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恶魔
    早已经进入冬季的西海岸,随着太阳的落下,夜晚的来临,温度再次下降,行走在街上的人们无不拉紧了衣衫,戴着厚厚的围巾、手套,行色匆匆的返回各自温暖的小窝。
  
      不过,在西海岸码头上人们却依旧忙碌着。
  
      这里的码头,并不是霍隆斯港口的货船和渔业,而是以观光为主的旅行者们。
  
      一辆辆在码头外侧等候的汽车旁,站着态度恭敬的侍者。
  
      这让来自东海岸的费力长出了口气。
  
      说实话,长时间的海上生活,让他无比的憋闷,哪怕是乘坐游轮,但是在周围都是一群古板、严肃的人,且时刻都盯着他时,在费力看来,再好的游轮也和监狱差不多。
  
      “西海岸吗?”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是不错!”
  
      “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有趣的地方能够解闷的吗?”
  
      费力一边裹紧了自己的风衣,一边径直的向汽车旁的侍者询问着。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只是一个司机……”
  
      侍者很客气的解释着。
  
      “司机?”
  
      “配枪的司机?”
  
      “那些古板家伙们找到的合作者,看来在西海岸有着相当的势力啊!”
  
      费力低声嘀咕着。
  
      接着,无所事事,四处张望的费力就看到了距离车队不远处站着的一个男子。
  
      一个穿着黑色羽毛斗篷,拎着一个硕大盒子的青年男子。
  
      对方奇怪的装扮,一瞬间吸引了费力的注意力。
  
      他可以肯定,对方并不是来自东海岸。
  
      虽然不喜欢,甚至是讨厌那些古板的家伙,但也许正因为讨厌,费力才能够将此行所有的人都记住。
  
      而且,这样特殊的打扮……
  
      “西海岸神秘侧的人?”
  
      费力猜测着,然后,径直的走了过去。
  
      “嘿,伙计!”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你知道的,我说的是哪种地方吧?那种有着直接消费,火辣长腿、大.波.妹子的地方!”
  
      费力这样的说道。
  
      立刻的,费力就看到了眼前青年皱眉的模样。
  
      并不是因为他的询问而厌恶的神情,而是一种被打扰后的下意识反应。
  
      顿时,费力就越发的有兴趣了。
  
      要知道这样的人可是不多见的。
  
      每次他以这样的开场白询问时,大多数神秘侧的人员都会是一种避之不及的模样,态度差一些的,甚至会开口大骂。
  
      “西海岸神秘侧这么有趣?”
  
      费力想着,就开始连连询问道。
  
      “你在思考什么?”
  
      “或者说,你在准备做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你出现在这里,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喋喋不休的话语,让秦然不得不转过头看着眼前穿着风衣,留着两撇胡子,用发蜡把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男子。
  
      秦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对方是东海岸神秘侧的人。
  
      这一点,秦然在看到对方从那艘游轮上走下来后,就确认无误了。
  
      只是,对方表现出的……
  
      唔,行为模式,却实在是出乎秦然的预料。
  
      毕竟,按照之前希蒙斯的描述,东海岸的神秘侧,因为没有经历过‘血色之月’,不仅保留的传承更为完整,传统也是完整无缺的保留了下来。
  
      在那古老的传统下,东海岸的神秘侧人士,不能够说全部都是循规蹈狷的,但也不应该出现这么一个开口就询问妓.院在哪的人才对。
  
      “嘿,伙计!”
  
      “虽然不知道你在这里要干什么,但是我想你应该离开了,那些家伙和我不一样,他们抱着大闹一场的心而来的,脾气……都不太好!”
  
      “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暂时离开西海岸!”
  
      “你可以去乡下某些地方度个假。”
  
      “当然了,我知道,乡下很苦,不仅没有养眼的美女,也没有可以消费的场子,不过,总比丢掉小命的好吧?”
  
      费力耸着肩膀说道。
  
      感觉秦然看着很顺眼的费力,不介意帮助眼前的青年一把。
  
      毕竟,这么年纪轻轻就丢掉性命的话,实在是太可怜了。
  
      “恐怕连女人的味都没尝过……”
  
      打量着秦然看似成熟,但却稚嫩的面容,费力如此的想道。
  
      不过,秦然却是站立的如同一根标枪般,扎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费力的劝告。
  
      这让费力翻了个白眼。
  
      “固执的人,总会吃亏的!”
  
      费力嘀咕着,就准备原路返回了。
  
      他做了他能做的。
  
      但对方却不听他的劝告,他又有什么办法?
  
      难道还要强迫对方不成?
  
      要知道,费力最不喜欢做的就是强迫别人做事了。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他的那些此行的同伴已经开始集结了,如果他再不出现的话,一定会受到惩罚。
  
      领队的那几个老家伙,一心想要趁着那位不在时,将西海岸神秘侧的秩序彻底的毁掉。
  
      任何耽误了这件事情的人,都会遭受惩罚。
  
      费力已经吃过几次苦头了。
  
      虽然他可以肯定那几个老家伙是故意的,杀鸡儆猴给其他人看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越发的讨厌那几个老家伙了。
  
      以及……越发听从那几个老家伙的命令。
  
      他可不想再吃苦头了。
  
      心底想着,费力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可下一刻,他整个人就飞到了半空中!
  
      一股灼热的气浪,带着无可抵挡的力量,从身后袭来,让费力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被掀飞了。
  
      半空中的费力看着身后,瞪大的双眼中,满是惊骇。
  
      天啊!
  
      他看到了什么!
  
      烈焰组成的双翼,足有3、4米高的岩浆身躯,如同剑一般锋锐的长角,螺旋蜿蜒而上,仿佛要刺破苍穹。
  
      恶魔!
  
      西海岸怎么可能出现恶魔?
  
      惊骇伴随着疑问,不停的出现在了费力的心底。
  
      同样的,这样的疑问也出现在了此行来到西海岸的东海岸神秘侧所有人员的心底。
  
      可很快,他们就无法思考这样的问题了。
  
      因为,随着那恶魔张开了十米长的烈焰双翼,极具高温的烈焰就如同冲击波一般,横扫而来。
  
      一部分东海岸神秘侧的人,完全连反应都没有,就被这烈焰烧成了焦尸体。
  
      烤焦的尸臭味,夹杂着类似硫磺的气息开始在整个码头弥漫。
  
      紧接着,那对烈焰双翼上玄奥的符文,随着火光,又一次的明亮起来。
  
      “构筑防火结界!”
  
      东海岸的一位领头者高声的喊着。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面小圆盾,上面绽放着璀璨的光芒,一层硕大的防御力量出现在所有东海岸神秘侧人员的身上。
  
      可当烈焰冲击波撞在上面的时候,那璀璨的光芒,立刻黯淡了,接着就是破碎……
  
      啪!
  
      圆盾破碎的脆响声中,领头者如同是被卡车撞飞般,跌入了人群。
  
      但是,人们根本无暇理会。
  
      一把暗红色的双手巨剑,出现在恶魔的左手手中,对于身高足以3、4米的他来说,这把双手巨剑,就如同是一把小号的单手剑。
  
      可当它在东海岸神秘侧人员聚集的位置横扫而过时,那极长、宽大有锋锐的剑身,立刻化作了死神之镰,收割着眼前任何能够看到的生命。
  
      妖异的红色在【狂妄之语】上绽放。
  
      桀骜不驯的气息与恶魔身躯上出现的混沌、蛮横,诡异的融合为一。
  
      化作一道杀意飓风,横扫全场。
  
      东海岸神秘侧的人不会坐以待毙。
  
      他们感受着让他们全身刺痛,心灵崩溃的杀意,纷纷抱着不惜同归于尽的决心,拿出了杀手锏。
  
      一阵阵咒语声,响彻整个码头。
  
      一道道身影带着狂啸,冲向了那恶魔。
  
      后者完全是为了前者拖延时间。
  
      他们以必死之心发动了攻击。
  
      但手中往日里切金断玉,带有种种神奇功效的武器,面对着恶魔身躯时,却是那样的软弱无力。
  
      完全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不过,足够了!
  
      那咒语进入了末尾。
  
      寒冬的月亮,清冷的光芒被遮住了。
  
      一大片乌云凭空出现。
  
      闪电,电舞银蛇。
  
      雷声,轰鸣震天。
  
      紧接着,三道水桶粗细的闪电,凭空劈下,重重的砸落在恶魔的身躯上。
  
      然后……
  
      东海岸神秘侧的人绝望了。
  
      恶魔毫发无损!
  
      ……
  
      “结束了!”
  
      看着水晶球内显现出关于码头的一幕,罗斯德.兰奇轻声叹息着。
  
      他那苍老的脸上,既带着感叹,又带着喜悦。
  
      感叹着‘告死鸟’的强大。
  
      喜悦着他压对宝了。
  
      下意识的,罗斯德.兰奇看向了自己因为眼前一幕,而变得呆滞的孙女。
  
      “明白了吗?”
  
      罗斯德.兰奇问道。
  
      “他、他怎么会……”
  
      塔丽.兰奇指着那个在人群中肆虐的恶魔身影。
  
      她怎么也想不到,秦然竟然能够变身恶魔。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你早就知道了?”
  
      塔丽.兰奇看着自己的爷爷问道。
  
      “不知道。”
  
      罗斯德.兰奇摇了摇头。
  
      “那你?”
  
      塔丽.兰奇目带疑惑。
  
      她看得出自己的爷爷并没有欺骗自己。
  
      但她越发的不明白自己的爷爷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因为,我相信‘地上之神’!”
  
      “相信冕下的预言!”
  
      老者说着,再次向着虚空欠身行礼。
  
      看着老者的动作,塔丽.兰奇没有如同往日嘲笑出声,她静静的看着水晶球内倒映出的杀戮。
  
      久久不语。
  
      ps第一更~
  
      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大家看看票仓有票没~
  
      有的话,投给颓废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