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九章 意图
    “我们也受到了邀请?”
  
      史奇惊讶的看着罗斯德.兰奇。
  
      在秦然一行人返回黑街1号十几分钟后,这位暂时接手了自己孙女工作的老者就登门拜访了。
  
      并且,带来了一个让人意外的消息:牧亡人补发了邀请函。
  
      在座的人,除去意外到来的查尔斯和昏迷的博伊尔之外,一人一张。
  
      “不仅如此,据我得到的消息,他们补发的邀请函数目众,远远不止你们,那些西海岸神秘侧内稍有名气的人,都得到了邀请!而且,牧亡人还暂时租下了莫尔森堡,将那里做为了这次名义上‘宴会’的举办地点。”
  
      “他们放弃了隐蔽,而变得光明正大……”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消息!”
  
      罗斯德.兰奇继续说道。
  
      众人没有反驳,纷纷皱起了眉头。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傻瓜。
  
      牧亡人种种异样的举动,都表明了一点:他们胜券在握。
  
      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广发邀请函,且由暗转明。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脸色平静的秦然。
  
      “东海岸呢?”
  
      秦然看着罗斯德.兰奇问道。
  
      “我没有得到任何东海岸的消息,但根据推断,我可以保证,他们一定已经来到了西海岸!”
  
      “并且,等待着阁下您的归来!”
  
      “毕竟,您当时的‘宣告’,费力可是原原本本的带了回去,以东海岸神秘侧的行事风格,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罗斯德.兰奇很肯定的说道。
  
      “希望他们会如同传闻中的一样!”
  
      秦然淡淡的说道。
  
      东海岸神秘侧的出现,在秦然的计划中。
  
      简单的说,也是秦然的目标。
  
      甚至,这些人和牧亡人联合,秦然也不会意外。
  
      没错,就是联合!
  
      当牧亡人一改最初的风格时,秦然就有了这样的猜测。
  
      完全没有证据,但却极为肯定的猜测。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牧亡人的异样。
  
      在场的众人中,不止秦然一个人想到了这个可能。
  
      不过,并没有等待有人提出,秦然就转移了话题。
  
      之后的对话,更趋向于闲聊。
  
      大约半个小时后,罗斯德.兰奇起身告辞离开。
  
      走出黑街1号的老者,径直的登上了等在路边的车子。
  
      在车内,塔丽.兰奇点燃着一支特殊的、细长的女士香烟,静静的靠在椅子中,看着不远处的黑街1号。
  
      对于罗斯德.兰奇的归来不闻不问。
  
      烟雾缭绕间,让她美丽的容颜,多出了一分神秘感。
  
      同样的,那烟雾中也满是危险。
  
      看看那驾车的司机,紧捂口鼻的模样就能够猜到一二。
  
      罗斯德.兰奇看着这副模样的孙女,却是眉头一皱。
  
      “你这是在向我抗议吗?”
  
      他问道。
  
      “有效果吗?”
  
      塔丽.兰奇歪着头,看着自己的爷爷。
  
      不等老者回答,就继续的说了起来。
  
      “看起来是没有什么效果呐!”
  
      “你用你的方式去做事,我用我的方式消磨时间,又有什么不对呢?”
  
      “反正你已经剥夺了我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身份,它又算得了什么?”
  
      说着,塔丽.兰奇又深吸了一口。
  
      “够了!”
  
      老者一把抢过那支夹杂了太多特殊药物的香烟,径直的扔到了车窗外。
  
      整个过程,塔丽.兰奇都没有反抗。
  
      她以淡然的眼神面对着一切。
  
      老者胸膛剧烈的起伏。
  
      最终,却回归了平静。
  
      好似泄气的皮球般,瘫软在了椅子中。
  
      “你知道吗?”
  
      “你现在的模样,和那位‘告死鸟’阁下,真的是一模一样!”
  
      老者说道。
  
      “啧,他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却依旧没有向你求助吗?”
  
      塔丽.兰奇似赞叹似讥讽的吧唧了一下嘴。
  
      “不仅没有求助,反而毫不在意,似乎完全不在乎东海岸、牧亡人的联合一般——我承认他是强大的,但是联合起来的东海岸、牧亡人也是强大的!”
  
      “更加重要的一点:他能够变身恶魔的底牌已经暴露了!”
  
      说到这,老者轻声叹气。
  
      “东海岸、牧亡人不可能没有准备,再也不会出现如同上次在码头被打个措手不及的情况了!”
  
      “我有些后悔这次合作了!”
  
      “‘告死鸟’因为上次的胜利,变得有些看不清自己了!”
  
      说着,老者连连摇头。
  
      “哈!”
  
      “那你为什么不认为是2567也胜券在握呢?”
  
      如同是继续闹别扭,塔丽.兰奇反驳着自己的爷爷。
  
      但老者没有在理会自己的孙女,对着司机吩咐道。
  
      “开车!”
  
      黑色的轿车迅速的离去。
  
      与之一起离去的还有隐藏在各个角落中的探子。
  
      他们为各自的势力带回了准确的消息。
  
      ‘告死鸟’回来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西海岸的各方势力,就接到了这个准确的消息。
  
      有人欣喜。
  
      有人担忧。
  
      也有人杀意腾腾。
  
      费力不属于上面的任何一类。
  
      他既欣喜,又担忧。
  
      欣喜的是秦然终于回来了。
  
      担忧的是自己的命运会如何。
  
      他看着眼前仪表得体的中年人,脸上带着谄笑。
  
      “巴里大人,‘告死鸟’已经回来了。”
  
      “而且,邀请函也送到了他的朋友手中,以希蒙斯那种传统的性格,一定会前来的,而‘告死鸟’也一定会来!”
  
      “即使他们发现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费力一边说着,一边点头哈腰。
  
      就如同自己变成了一个磕头虫。
  
      “费力,你做的不错!”
  
      仪表得体的中年人这样的说道。
  
      费力心底大喜过望。
  
      不过,面容上却是诚惶诚恐。
  
      “一切都是巴里大人谋划得当,我只不过是起到了这么一点点不起眼的作用!”
  
      费力抬起右手,用大拇指掐着小指,露出了一丁点不费劲去观察,根本看不到的指甲后说道。
  
      这样的动作、话语,让眼前仪表得体的中年人很满意。
  
      他挥了挥手。
  
      费力马上如蒙大赦的离开了房间。
  
      “不行,必须要想办法离开!”
  
      “一个是‘告死鸟’,一个是‘恶灵’!”
  
      “夹杂这样的怪物中间,我会粉身碎骨的!”
  
      “该死!”
  
      “我该怎么办?”
  
      费力急速的转动着大脑。
  
      他现在万分后悔自己傻兮兮的将消息带回东海岸了。
  
      早知道就应该找其他人代送的。
  
      “我就是太诚实了……”
  
      “咦!”
  
      思考着的费力突然看到了走廊上的一个人。
  
      一个身穿长裤夹克,金色的头发从两边鬓角开始剃光,只留下头顶长长一块,以金属发箍束起来的男子。
  
      顿时,一个想法出现在了费力心中。
  
      “嗨,送信人!”
  
      “我这里有份快件需要你帮忙——我知道,你现在很忙,正在帮助牧亡人送出各种邀请函。”
  
      “不过,我可以给你十倍的报酬!”
  
      费力摸着自己嘴唇上的两撇胡子,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无视,一路小跑的凑了过去。
  
      ……
  
      ps第一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