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七章 诡异的消失
黑色的骑士停止了前行。
  
  但这并不代表它们放弃
  
  嗖嗖嗖!
  
  一支支黑色的长矛脱手而出。
  
  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犹如暴雨般的落下,将前行的皮卡笼罩在内。
  
  “站到我身后!”
  
  秦然说道。
  
  然后,暗红色的双手巨剑,在急速的挥舞下,好似是一面盾牌般,将史奇、劳尔和驾驶座上的西德尼护住。
  
  锵锵锵!
  
  剑锋与长矛不断的碰撞。
  
  金属的削击声连绵不绝。
  
  射向人的长矛,秦然一支不漏的全都挡了下来。
  
  但是,射向车的……
  
  尤其是皮卡后槽的后半部分,几乎是被长矛扎成了马蜂窝,当一根长矛射穿了后槽的底板,卡进车轮轴承时,皮卡立刻晃晃悠悠的开始了蛇形前进。
  
  西德尼虽然死死的握住了方向盘,但却没有任何的起色。
  
  相反,状况越发的糟糕了!
  
  “跳车!”
  
  秦然当机立断的喊道。
  
  众人纷纷跳下了飞驰的汽车。
  
  秦然抓着史奇的腰带,劳尔抱着自己的丈夫西德尼,安然无恙的双脚落地,而那辆皮卡则是翻滚着倒在了路边。
  
  黑色的骑士们再次抖动了缰绳。
  
  密集的马蹄声又一次的响了起来。
  
  “后退!”
  
  秦然向着众人示意。
  
  眼前的情况,无疑是危机万分。
  
  他无法再留手了。
  
  或许,撇下史奇、劳尔夫妇,他可以安然的逃脱。
  
  可秦然的性格注定了他无法这样做。
  
  即使他不断的提醒自己,史奇、劳尔夫妇只不过是原住民而已。
  
  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他不想这样做。
  
  也不愿意这样做。
  
  呼!
  
  深吸了口气。
  
  秦然准备要转换为恶魔形态了。
  
  浓郁的类硫磺气息在秦然身上开始出现,蛮横、混沌的威势开始逐渐显露。
  
  哗啦、哗啦!
  
  秦然的斗篷无风自动。
  
  气流吹动着他的发梢,露出一双黑色的,坚毅的双目。
  
  这、这就是……
  
  连连后退的史奇、劳尔夫妇则是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幕。
  
  虽然他们早已经知道秦然拥有着变身恶魔的能力,但是却没有亲眼看到过。
  
  眼前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下一刻,就在秦然要化身焚天之炎时,一股浓郁到极致,令人伸手不见五指的灰色雾气突然出现。
  
  雾气打着璇儿,就将冲锋的黑色骑士们包裹其中。
  
  然后……
  
  雾气翻滚涌起间,黑色骑士们就消失不见!
  
  秦然一怔。
  
  史奇更是揉了揉双眼。
  
  “这是怎么回事?”
  
  史奇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
  
  秦然摇了摇头,向着史奇、劳尔夫妇比划了一个警戒的手势后,就向着黑色骑士消失而当方向走去。
  
  地面上的痕迹清晰可见。
  
  但本该存在的黑色骑士却踪影全无。
  
  秦然眉头一皱。
  
  他下意识的查探黑色骑士来时的方向。
  
  在那里,夜枭的蹄印也是无比的清晰。
  
  证明对方是依靠夜枭奔袭而来,并不是突然的出现。
  
  “那雾气究竟是什么?”
  
  “弗洛德镇消失时,那些雾气出现过吗?”
  
  搜索一圈,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线索的秦然返回了翻倒的汽车边。
  
  经过劳尔的帮助,史奇和西德尼已经重新将汽车翻了过来,史奇开始检查汽车,秦然向着劳尔夫妇询问道。
  
  “没有!”
  
  “当时我们虽然是被追杀,但是我记得很清楚,经过了厮杀,我们冲出弗洛德镇的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出现任何的雾气!”
  
  “只是在我们想要返回弗洛德镇时,才发现弗洛德镇消失了!”
  
  “就好像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劳尔很肯定的说道。
  
  一旁的西德尼也是连连点头赞同着妻子的说法。
  
  “是这样吗?”
  
  秦然相信劳尔夫妇不会欺骗他。
  
  那么……
  
  之前的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黑色骑士感觉到了不对,提前使用特殊的方法撤退?
  
  还是又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出现了?
  
  秦然心底猜测着。
  
  可惜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让他证实自己的猜测。
  
  虽然他已经肯定黑色骑士是有组织有着相当智慧的也是一样。
  
  这次的伏击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也就只是这样了,并不能够再过多的证明什么。
  
  “嘿,伙计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准备听哪个?”
  
  就在秦然思考的时候,史奇走了过来。
  
  “好消息吧!”
  
  “刚刚的一幕已经够糟糕的了,我希望有个好消息,让我缓冲一下糟糕的心情。”
  
  秦然说道。
  
  劳尔夫妇则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好消息是,经过了我简单的修理,我们的车还能用!”
  
  史奇笑道。
  
  “那坏消息呢?”
  
  秦然问道。
  
  “坏消息是:它随时有可能抛锚以我十年开车的经验来判断的话!”
  
  “所以,我们必须要在它彻底趴窝前,去到下个城镇!”
  
  “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够徒步前行了!”
  
  史奇耸着肩膀道。
  
  “那还等什么呢?”
  
  不需要开车门,秦然就钻进了副驾驶。
  
  当史奇、劳尔夫妇也上车后,皮卡发出了吱呀的呻吟声,并且车子还熄火了。
  
  “我认为我们走路的机会比较大!”
  
  西德尼发出了悲观的叹息。
  
  劳尔伸手轻拍着丈夫的手背,以只有两人明白的方式交流着,接着,劳尔细心的那镊子夹出西德尼伸手的玻璃渣,开始为自己的丈夫包扎起来。
  
  秦然、史奇互看了一眼。
  
  虽然知道两人是夫妻,但每次看到好似绷带人一般的劳尔照顾西德尼,总是让人有种奇怪的感觉。
  
  “别指望我给你包扎!”
  
  史奇撇着嘴开着玩笑。
  
  “滚!”
  
  秦然很干脆的回答着。
  
  再尝试了四五次后,车子发动了。
  
  以只有原本五分之一的速度,车子缓慢前行着。
  
  而在到达根本就不在计划中停留的强尼镇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不过,漆黑的天色,并不妨碍秦然看到有人站在镇子门口。
  
  而且,对方还带着武器。
  
  秦然立刻拿起了装有【狂妄之语】的盒子。
  
  ps第二更~
  
  下午,颓废想要吃个卤肉饭补充一下透支的体力。
  
  结果,卤肉饭竟然没有了!!!
  
  无奈的颓废只能去喝个羊汤、吃个羊肉串,顺带了两个耦合和炸鸡腿来弥补自己受到严重创伤的心,真心的,现在还一个劲的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