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二章 门
    从天而降的身影非常矫健,空中身躯一个翻转就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这是一个面容有些狼狈,衣裙已经损坏大半的女子,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有着棕褐色的长发和相同颜色的双瞳,手中握着一把短剑,上面有着鲜血的污迹和劈砍后留下的豁口。
  
      单看这把短剑,秦然就能够想象到对方经历了什么样的苦战。
  
      在秦然大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随即看到秦然时,她警惕的后退了两步,握着短剑的手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你是谁?”
  
      对方喝问道。
  
      秦然没有回答,而是抬头看去。
  
      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足够一人通行的洞口。
  
      “刺杀者进出的门吗?”
  
      猜测着的秦然,准备一探究竟。
  
      “那是死路!”
  
      看出秦然意图的女子提醒着秦然,不过,当看到秦然继续跃起的时候,女子不由冷哼了一声。
  
      然后,俯下身开始在地面探索起来。
  
      十五分钟后,秦然返回。
  
      他皱起的眉头,不仅是因为发现这条通路的尽头被堵死,还发现了一些其它值得注意的东西。
  
      “道路是我不小心触动了机关而被封死的!”
  
      “如果想要离开的话,我们就需要另找出路!”
  
      女子头也没抬的说道。
  
      “嗯。”
  
      秦然不着痕迹的扫了对方一眼后,就开始寻找主持仪式的祭祀们进出的门了。
  
      陌生地方的相遇,令双方谁也没有再次开口的想法。
  
      更加不用说是自我介绍了。
  
      咔、咔咔!
  
      当秦然按下雕像底座,那几个哀嚎者中某个的双眼时,一阵机簧的响声出现了,位于雕像正前方的地板,开始缓缓的后退,露出了一排向下的台阶。
  
      “干得不错!”
  
      女子这样的说着,就径直走了下去。
  
      秦然眯着眼看着对方的背影,缓步跟了上去。
  
      向下的台阶,数量大约有40阶。
  
      每一阶的高度都超过了25公分,没有蜿蜒盘旋,而是直直的向下,在台阶的末尾是一间宽阔的大厅。
  
      呼!
  
      墙壁上的火把,随着女子踏上大厅的地板而亮了起来,将整个大厅都照得亮堂一片,也让秦然轻易的看到了走廊尽头一扇石质的大门和倒在大门不远处的两具尸体。
  
      这两具尸体同样已经骸骨化了。
  
      其中一具骸骨手中的弩箭,则告知着秦然他们的身份。
  
      “主持仪式的祭祀和刺客吗?”
  
      秦然看着两具骸骨。
  
      刺客用弩箭洞穿了祭祀的心脏,但是他的脖颈却被捏碎了。
  
      以两具骸骨的距离来看,在常人看来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
  
      不过,想想头地供奉的恶魔雕像,这位被刺杀的祭祀有施法的能力,也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除去两人之外,还有一个人。
  
      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得利者。
  
      只是过去的时间太久了。
  
      久到即使秦然进入【追踪】的视野,也无法找到任何线索的地步。
  
      “快来帮忙!”
  
      “那两个人已经成为了骨头,还有什么好看的?”
  
      “我们离开这里才是重点!”
  
      “我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正在努力推着石门的女子看着秦然盯着两具尸骨驻足不前的模样,不由大为恼怒的喊道。
  
      “好的。”
  
      秦然点了点头,走向了女子。
  
      然后,在距离对方两步远时,猛地停了下来,一脚踢出。
  
      突兀的,没有任何的预兆。
  
      迅如疾风,快如闪电的一脚就踢在了女子的脖颈上。
  
      嘎巴!
  
      带着骨头碎裂的响声,女子的尸体撞在了一侧的墙壁上,她睁大的双眼,仿佛死不瞑目,又好似质问秦然为什么要下杀手。
  
      秦然没有回答。
  
      他如影随形的来到了女子尸体前,双腿化作层层幻影,将其笼罩。
  
      当那具尸体完全不成人形时,秦然才停了下来。
  
      嗤!
  
      一股灰色的雾气从尸体中喷出,淡淡的弥漫开来。
  
      随即尸体就变得干瘪如画,开始支离破碎成晶体状的沙子。
  
      “果然如此!”
  
      看着这一幕,秦然没有任何的意外。
  
      在对方出现时,秦然就无比的警惕,而当他查探了那条密道时,这样的警惕彻底的变成了怀疑。
  
      密道内的空气完全不流通。
  
      污浊、腐臭的味道,让进入其中的秦然不得不捂住口鼻。
  
      但是经过了这条密道的对方,身上却没有任何这样的味道。
  
      当然,对方也有可能是身上的某件魔法物品起到了隔绝这些气味的作用,但是那被封死的密道又怎么解释呢?
  
      想要在密道内形成这种污浊、腐臭的味道,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至少是经年累月的积累才行。
  
      可眼前的女子又是怎么说的?
  
      ‘道路是我不小心触动了机关而被封死的!’
  
      对方触动了机关!
  
      接着,密道被封死了,然后,对方起码又在密道内待了几个月之久的时间,等到他出现时,恰好从天而降。
  
      这已经无法说是巧合什么的了。
  
      从一开始,对方的出现,就是带着阴谋的。
  
      “有着正常人类的外表,也有着一定的智慧,但是却不太高,且缺乏严谨的逻辑……”
  
      秦然一边想着,一边看向了那石门。
  
      对方怎么出现的,秦然无法确定。
  
      但是,对方的目的,秦然却有着一定的把握。
  
      眼前的石门。
  
      对方想要让他推开眼前的石门。
  
      这扇石门不高也不大。
  
      就如同正常拥有庭院的家庭里,那扇开启庭院的大门般。
  
      不过,毫无疑问的,这扇门要远远比庭院大门危险的多。
  
      在秦然的感知中,他双眼看着这扇门,就隐隐有着被刀剑遥指的感觉。
  
      而且,不是一把。
  
      是成千上万。
  
      而当秦然小心的靠近了一点距离后,立刻发现看似平整的石门表面竟然篆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这些符文很小,且不断的叠加。
  
      如果不是走近看的话,根本无法看清。
  
      就在秦然准备更加细致的查看石门上的符文时,那淡淡的、本该散去的灰色雾气却瞬间浓郁起来,充斥在整个大厅内。
  
      顿时,秦然被笼罩其中。
  
      PS第一更~
  
      今天三更求月票的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