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我来了!
    声震云霄。
  
      带着穿金裂石之力,周围的积雪都随着这一声‘恭迎’而翻滚而起,仿佛平地升起一道道龙卷风。
  
      呜呜之中,声势浩大的向着站在拱桥桥头的秦然等人冲来。
  
      显然,对方的行为和所说的话语一点都不相符。
  
      眼前的一幕,完全称不上‘恭迎’,说是‘下马威’倒是不错。
  
      不过,这并没有出乎秦然的预料。
  
      如果他顺顺当当的走进去,没有一点事情发生的话,秦然还会出现担心之后有什么让他措不及防的安排。
  
      而现在?
  
      轰!
  
      恶魔的力量,在他的身上一闪即逝。
  
      灼热的焚天之炎,与汹涌而来的雪龙卷碰撞在一起。
  
      顿时,那一道道雪龙卷就化作了漫天的雪粉,飞舞而下。
  
      黑色的伞出现在秦然的头顶,挡住了纷纷落下的雪粉。
  
      “谢谢!”
  
      秦然扭头对着为他撑伞的艾丽.琼斯道谢。
  
      没有得到预料中答案的少女挑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就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忍住了。
  
      啪、啪啪……
  
      刚刚发出吼声的持矛者一个个筋疲力尽的倒地。
  
      手中带有旗帜的长矛,纷纷跌落。
  
      包括代表妮凯蕾的银色之盾旗帜和牧亡人的徽旗。
  
      秦然上前一步,就握住了挂有银色之盾旗帜的长矛,他转身将这支长矛交给了史奇。
  
      “保证不要让它跌落在地!”
  
      秦然说道。
  
      “当然!”
  
      史奇接过长矛,高高的举起后,保证的说道。
  
      向着史奇一点头,秦然大踏步踩着牧亡人的徽旗走上了拱桥,向着城门出走去。
  
      挂着牧亡人徽旗的长矛,并不是没有人想接住。
  
      那两个车夫在看到长矛要倒地的时候,当即就要快步上前,但却被希蒙斯和劳尔夫妇不着痕迹的挡在了后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矛倒地。
  
      秦然走在最前面,撑伞的艾丽.琼斯走在左边,史奇跟在右边,手中的银色之盾旗帜迎风招展。
  
      希蒙斯、劳尔夫妇落后一步。
  
      一行人踩着铺满了旗帜的地毯,缓步靠近了城门。
  
      身后的车夫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城墙上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眼前的一切早已经超出了他们事先制定的计划。
  
      “废物。”
  
      莫尔森堡宽敞的大厅内,透过水晶球看到这一幕,衣着得体的巴里淡淡的评价着,声音不高却足以让整个宴会厅的人都听到。
  
      包括,安排了这一切的莱特尔。
  
      莱特尔,牧亡人这一代的首领。
  
      对方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容不仅苍白,而且还带着青紫色,尤其是眼眶处,更是几近乌黑。
  
      对方坐在一把椅子上,身形有些弯曲,仿佛已经进入了老年。
  
      不得不用一根手杖来支撑整个身体。
  
      那是一根黒木手杖。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方的指缝中散发着一丝丝晶莹剔透的光彩。
  
      “巴里,你在表达你的不满?”
  
      莱特尔以令人心底发寒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盟友。
  
      ‘恶灵’巴里却是毫不躲闪的与之对视。
  
      “当然!”
  
      “我不认为这样的安排会有什么作用,也不认为之后的安排会有何作用,这只会让我的对手看起来更加如同一位王者来巡视自己的后花园!”
  
      巴里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也比全军覆没的人强!”
  
      莱特尔冷冷的说着。
  
      顿时,这样的话语就激怒了巴里身后的东海岸神秘人士,他们对着莱特尔怒目而视。
  
      同样的,莱特尔身后的牧亡人成员,也与之回应。
  
      “莱特尔,我希望再处理完‘不死鸟’之后,你给我一个交代!”
  
      巴里语气依旧淡然,却杀意毕露。
  
      “我也希望又一个交代!”
  
      莱特尔冷哼了一声。
  
      ……
  
      秦然一行安然无恙的到达了城门前,不过,还没有穿过城门洞,一股带着腐朽的恶臭就从城门洞里散发出来。
  
      而蓝绿色的灵魂之火,更是在黑暗中点燃着。
  
      一具具骷髅、尸体,充斥在整个门洞中。
  
      它们以厌恶、杀戮生灵的本能注视着秦然一行,但却没有立刻行动。
  
      无疑,是在等待着命令。
  
      秦然向前一步,就准备动手。
  
      他可没有等待敌人的习惯。
  
      “等等!”
  
      “继续前进吧,2567你的体力不应当在这些小喽啰身上浪费!”
  
      “而且,宴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迟到的话,可是会被那些家伙耻笑的,这里交给我们吧!”
  
      “我们处理完这些家伙后,会很快追上去的!”
  
      劳尔夫妇说道。
  
      “谢谢!”
  
      秦然颔首致谢。
  
      然后,他看着劳尔夫妇冲向了那些亡灵生物,将其引开,露出了继续前行的道路。
  
      再一次向劳尔夫妇表示谢意后,秦然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他知道,牧亡人想要做什么。
  
      事实上,在来之前,秦然几人就曾猜测过牧亡人会以什么方法来尽可能的削弱己方。
  
      孤立秦然一人,独自赴宴,则是最有可能的方法。
  
      而随之而来的毒雾,则让秦然证实了猜测。
  
      “交给我了!”
  
      希蒙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瓶子,里面冒出的雾气,中和着这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毒雾。
  
      “2567,继续前进,记住!”
  
      魔药师指了指那面银色之盾旗帜,没有再多说什么。
  
      因为,他看到秦然点头了。
  
      前行的队伍少了一半,但阻碍却是接踵而至。
  
      当踏上前往宴会大厅的走廊时,一大群无形游魂在一队邪土恶灵的带领下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终于轮到我了!”
  
      艾丽.琼斯将伞递给了秦然后,直接嘴中念起了咒语。
  
      立刻,一大堆灵魂类怪物就被吸引了过去,再一次的为秦然让开了通路。
  
      秦然扫视了少女一眼后,就向着宴会大厅的门走去。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少女的凝视。
  
      “这次是不是该我了?”
  
      史奇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向着秦然问道。
  
      “你的任务,只是看好这面旗帜!”
  
      秦然说了一句,就推开了眼前的大门。
  
      门上没有任何的机械机关、魔法陷阱,只是单纯的关上了,而且,是没有从内上锁的关上。
  
      因此,随着秦然用力一推。
  
      吱呀。
  
      大门开启了。
  
      上百道视线就集中过来。
  
      有西装革履,有头戴白色假发的贵族服饰,也有长袍遮体,不露面容的。
  
      不过,不论什么样的打扮。
  
      看向秦然的视线中,都是带着或浓或淡的恶意。
  
      这些恶意纷纷汇聚,几近化作实质,如刀如剑,向着秦然刺来。
  
      可惜的是,当这些恶意的凝聚碰到那深渊蛮横、混沌的力量气息时,不攻自破!
  
      力量的劲风在大厅内肆虐。
  
      吹动着在场所有人的衣襟。
  
      劲风的呼啸声中,秦然无视在场所有的人,径直的走到了宴会大厅正中央唯一的一张椅子前。
  
      那是曾经国王的王座。
  
      两百年过去了。
  
      它被当做特殊的文物保留在这座大厅内。
  
      秦然打量着这把有着独特含义的椅子,他的手指掠过椅背上早已失去锋锐的棱角,然后……
  
      他转身坐下。
  
      “你们邀请我,我来了!”
  
      他说道。
  
      声音洪亮。
  
      在整个宴会大厅内回荡。
  
      沉浸了两百年的大厅,在这冬日的夜晚,在这一刻,嗡嗡作响。
  
      那是一种回应。
  
      仿佛是迎接阔别了两百年的主人。
  
      又似在庆祝新王的登基。
  
      那嗡嗡的响声越演越烈。
  
      整个大厅都出现了一丝震动。
  
      唰!
  
      王座头顶的天花板上,一面本不该出现的菱形镜子无光自亮。
  
      一束金色的光辉径直投下,落在了秦然的身上。
  
      黑色的鸦羽,瞬间变为了金色。
  
      跳动的金色光辉中,一顶王冠若隐若现,凭空戴在了秦然的头上。
  
      眼前的一幕,如同是平地惊雷,震得在场所有人都摇摇欲坠。
  
      ps第二更~
  
      颓废表示,真的不能出门,小面馆里都有秀恩爱的!
  
      心好累、好塞……
  
      滚去睡了,去梦中舔伤口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