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苦逼半夜码完三更的颓废求一张月票!
    随着话语响起,虚掩着的书房门被推开了。[?<>
  
      秦然走了进来。
  
      “2567!”
  
      希蒙斯惊喜的看着秦然,激动得握着烟斗的手掌都颤抖起来。
  
      站立在书房中央的的艾丽.琼斯则是神情古怪,似哭似笑,最终,却是化为了一声冷哼。
  
      而且,还用力的偏转了头,不去看秦然。
  
      “希蒙斯,琼斯好久不见!”
  
      “我先去处理那些家伙,麻烦你们能提前准备晚餐吗?”
  
      “火车上没有午餐供给,实在是不人道的!”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硕大背包,抽出【步兵长枪】,拎着装有【狂妄之语】的盒子就向外走去。
  
      “小心一些……”
  
      身后传来了希蒙斯的叮嘱声。
  
      琼斯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秦然能够感觉到对方视线牢牢锁定着他。
  
      所以,秦然抬手向着身后,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他抬手解除了房门处的陷阱,将装有融化药剂的特殊容器放到了脚边后,没有任何犹豫,秦然开启了【野性之魂】的属性【野蛮冲撞】。
  
      嗷!
  
      低沉的兽吼声中,犀牛的虚影出现在秦然身后,带着地动山摇的威势,蛮横的冲向前方。
  
      砰!
  
      房门径直的被撞碎了。
  
      已经穿过庭院来到门口的袭击者们,还没有在木片的激射中反应过来,就被秦然撞了一个满怀。
  
      砰砰砰!
  
      血肉横飞,骨断筋折。
  
      挡在秦然身前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例外。
  
      就好似一颗颗被卡车碾压而过的西瓜,纷纷的爆裂开来。
  
      一条鲜红、笔直的道路从这三层建筑前,延伸到了庭院门口。
  
      嗡!
  
      一片黑暗笼罩在庭院门口,遮挡住了逃过一劫的袭击者们的视线,秦然的身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惊疑不定的,袭击者们四处打量。
  
      很快的,他们有了现。
  
      “在那里!”
  
      一个扭头查看的袭击者现了依然站在建筑门口的秦然。
  
      立刻,五六个袭击者就向着秦然冲去。
  
      手中的武器直指秦然的要害。
  
      而剩余的七八个袭击者则是拉开了一段距离低声默念起了咒语。
  
      不过,一抹更加响亮的咒语声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aI……”
  
      不好!
  
      七八个袭击者心中一惊,就要下意识的移动闪避。
  
      可在施法的状态下,他们想要完成这样的举动,却不是容易的事情,过半的人都因为额外的动作受到了反噬,委顿在地。
  
      剩余的一半人,虽然没有倒地,却也是口喷鲜血。
  
      但不论是哪一半人,他们都依旧努力的与身后的声音拉开距离。
  
      或是手脚并用的爬行。
  
      或是脚步踉跄的前行。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活命。
  
      “o!”
  
      可下一刻,一道灼热的带有硫磺气息的锥型火焰就吞噬了他们的身影。
  
      “啊啊啊!”
  
      哀嚎声,惨呼声,饱含绝望。
  
      更多的则是,不可置信。
  
      他们无法相信,秦然的施法时间为什么这么快。
  
      一个被烈焰缠身的袭击者,不停的大喊着。
  
      “为什么?”
  
      “为什么?”
  
      对方的手中出现了一件件的物品,但却根本无法熄灭身上的火焰,相反,烈焰越的旺盛了。
  
      两个呼吸后,对方彻底的没有了声息。
  
      就如同其他第一时间被烈焰吞噬的袭击者一般。
  
      本就是较强级别的【燃烧之手】在【融合之心.烈焰硫磺】的加持下,不仅所需施法咒语、手势、材料减少二分之一,而且攻击力已经达到了强大级别。
  
      这样的火焰,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够熄灭的。
  
      更加不用说,在火焰中,还带有硫磺诡毒。
  
      【硫磺诡毒:被烈焰燃烧者,将承受一次体质与施法者-2的判定,如果未通过,将每秒承受额外2o点毒素伤害,持续5秒】
  
      对于结果,秦然早已经心知肚明。
  
      所以,他根本没有看被他以【燃烧之手】突袭的袭击者。
  
      而是在烈焰出现的瞬间,就冲向了剩余的袭击者。
  
      呜!
  
      暗红色的双手巨剑,以泰山压低的姿态,对准了一个袭击者斩下。
  
      对方想要闪避,但是却被【狂妄之语】所带起的风压,死死的压制在原地,动弹不得。
  
      只能是将手中的长剑横档在头顶,期望能够阻拦【狂妄之语】一下,获得一线生机。
  
      但这样的想法是可笑的。
  
      锵锒!
  
      噗!
  
      那把上好的魔法长剑,在【狂妄之语】的压迫下,顿时呈现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接着,就是不堪重负的断裂。
  
      而以剑为盾的袭击者,则是被一劈为二。
  
      秦然手腕偏转,竖劈而下的【狂妄之语】,立刻变为了横斩,出现在了另一个攻击者面前。
  
      看着同伴被一分为二,鲜血夹裹着五颜六色的内脏流了一地,再面对暗红色越浓郁的妖异巨剑时,对方是面如土色。
  
      连反抗之心都升不起,转身就逃。
  
      嗡!
  
      【狂妄之语】上红光绽放。
  
      【桀骜】!
  
      本就带有沛然难挡之力的巨剑,突然的加了。
  
      以远袭击者想象的度,掠过了对方的腰间。
  
      噗!
  
      逃跑的袭击者被腰斩了,剧痛夹杂着死亡的气息,如同是浪潮一般拍打、淹没着对方。
  
      心底的求生**让对方努力的向前爬行,似乎这样就能够摆脱死亡的降临。
  
      可惜,这样做除去让自己的肠子被拖出来,加快了死亡外,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但对方毫不知觉,依旧努力的爬行着。
  
      “救、救我!”
  
      这样的声音从对方嘴中传出。
  
      不过,剩余的袭击者们却是跑得越的快了。
  
      他们如同是惊慌失措的兔子,慌不择路的狂奔着。
  
      足足十几分钟。
  
      身后的秦然才消失。
  
      他们认为自己逃脱了。
  
      所以,他们停下了脚步。
  
      但就在他们停下的瞬间,秦然再一次出现了。
  
      又一次的奔跑开始了。
  
      如此反反复复了无数次后,干涩、灼热早已经充斥在他们的肺部,接着,异样的难受变为了疼痛。
  
      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
  
      袭击者们痛苦的倒地了,这时候他们又看到了秦然。
  
      向着他们挥剑的秦然。
  
      而他们?
  
      还身处在庭院内。
  
      幻术!
  
      不少袭击者心底升起了明悟。
  
      但是,晚了!
  
      在惊慌失措下的他们,让【半死人之凝视】的【亡者凝视】【恐惧幻象】有着非同一般的效果。
  
      袭击者们早已经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面对带来死亡的【狂妄之语】,他们无法反抗。
  
      冰冷的黑暗……
  
      笼罩了他们。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袭击者都被【亡者凝视】所震慑,陷入到了【恐惧幻象】中。
  
      一个身形灵巧的袭击者,攀上了通灵者居所的二层,并且打算冲入其中。
  
      他不想要面对秦然。
  
      所以,他转换了目标。
  
      琼斯、希蒙斯将是他的目标。
  
      只要抓住其中的一个,他就还有活着的希望。
  
      而且,他还为此做了一个计划。
  
      看着跃起,冲上来的秦然,对方得意的一笑——一切都如同他预料的那般!
  
      在看到秦然即将踏上二层,力歇的时候,袭击者如同猿猴一般灵活的攀向了通灵者居所的三层。
  
      “我能活下……”
  
      这样的想法刚从袭击者的脑海中浮现,就被【狂妄之语】一剑两断了。
  
      袭击者上半身在空中翻滚着,他残余的生命力让他看到了与通灵者居所三层高度持平的秦然。
  
      “怎么可能?”
  
      带着这样的疑问,最后一个袭击者,摔落在通灵者居所的门前,毫无声息了。
  
      啪!
  
      从空中落下的秦然扫视了一眼【莫迪之靴】后,就双手握紧【狂妄之语】从左向右一挥。
  
      立刻,上面的鲜血、肉末、内脏就被甩在了地面上,呈现出一个鲜红的,带有些许弧度的线条。
  
      重新将【狂妄之语】装回箱子,捡起地上的【步兵长枪】,秦然转过了身。
  
      一片绿色的光芒映入他的眼中。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未完待续。)8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