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一章 恭迎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辆马车在夜色中疾驰,但却平稳无比。
  
  坐在马车中的秦然,丝毫没有感觉到颠簸。
  
  让他赞叹着车夫的驾驶。
  
  当然,还有马车和马儿的不凡。
  
  哪怕是基础级别的【炼金术】【神奇动物学】,他也能够辨认出马车上留下的魔法痕迹和马儿的特殊血脉。
  
  虽然秦然深知这是对方一种昭示自身强大的方法,但这并不妨碍他靠在柔软的靠背里多休息一会儿。
  
  毕竟,稍后注定是一场恶战。
  
  艾丽.琼斯坐在秦然的身旁,手边放着一个等人身高的袋子,鼓鼓囊囊的,再加上秦然装有【狂妄之语】的盒子,立刻让本该宽敞的车厢变得拥挤起来。
  
  “好吧,我承认我选择错误了!”
  
  “我应该和希蒙斯他们坐一辆车的,至少,那里不会太拥挤。”
  
  史奇独自一个坐在对面,为了给两件大物品挪地方,不得不蜷缩起了身体。
  
  但这并不是让他最难受的。
  
  我们的警长,非常敏锐的注意到了艾丽.琼斯看着秦然的眼神中隐藏的炙热,不由显得无比尴尬。
  
  尤其当秦然闭目养神,沉默不语时,他只觉得尴尬的气氛令他的肌肉都僵直了。
  
  “咳、咳。”
  
  “艾丽,我认为我们需要考虑的是该如何警惕的面对牧亡人和东海岸的家伙们,而不是想其它……”
  
  这样的话语,马上换来了艾丽.琼斯杀人一般的眼神。
  
  面对着这样的目光,史奇立刻高举双手。
  
  “我错了。”
  
  “我闭嘴。”
  
  他这样的说道。
  
  接着,就保持着沉默。
  
  不过,这样的沉默大概只持续了不到两分钟,史奇就再次开口了。
  
  “牧亡人能够租下整个莫尔森堡,他拥有的影响力真的是超乎想象!要知道,做为‘血色之月’前,西海岸皇室的城堡、宫殿,莫尔森堡可不是有钱就能租下的!还有莫尔森堡特殊的象征意义……”
  
  “特殊象征意义?”
  
  这一次,艾丽.琼斯没有打断史奇的话语,反而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嗯。”
  
  “因为,西海岸最后一位国王就是在莫尔森堡内被杀死的——做为仅有的一位在自己城堡内被杀死的国王,他死后,莫尔森堡就出现了一种神秘色彩。当然,不是你们关注的神秘事件,而是在一些学者著作的历史书上,那里被称呼为:王者的坟墓!”
  
  史奇点了点头说道。
  
  “王者的坟墓?”
  
  艾丽.琼斯一愣,下意识扭头看向了秦然。
  
  ‘我的助手,犹如乌鸦,带来不详,名为告死,身带混沌,心有光明,犹如王者,君临大地。’
  
  妮凯蕾的预言,在她的耳边响起。
  
  按照妮凯蕾的预言,秦然会如同王者一般,君临大地。
  
  而现在,牧亡人却选择了‘王者的坟墓’做为‘宴会’地点。
  
  这让艾丽.琼斯心底猛地升起了不安。
  
  就如同神秘侧愿意相信预言一般。
  
  他们也愿意相信一些预兆,并且,对此极为迷信。
  
  “2567……”
  
  艾丽.琼斯想要说些什么。
  
  可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打断了。
  
  “你不会想让我现在跳下马车吧?”
  
  “这样的一战,注定是无法避免的,如果我们不想要节外生枝的话,最好在今晚一劳永逸!”
  
  “更何况……”
  
  “我从不相信那个预言,就算是蕾亲口说出的也是一样!”
  
  秦然睁开了双眼,看着一脸担忧的少女,微笑的耸着肩膀。
  
  话语中,没有更多的安慰。
  
  只是一种阐述。
  
  对事实的阐述。
  
  少女看着微笑的秦然沉默起来。
  
  然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史奇则是翻着白眼,无比断定的说道。
  
  “你一定是因为尴尬,才不愿意相信蕾的预言!”
  
  秦然没有反驳。
  
  因为,这也是事实。
  
  但这并不代表,秦然没有其它应对的方法。
  
  “史奇,如果你不想要被我扔下马车,最好闭嘴!”
  
  秦然说道。
  
  顿时,史奇就在嘴前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车厢内的谈话停止了。
  
  马车却没有停下。
  
  以一如既往的速度驶离了西海岸的市区、边郊。
  
  最好停在了远郊的一处河流前。
  
  一座在近代建立起的拱形石桥,代替了王室年代的吊桥,连接着同为石头铸成城墙、箭塔。
  
  站在桥头,向着莫尔森堡看去。
  
  现代的照明设施,同样代替了原本古旧的火把、火盆。
  
  夜幕下,耀眼的光亮让本就可以称之为宏伟的建筑,变得越发具有王室气派的同时,不失应有的威严感。
  
  吱呀!
  
  踏踏踏!
  
  随着城墙下大门的开启,一队身穿礼仪盔甲的士兵从中鱼贯而出。
  
  金属靴子与拱桥地面的击打声中,一队人快速的分为两列,站在拱桥两边,一支支足有4米高的长矛被竖起。
  
  最前方的两支长矛上分别挂着一面银色和灰色的旗帜。
  
  银色的一面上是同色的盾牌。
  
  上面以符文烙印着通灵者的名字:妮凯蕾。
  
  而在旁边的旗帜上则是灰色红色交织,红色为底,灰色为一块墓碑形状,在正面旗帜的正中央,下方则是层层灰色的土壤,一支骸骨手臂破土而出,紧紧的抓在了墓碑上。
  
  在两面旗帜之后,长矛上挂着一面面与排头旗帜颜色一致的燕尾旗。
  
  呼!
  
  当夹杂着刺骨寒意的夜风吹过。
  
  所以的旗帜,猎猎作响。
  
  随着车夫停下马车,打开车门,秦然稳步走下马车。
  
  不需要任何的说明,他一眼就辨认出了两面旗帜的含义。
  
  那面代表着妮凯蕾的旗帜太好辨认了。
  
  不单单是因为通灵者的名字,还因为这面旗帜与妮凯蕾曾经给他的那枚代表对方的印记太相像了。
  
  至于牧亡人?
  
  也是无需做出更多的猜测。
  
  “好长时间没有看到过这么正式的‘欢迎仪式’了。”
  
  “大家再等等。”
  
  走下马车的希蒙斯拉住了就要进入城堡的众人,示意大家略微等待片刻。
  
  十几秒后,一张鲜红的地毯从城堡内飞出。
  
  就好似经过了成百上千次的演练,地毯准准的落在了城门到拱桥的中位置上,不偏不倚。
  
  随着地毯的落下,两边的持矛者,整齐划一的单膝下跪。
  
  他们齐声高呼。
  
  “恭迎‘告死鸟’阁下!”
  
  PS第一更~
  
  七夕,祝大家七夕快乐吧……
  
  虽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颓废莫名的心塞。
  
  来人,把寡人的狗粮拿来,要加肉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