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犹如墓地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被消灭了?”
  
  秦然一怔。
  
  “嗯!”
  
  “被诅言社连根拔起!”
  
  “这也是诅言社进入西海岸的首战,当时的情景真的是让人侧目不已,诅言五人众的施法能力更是吓坏了不少神秘侧的人,不过他们却都被你干掉了!”
  
  史奇点了点头,脸上神情带着怪异。
  
  更是用眼角余光打量着秦然。
  
  似乎是在想秦然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线索断了!”
  
  “还有,你不是一个花季少女,请不要用这种恶心的目光看着我,会让我想到变.态.大.叔之类的人!”
  
  秦然低声咒骂了一句后,就挑起眉头看着史奇。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换一个风衣吗?”
  
  史奇却是开起了玩笑。
  
  这让秦然没好气的翻起了白眼。
  
  “我会去开一间专教女子防身术的武馆,绝招就是撩阴腿!”
  
  他说道。
  
  “我相信那里一定会人满为患的!”
  
  “毕竟,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告死鸟开的武馆!”
  
  史奇笑着说道。
  
  告死鸟?
  
  之前琼斯也提到过类似乌鸦不祥之鸟告死鸟让秦然感到疑惑不解的名词。
  
  原本秦然以为是斗篷暗之鸦羽的缘故。
  
  但现在,史奇的话语却让他意识到,并不是这样的。
  
  “告死鸟是什么意思?”
  
  秦然径直的问道。
  
  “你不知道?”
  
  “蕾在失踪前做了一个关于你的预言我的助手,犹如乌鸦,带来不详,名为告死,身带混沌,心有光明,犹如王者,君临大地。”
  
  史奇惊讶的看着秦然。
  
  在他想来,除非秦然是待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不然的话,怎么会没有听到过这个已经传遍了整个西海岸的预言。
  
  而且,史奇可是在两年间断断续续的听到不少秦然的传闻。
  
  什么刺杀一位国王,掀起了一场政.变。
  
  护送一位学者前往遗迹考察,与怪物战斗。
  
  完全可以成为传奇小说的主人公了。
  
  吱!
  
  又是一次急刹。
  
  幸运的是,有过一次糟糕经历的史奇,提前抬手拽住了车窗上侧的把手。
  
  “2567,不是一个开车的新手,不需要再次表明自己的身份。”
  
  史奇不满的看着秦然。
  
  在史奇不满的注视下,秦然脸上浮现了一丝尴尬。
  
  并不是因为这次急刹,而是因为蕾的预言。
  
  太羞耻了!
  
  这样的预言,真的是太过羞耻了!
  
  秦然整个人全身鸡皮疙瘩都竖立而起,尴尬癌都快犯了。
  
  他有七八分的把握,蕾是故意的。
  
  对方很了解他的性格。
  
  “蕾一定是餐前酒喝多了,才会做出这样的预言,实在是”
  
  “胡闹!”
  
  秦然思索片刻才找到了这样一个词汇形容。
  
  “胡闹?”
  
  “不、不,你用事实证明了你就是蕾预言中的乌鸦不祥之鸟告死鸟!我已经能够想象到神秘日报上明天会登出什么样的标题了带来死亡的不祥之鸟黑色的告死鸟如约带回了死亡还有王者君临大地!”
  
  “相信我,以蕾和神秘日报的关系,他们一定不会吝啬对你的夸奖!”
  
  史奇摇了摇头,很是不相信秦然的说法,他以激动的口吻说着。
  
  甚至,整个人都眉飞色舞起来。
  
  “停!”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拿回我的战利品,然后,前往郊区的疗养院一探究竟!”
  
  秦然阻止着还要在这个令他感到尴尬话题上讨论的史奇,飞速的发动着车子,向着烈焰犬的据点而去。
  
  但在行驶途中,一个疑惑却在秦然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蕾已经看到我归来的事情吗?
  
  秦然承认,被尊称为西海岸最强通灵者的蕾是强大的。
  
  可如果蕾能够预知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这种强大的程度也太过夸张了吧?
  
  蕾应该是世界最强通灵者,要不是发生了某些事情的话!
  
  莫名的,这句希蒙斯曾经说过的话,伴随着疑惑从秦然心底升起了。
  
  “世界最强通灵者吗?”
  
  “那么”
  
  “蕾要对付的那个是有多强大?”
  
  “需要她召集五大结社的人合作才有把握!”
  
  秦然在心底默念着,对于那个越发的好奇起来。
  
  那个究竟是什么?
  
  带着这样的想法,秦然开车直直的驶入了烈焰犬的据点,一个有着院子的两层建筑前。
  
  没有再次被人捷足先登。
  
  烈焰犬的留守者在看到秦然后,马上就冲了出来。
  
  然后,被秦然轻而易举的制服。
  
  只是一些训练有素的普通人,对秦然来说,真的是轻而易举。
  
  之后,就是史奇的扫尾和秦然的搬运了。
  
  不同于诅言社的书籍、施法材料为主,烈焰犬这里完全是货币和金银珠宝为主,只有寥寥的两本和神秘学挂钩的书籍,施法材料更是几种基础。
  
  “完全以魔法物品跻身到神秘侧吗?”
  
  秦然回忆着之前战斗中使用魔法武器的人。
  
  以蕾的描述,这样的人并不算是真正神秘侧的人士。
  
  不过,这并不妨碍秦然以神秘侧的规矩,搬走自己的战利品。
  
  毕竟,烈焰犬在其他人眼中就是一个神秘侧的组织。
  
  在姆乐结社也是一样的情况。
  
  甚至比烈焰犬结社更直接,完全就是货币和金银珠宝,当秦然搬着一个需要两个壮汉才能够抬动的箱子放到皮卡后槽,带动着车身都发出了一阵摇晃时,一旁的史奇忍不住的感叹着。
  
  “这些家伙的敛财手段真是可怕!”
  
  史奇可是很清楚,秦然搬着的箱子内装着的是什么。
  
  其中几件物品,就是他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金钱。
  
  “你应该说市场需求真大,才对!”
  
  秦然纠正着史奇的话语。
  
  看向史奇的目光则闪过了一丝敬佩。
  
  他能够看得出史奇没有任何的羡慕、嫉妒之类的情绪,只是单纯的感叹。
  
  世界上从不缺乏纯粹的人。
  
  这样的人,才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不是吗?
  
  所以,当看到史奇又开始咒骂那些做为帮凶的大人物时,秦然不由笑了。
  
  “走了。”
  
  “目标:郊区疗养院。”
  
  “唉,我的晚餐,我敢保证希蒙斯一定替我准备了晚餐!”
  
  秦然叹着气发动了皮卡。
  
  “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快餐吧!”
  
  “有一间店,炸薯条和汉堡的味道很不错。”
  
  面对着史奇的请客,秦然很干脆的用两个字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指路!”
  
  快餐的味道,自然是让人无法做更多评价的。
  
  它的名字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除去方便快捷,不耽误事之外,没有其它让人称道的地方。
  
  可秦然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对于秦然这种,如果石头能够消化,撒点盐也算是可口的人来说,基本上所有能够入嘴的食物,都能够吃得让其他人怀疑人生。
  
  至少史奇也被影响到了。
  
  “难道我吃东西的方法是错误的?”
  
  看着秦然一口半个汉堡,第二口完全干掉汉堡的模样,史奇下意识的学习起来。
  
  后果就是被噎住了。
  
  在灌了半瓶水才感觉自己活过来的史奇就想要说些什么,但当他看到秦然严肃的神情时,却是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他顺着秦然的目光看去。
  
  顿时,张大了嘴。
  
  他看到了什么?
  
  一座被淡淡雾气所笼罩的建筑群。
  
  那种雾气让他想到了夜晚的墓地。
  
  可现在,太阳还残余着一丝余辉。
  
  他们也不是站在墓地前。
  
  而是,郊区疗养院。
  
  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今天又下雨了啊,是去涮羊肉,还是去吃驴肉锅呐
  
  选择,果真让人如临大敌!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