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小丑
    从凝重,到微笑。{ <[网
  
      秦然神情上的迅变化,让一旁的希蒙斯大吃一惊。
  
      “2567?”
  
      “你没事吧?”
  
      魔药师急匆匆的问道。
  
      同时,掏出随身随带的【宁神药剂】。
  
      “没有,只是忽然想到自己被牧亡人的名头吓住,有些好笑罢了!”
  
      秦然微笑的拒绝着。
  
      他说道。
  
      “牧亡人,在巅峰时期,或许是和五大结社齐名!但那是在巅峰时候,经历了三十年前被蕾覆灭的命运,即使他们积累了三十年,至多也就是恢复了一丝元气而已,要不然的话,就不会等到蕾失踪后才现身了!”
  
      “或者说……蕾和五大结社都失踪了,这么好的机会,对方都没有大张旗鼓的吞并其它神秘侧势力,只是单单向我出邀请函,说明了什么?”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希蒙斯。
  
      “心虚?”
  
      希蒙斯猜测着。
  
      “没错,就是心虚!”
  
      “现在的牧亡人,没有把握一举拿下已经没有了蕾和五大结社的神秘侧,所以,他们需要先声夺人!”
  
      “而我这个被蕾预言的家伙,就成为了他们最好的目标。”
  
      秦然点了点头。
  
      “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2567你面对牧亡人时,一定要小心,尤其是他们利用亡者的能力!”
  
      希蒙斯叮嘱着。
  
      “放心吧!”
  
      “我对自己的小命可是十分看重的。”
  
      “蕾,是怎么失踪的?”
  
      “究竟生了什么?”
  
      秦然收敛了笑容,神情认真的询问道。
  
      这是他在看到【通灵者搭档2】的背景介绍时就有着的疑惑。
  
      “‘那个’!”
  
      “不要问我‘那个’是什么,我真不知道——蕾没有告诉我更多的事情,因为,她很清楚一个实力不足的人知道太多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除去知道蕾和五大结社是因为‘那个’失踪的之外,其它知道的并不比你和琼斯多!”
  
      “如果不是我……”
  
      话语没有说完,希蒙斯就苦笑的叹息了一声。
  
      秦然能够在魔药师的苦笑中看出了更多的惆怅感。
  
      那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无奈感。
  
      更多的则是因为悔恨?
  
      显然,希蒙斯有着更多的故事。
  
      不过,魔药师并不想要说下去。
  
      对于聚集在妮凯蕾身边的人,秦然从不会小觑。
  
      也不会强迫对方说些不想说的。
  
      所以,他结束了这个话题。
  
      “能够帮我查询一下鲜血女王王冠和范妥思手稿的事情吗?”
  
      秦然将话题装回到了诅言社得到的那张单子上。
  
      “没问题,交给我吧!”
  
      希蒙斯应承了下来。
  
      之后,两人又闲聊了一些事情。
  
      当然,大部分都是希蒙斯在说,秦然在听。
  
      在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两人结束了这次谈话,互道晚安后,秦然上楼返回房间。
  
      之前所有的收获,都已经搬入了他的房间。
  
      秦然扭亮台灯,准备仔细的翻阅一下这次收集到的和‘神秘学’相关的书籍。
  
      至于休息?
  
      秦然打算再推后一两个小时。
  
      这还是因为天亮之后要探索阳光玛丽号,不然的话,秦然并不介意通宵阅读。
  
      秦然先大致翻阅了一下从‘烈焰犬’得到的几本和‘神秘学’相关的书籍,不由失望的摇了摇头。
  
      这几本书籍大部分都是他看过的。
  
      而从诅言社得到的书籍中也有近一多半是他曾经在蕾的书房看过的。
  
      幸运的是,还有一小半他没看过。
  
      足够他翻阅。
  
      不过,当秦然刚拿起一本名为《星辰与命运》的书籍,才刚刚翻开封皮页的时候,就不得不放下书。
  
      在他的耳中,一个脚步声,来来回回的在他门前徘徊着。
  
      并不是陌生人。
  
      是艾丽.琼斯。
  
      放下手中的书籍,秦然站了起来,打开了房门。
  
      “啊!”
  
      “你、你还没睡?”
  
      “我要睡了!”
  
      这样突如其来的开门,让门外的琼斯吓了一跳,对方连连后退了两步,脸色带着慌张、不自然,语气更是略显结巴。
  
      而且,说完也不等秦然回答,就飞奔回了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
  
      砰!
  
      关门声,让秦然一愣。
  
      他扫了一眼琼斯的房间,能够清晰的听到对方的尖叫声。
  
      从声音的高度判断,秦然可以肯定,那声音是隔着棉被想起的。
  
      不然的话,应该更响亮一点。
  
      可秦然并不明白琼斯为什么这么做。
  
      即使他准确的判断出了琼斯的行为。
  
      “生了什么吗?”
  
      秦然带着疑惑,关上了房门。
  
      片刻后,秦然就完全的沉浸在《星辰与命运》这本书中了。
  
      因为,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书籍。
  
      准确点说,是【占星术】入门所必须的书籍。
  
      是蕾的书架上不具备的。
  
      这并不是说,蕾的藏书不如诅言社的藏书,而是蕾的藏书实在是太过高端了,没有任何基础的秦然完全的看不懂那些孤本、独本,即使能够认得出字的意思,但是连起来,却是没有一个认识的。
  
      眼前诅言社藏书却恰恰弥补了这个缺少的基础。
  
      这对于秦然来说,真的是意外之喜。
  
      而完全沉浸其中的秦然,自然不在理会琼斯奇怪的行为了,哪怕对方又一次的打开门,在他的门前徘徊也是一样。
  
      “真是青春啊!”
  
      在一楼藏书室,同样翻阅书籍查找鲜血女王王冠和范妥思手稿出处的希蒙斯则是出了这样的感叹。
  
      ……
  
      清晨,秦然在早饭的时候,手中拿着《神秘日报》的史奇如约而至。
  
      “希蒙斯,帮我也拿一分煎蛋三明治和牛奶!”
  
      史奇没有客气的说道。
  
      “好的!”
  
      希蒙斯则是微笑的回应着。
  
      “因为博伊尔的关系,我经常来这里蹭饭。”
  
      “博伊尔……希望那家伙没事!”
  
      看着秦然询问的目光,史奇解释起来,但说到他的搭档时,神情却满是担忧,不过,立刻的史奇就调整了过来。
  
      “看看我们的神秘日报说了什么?”
  
      “哈,果然如我所料!”
  
      “《乌鸦追逐之地,必有死亡》《黑色的告死鸟来袭》《不祥之鸟君临西海岸》……真是贴切的名字!”
  
      史奇出了一个高音,挥舞着报纸,就好像是街头卖报的孩童一般,向秦然示意着几个大版面。
  
      秦然默不作声的拿起奶昔、白胡椒和大把的盐倒在了史奇的煎蛋三明治上。
  
      “请不要浪费食物!”
  
      两口将手中的煎蛋三明治吃完,一口气喝下整杯的牛奶后,秦然开始催促着史奇,在对方将加料的三明治吃下,还来不及喝下杯中的牛奶时,就一把拎起对方,向着门外走去。
  
      “我中午应该不会回来。”
  
      “帮我准备晚餐就好。”
  
      说话间,秦然就走出了已经有工人在维修的大门,将史奇扔进了车的副驾驶,动了车子。
  
      “你是故意的吧?”
  
      史奇在车上对着秦然怒目而视。
  
      “难道你不是?”
  
      秦然反问道。
  
      “好吧、好吧!”
  
      “我承认我错了,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看一下‘告死鸟’看着自己的新闻,窘迫的模样而已!”
  
      史奇举起了双手。
  
      “如果你不把后边的话说出来,道歉还算有些诚意!”
  
      秦然冷笑了数声。
  
      “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
  
      “快停车,我需要水!”
  
      史奇连连说道。
  
      “请在味蕾的哭泣中,忏悔你的错误!”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将油门踩到了底,完全不给史奇下车的机会。
  
      整辆车子,就在这样的急行驶中,飞快的到达了目的地:黄金沙滩。
  
      黄金沙滩,西海岸的旅游胜地。
  
      每年的夏季,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阳光、沙滩、大海和比基尼美女,对于大部分男人来说,都是天堂一般。
  
      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是冬季了。
  
      寒冷的风,从极北之地吹来,夹裹着潮湿的海风,真的是刺入骨髓。
  
      尤其是多出的十几个警察,那一身身制服,更是让这里的气氛多出了一种肃杀感。
  
      一下车,史奇就立起了领子,裹紧了大衣。
  
      秦然则无视着寒风,朝着远处的阳光玛丽号看去。
  
      那足有二十米的高度,实在是太过显眼了。
  
      斑驳的锈迹,并没有让它失去原有的奢华,相反,给了它一种别样的韵味,让它看起来宛如是一位经过时间历练的名门贵族般。
  
      矗立在沙滩上的它,就好似是一座钢铁城堡,让人心生敬畏。
  
      只是……
  
      在它下面的沙滩上,站着的那个即使西装革履,都带着一种轻浮感觉的男子,却破坏了这种整体感。
  
      对方的年纪至少已经三十岁往上。
  
      头用蜡全部的梳在了脑后,早晨的太阳一照,立刻,反出了刺眼的光芒。
  
      面容则是坑坑洼洼,一些地方还起着脓包一样的疮。
  
      对方的嗓音更是难听的如同公鸭。
  
      “我说过了,将这里炸开!”
  
      “用更多的炸药!”
  
      对方正对着一个看守这里的警察吼道。
  
      然后,对方看到了秦然和史奇。
  
      打量了秦然一番后,就冲着史奇喊道。
  
      “外行人,赶紧让你的手下继续埋炸药,快点!”
  
      “如果不是你们度太慢了,我这个你们局长请来的特别顾问,已经真正意义上的完成这个小任务了!”
  
      对方难听的声音,让秦然一皱眉。
  
      不过,更多的原因是对方话语中的内容。
  
      特别顾问?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头衔应该是蕾的吧?
  
      秦然疑惑的看向了史奇。
  
      “是……”
  
      “你就是‘乌鸦’‘告死鸟’‘不祥之鸟’2567?”
  
      “很一般吗?”
  
      “不过,我身边正好缺少一个助手……”
  
      对方打断了史奇的话语,自顾自的就对着秦然说了起来。
  
      秦然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ps第三更~
  
      又是熬夜才码完第三更……
  
      手残党伤不起,颓废滚去睡了……(未完待续。)8
  
      </br>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