
  
  “不知道!”
  
  “我没有见过他,应该是新加入诅言社的!”
  
  史奇认真打量了半天尸体后,摇了摇头。
  
  “是这样吗?”
  
  秦然沉吟着。
  
  对方身着便服,从二楼走出,一楼还有两个留守者,不论怎么看,身份都应该比史奇嘴中的两个所谓很出名的枪手的身份重要才对。
  
  但是,史奇却没有见过对方。
  
  而对方身上也没有更多锻炼的痕迹。
  
  手心,手背都十分的光滑。
  
  “难道是施法者?”
  
  秦然猜测着,然后,冲着史奇一招手。
  
  “跟我来!”
  
  “帮我查一下这个家伙,我总觉的有秘密!”
  
  秦然一边叮嘱着史奇,一边向着二楼尽头走去,那里是一个摆放花瓶的装饰台,落日的余辉正照入其中。
  
  白色的花瓶呈现出一种橘红色,与下面的装饰台的漆色,变为十分相似。
  
  但在【追踪】的视野中,最为显眼的却是花瓶上还有着半个手套印,以及袭击者停留在装饰台前的脚印,
  
  秦然略微的检查后,就抬起手放在了花瓶上,微微用力。
  
  咔!
  
  随着花瓶的转动,清脆的机簧响声中,一侧的墙壁出现了一个门,
  
  门推开后,一条向下的通道出现了。
  
  秦然当先走了下去。
  
  大约向下走了三十步后,一间房门打开的密室,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秦然打量着门后的密室,同时向着史奇示意安全。
  
  “诅言社的人,什么时候建造了这样一间密室?”
  
  走下来的史奇,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从他不解的语气中,秦然可以肯定锡兰街100号,之前没有这个密室,而且,史奇对这里很熟悉。
  
  “对于任何一个进入到我们视野的神秘侧组织,我们都是尽可能的调查——诅言社也不例外!在他们买下锡兰街100号的时候,关于这里的房屋结构图,就已经出现在了我的办公桌上!”
  
  史奇没等秦然询问,就主动的解释起来。
  
  “看得出,你们的工作并不彻底!”
  
  面对着秦然的评价,史奇立刻露出一个苦笑
  
  而秦然目光扫过了密室中堆放的几十本书籍和诸多的魔药、炼金、施法材料后,他的目光锁定了一张桌子。
  
  从桌子摆放位置和周围的三把椅子来看,这应该是一个会议桌。
  
  在【追踪】的视野中,袭击者留下的脚印,在进入这间密室后,就是直奔这张桌子来的。
  
  显然,这张桌子上,应该有一些东西才对。
  
  可惜的是,现在桌子上的东西早就没影了。
  
  但依旧给秦然留下一些信息。
  
  “对方远比想象中的对这里熟悉!”
  
  “目的也是极为的明确!”
  
  “诅言社的熟人吗?”
  
  秦然想着就想史奇询问道:“诅言社关系交好,或者关系恶劣的人中,有没有一个身高1米8左右,体态矫健,擅长用刀的人?”
  
  “没有!”
  
  “事实上,在整个西海岸都没有这样的人——职业.杀.手、黑.帮.的打手等等,我都计算其中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工作还不够彻底!”
  
  史奇非常肯定的说道。
  
  不过,立刻想到了身处的密室,我们的史奇警长立刻自嘲的补充了一句。
  
  秦然没有答话,他围绕着眼前的桌子查看着。
  
  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但可惜的是,袭击者比他想象中的还有谨慎,并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同样的,史奇也没有任何发现。
  
  “我们应该打电话给我的那些同僚了。”
  
  “虽然这里发生的事情归我管,但一些报备还是必须要的!”
  
  “而且,如果有着更多的人,我想我们搜查整个房屋的话,也会容易一点!说不定就会发现什么!”
  
  史奇说道。
  
  “等等!”
  
  秦然却是直接出声阻止了。
  
  他,发现了一些东西。
  
  PS第三更~
  
  颓废这手残党,虽然努力的码字了,但还是过了十二点……
  
  真心无力!
  
  这是昨天的第三更,然后,颓废滚去睡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