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消息
“希望不会有麻烦!”
  
  惊讶过后的史奇,很自然的拿出了随身的Щщш..lā
  
  史奇之所以能够以普通人的身份,处理诸多的特殊事件而没有发生什么令人惋惜的事情,与这份警惕是分不开的。
  
  “麻烦总是接踵而来!”
  
  秦然说着就走下了车。
  
  相较于史奇的警惕,秦然是有过之而不及。
  
  哪怕,这份警惕最终只是自己多虑。
  
  悄无声息的开启了妮凯蕾居所的房门,看着坐在大厅内的劳尔和西德尼,秦然先是一怔。
  
  然后,立刻笑了起来。
  
  “嗨,劳尔、西德尼,好久不见。”
  
  劳尔,依旧是风衣、绷带。
  
  西德尼也与两年前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不过鼻梁上多了一副眼镜,让面容显得越发斯文。
  
  “567,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对于两年前那次通灵者助手的考验,劳尔与西德尼对秦然就已经是印象深刻,再加上这两年有关秦然的传闻,更是让这本就深刻的影响,越发的难以磨灭。
  
  “哼!”
  
  一旁的艾丽.琼斯看着与劳尔、西德尼寒暄的秦然,不由发出了一声冷哼,特意抖了一下她最喜爱的裙子。
  
  不过,秦然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他向着劳尔、西德尼示意,稍等一下后,就转身打开了房门。
  
  顿时,少女的脸上多出了一分冰冷。
  
  背着博伊尔的史奇和一脸木然的罗克相继走进了房屋。
  
  面对史奇,劳尔、西德尼并没有表现出陌生,双方相互问候,但是当目光看到罗克时,劳尔的双眼却带着警惕。
  
  “你是谁?”
  
  “谁允许你进入这里的!”
  
  低喝声中,满是威严,秦然能够感受到一股极为特殊的力量随着这样的声音,在劳尔身上聚集着。
  
  那是一种和最原始的自然之力相似,却又有些不一样的力量。
  
  拥有着腰带【野性之魂】的秦然,很轻易的辨别出了这股力量。
  
  当然,更让秦然感兴趣的则是,劳尔似乎发现了罗克邪灵的身份。
  
  “劳尔遇到了什么奇遇吗?”
  
  秦然心底暗道。
  
  两年前的对方,只是勉强称得上半个神秘人士,至多也就是看懂一些神秘文字,但也就是如此了。
  
  但是现在?
  
  那股涌现的特殊力量,比之艾丽.琼斯都要强上一分。
  
  尤其是感知的敏锐,真的是让人称赞,即使他都有些自愧不如了。
  
  毕竟,如果不是看到罗克以邪灵的姿态战斗,秦然很难分辨出现在的罗克究竟是人还是邪灵。
  
  “这是罗克,我之前向你们提到过的那个可怜的年轻人……”
  
  史奇将博伊尔交给希蒙斯后,马上就解释起来。
  
  同时,还将他们今天在阳光玛丽号上的经历说了一遍。
  
  其中的某些部分,由秦然做出了补充。
  
  “地狱魔蛛!”
  
  “高等邪灵!”
  
  大厅内倾听的众人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做为神秘人士,他们很清楚这两个代表的是什么。
  
  地狱魔蛛,那是神话中吞噬神灵的怪物。
  
  高等邪灵,在妮凯蕾在西海岸定居后,已经有近三十年没有出过这种东西了,但它的可怕依旧深入人心。
  
  那种无声无息让人在幻觉中死亡的能力,实在是让所有神秘人士都不寒而栗。
  
  ‘宁可去面对十个杀戮夜行者,也不愿意去面对一个高等邪灵!’
  
  这是神秘人士之间流传的一句俗语。
  
  当然,其中有着很多玩笑的成分。
  
  毕竟,杀戮夜行者也不是容易对付的家伙。
  
  杀戮夜行者,是德乌、赫德和芬尔三个夜行者族群中的背叛者,喜好食人,且以此获得力量,需要一队三十人全副武装带有重武器的士兵才能够对付。
  
  不过,其中虽然有着玩笑的成分,但也足以说明高等邪灵的恐怖。
  
  现在众人听到秦然干掉了一只地狱魔蛛和一个高等邪灵,那眼神立刻都变得不一样了。
  
  希蒙斯是早知如此的释然。
  
  劳尔、西德尼则是越发浓郁的赞叹。
  
  艾丽.琼斯脸上的冰霜立刻融化,浮现了一分崇拜,不过,很快就被再次被冰霜掩盖了。
  
  因为,秦然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只是一只虚有其表的地狱魔蛛,如果是真正的地狱魔蛛,不要说我了,恐怕整个西海岸都得毁灭!”
  
  秦然在众人的注视下解释着。
  
  他并不想要吹嘘自己的行为。
  
  他没有这样的习惯,也不想要。
  
  但这却让众人越发的感叹了。
  
  “即使是虚有其表的地狱魔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
  
  “2567,我现在越发的相信蕾的预言了!”
  
  “我很希望看到你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君临大地!”
  
  希蒙斯很认真的看着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劳尔、西德尼则是点了点头。
  
  艾丽.琼斯虽然故作不屑的撇过了脸,但是呼吸却加快了一分。
  
  少女显然想到了什么让人激动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再提蕾的预言……你知道的,这只会让我感到尴尬!”
  
  “还有……”
  
  “我认为我需要一个医生和一位手艺精湛的工匠!”
  
  秦然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尴尬下去,立刻开始转移话题,他撩起了披风【暗之鸦羽】,露出了被切割的【保罗之隐秘】,和胸.前的伤口。
  
  虽然涂抹上了【止血药膏】,已经不在淌血,但是那极深,几近接触到心脏的伤口,却让在场的人倒吸了口凉气。
  
  “你这个家伙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表现的和没事人一般?”
  
  “希蒙斯,药剂、药水,2567需要治疗!”
  
  与秦然同行,一直认为秦然毫发无伤的史奇直接吼了起来。
  
  史奇的性格,注定了他无法接受同伴、搭档受伤,这会让他想起某些永远不愿想起的回忆。
  
  “知道!知道!”
  
  “交给我了!”
  
  希蒙斯向着一侧,他的房间跑去。
  
  很快的,就抱着一个药箱出来。
  
  “止血不错,但没有更多的作用了!”
  
  希蒙斯检查着秦然的伤口,评价着【止血药膏】,然后,拿出了1支【中级治疗药水】,道:“喝下去!”
  
  “我认为这是一种浪费行为!”
  
  秦然很客观的说道。
  
  拥有着系统的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势。
  
  生命值的数值,早已经告知了他一切。
  
  那伤口虽然看起来吓人,但是并没有伤到要害,只需要静静的调养就好,完全不需要浪费1支【中级治疗药水】。
  
  不过,面对着希蒙斯的坚持和艾丽.琼斯泛红的双眼,他别无选择。
  
  扒开瓶塞,秦然将【中级治疗药水】一饮而尽。
  
  顿时,吝啬鬼的心疼感再次出现了。
  
  认为自己太过奢侈的秦然下意识的捂着胸口。
  
  “怎么了?”
  
  艾丽.琼斯看到秦然的模样,脸上的冰霜、不屑早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了浓浓的担忧、紧张。
  
  少女冲到秦然身边,小心的询问着。
  
  “没什么!”
  
  “希蒙斯,我的皮甲有办法修复吗?”
  
  秦然不习惯的挪动着身躯,让自己和艾丽.琼斯保持着一定距离后,当即就向着希蒙斯问道。
  
  希蒙斯看着这一幕,心底感叹着艾丽.琼斯的任重道远后,向着秦然回答道:“我可没有这个能耐,不过,我有个不错的人选——他有着不错的修补技术。而且,还精通炼金术,我认为你会很需要他的!”
  
  对于秦然想要学习【炼金术】的想法,希蒙斯可是知道的很清楚。
  
  “这真是太好了!”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这位先生了!”
  
  秦然笑着说道。
  
  “嗯,我马上就联系他。”
  
  “当然,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听听劳尔和西德尼带回来的消息!”
  
  希蒙斯一点头道。
  
  “消息?”
  
  “关于蕾的?”
  
  秦然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这并不难猜。
  
  妮凯蕾的失踪,希蒙斯、艾丽.琼斯不会不闻不问,而在两人无法远离西海岸的前提下,找人帮忙自然是最好的办法了。
  
  秦然不知道劳尔、西德尼是否是最好的人选。
  
  但两人出现在这里的话,就已经说明了两人人的态度。
  
  这让秦然对两人更对了一份好感。
  
  “嗯,是关于蕾的!”
  
  “在蕾失踪后,我就拜托我和蕾的朋友一直寻找着这个家伙,而已经在乡下结婚隐居的劳尔和西德尼,他们主动的加入到了寻找队伍中。”
  
  “事实上,劳尔、西德尼在两年中已经差不多找遍了西海岸所有蕾可能出现的地方。”
  
  “感谢你们为蕾做的一切。”
  
  希蒙斯的话证实了秦然的猜测。
  
  “妮凯蕾阁下,为我们做得更多,如果没有妮凯蕾阁下我和西德尼根本不可能过着隐居的生活。”
  
  “现在妮凯蕾阁下失踪了,正是我们应该出手帮助的时候!”
  
  “而且,我们并没有做得更多,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
  
  面对着希蒙斯的感谢,劳尔夫妻纷纷笑了起来。
  
  这对历经苦难的恋人,以远超常人的豁达,表示着自己只是做着力能所及的事情。
  
  “能够做了自己能够做,那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史奇这样的说道。
  
  身为警长的史奇,最清楚,想要做到这一点是多么的困难。
  
  “但我们从没有带回好消息!”
  
  “这一次……”
  
  劳尔夫妻先是发出了苦笑,随即丈夫西德尼的神情就变得古怪起来。
  
  “怎么了?”
  
  “发现什么了吗?”
  
  秦然问道。
  
  众人的神情则变得紧张起来。
  
  PS第一更~
  
  颓废推荐好基友渣狼的新书《战火来袭》~(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