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四章 丑陋
    青铜巨馆!
  
      存放着恶魔领主心脏的青铜巨馆就是这样被捆绑的。
  
      秦然无法得知牧亡人从哪里找到了这个魔法阵。
  
      有可能是前往了阿尔卡特监狱,也有可能是自我的传承。
  
      但有一点他却是实际的能够看到:【变身恶魔】成为了灰色,进入到了暂时不能使用的状态。
  
      一切都如同他预料的那样。
  
   &nbsp^小说][www].[].[com]nbsp; “‘告死鸟’阁下,您比我想象中的还有鲁莽、无知!”
  
      “难道您真的以为,我们在知道你拥有恶魔血脉后,还不会做出一些准备吗?”
  
      “这是恶魔封印阵,不要说是恶魔血裔了,即使真正的恶魔也难以逃离!”
  
      “现在您做好准备了吗?”
  
      莱特尔明显误会了秦然脸上愕然出现的原因,他再也抑制不住的发出了一阵得意的笑声。
  
      身后的牧亡人成员,扯下了那一件件长袍。
  
      露出了烙印着防火魔法阵的皮甲与一件件祝福武器。
  
      短剑、长剑,也有长枪、战戟。
  
      他们同样青白的面容上,带着对这些祝福物品的厌恶。
  
      不过,在看向秦然时,厌恶中则多出了嗜血狰狞。
  
      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相互交织后,让那青白色的面容,混杂出了一种怪异的扭曲感。
  
      而当他们缓缓将秦然围拢的时候,画面更是怪异绝伦。
  
      亡者手持神圣之刃,屠戮烈焰恶魔。
  
      这在世人看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
  
      但在宴会大厅中,却是‘万众期待’。
  
      西海岸的神秘侧人士们,身躯不再颤抖,他们一个个全神贯注的看着即将被剁成肉泥的秦然。
  
      摇摇欲坠的巴里也站稳了。
  
      ‘恶灵’的手中,再一次出现了一股黑色的气流。
  
      他如同饿狼一般盯着秦然。
  
      最好了随时啃食秦然血肉的准备。
  
      不单单是‘恶灵’巴里,更多别有目的的人都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中。
  
      要知道,一具拥有恶魔血脉的尸体,可是非常珍惜的材料。
  
      尤其是心脏与大脑。
  
      绝对是值得他们拼尽全力的东西。
  
      前者,代表着血脉的力量。
  
      后者,代表着恶魔的传承。
  
      虽然提取的希望并不大,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做不到。
  
      没错,别人或许做不到。
  
      但他们一定能够做到。
  
      每一个人,在贪婪的支撑下,变得如此自信。
  
      哪怕是前一刻还在发抖、打着哆嗦的西海岸神秘侧人士,也是如此。
  
      甚至,更加的不堪。
  
      在‘地上之神’的高压下,他们才是最为渴求力量的一批人,理智在力量面前变得脆弱不堪。
  
      莱特尔将一切都看在眼中。
  
      他发出了低低的冷笑。
  
      从一开始,他就不会将秦然的尸体交给其他人,包括秦然的灵魂在内,都将是他不可获取的收藏品、力量来源。
  
      一个恶魔血裔的价值,做为隔代牧亡人首领的莱特尔太清楚了。
  
      那将是他唯一超越‘地上之神’的机会。
  
      他又怎么可能让给别人呢?
  
      所以,下一刻,莱特尔将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用右手扭动着左手的小指。
  
      嘎吱!
  
      好似是扭动着瓶塞。
  
      左手的小指被硬生生的扭了下来。
  
      仍在地上。
  
      啪!
  
      小指在接触到地板的瞬间,就成为了一小滩肉泥。
  
      接着,这肉泥开始有规律的蠕动,充斥在大厅内的死气,就如同是食物,被这肉泥鲸吞水似得吃下。
  
      可是腐臭的气息并没有随着这种吞噬而消失,相反越来越臭。
  
      臭味的来源:是那一小滩肉泥。
  
      吞噬了如此多死气的肉泥,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但是,大厅内除去牧亡人成员之外的人却都感觉到了一股极度的危险。
  
      “莱特尔,你干什么?”
  
      ‘恶灵’巴里喝问着,整个人向着旁边闪躲。
  
      他脚下的地板,正在无声无息的融化,一滩细小的烂肉正从地下钻出来。
  
      事实上,不单单是巴里脚下。
  
      所有人的脚下都是如此。
  
      包括,牧亡人。
  
      莱特尔从不相信他人。
  
      他只相信自己。
  
      靴子底,没有任何阻挡的效果就被腐蚀穿透了。
  
      阴凉、湿滑,腻腻的感觉从脚底出现。
  
      肉泥死死的贴在了每个人的脚底。
  
      人们纷纷打了个寒颤。
  
      背上的汗毛,直接竖起。
  
      他们丝毫不会怀疑,脚底东西的致命。
  
      他们对莱特尔怒目而视。
  
      “我只是让整个事情变得简单一些。”
  
      “看,这是我和‘告死鸟’阁下的战斗,你们只不过是旁观人员,所以,你们做好旁观者的本分就好!”
  
      “当然,如果各位不愿意……”
  
      面对着诸多注视,莱特尔毫不退让的说道。
  
      话语没有说完,但威胁的意味却是谁都能够听得出来。
  
      然后,他扭过了头。
  
      以稳操胜券的姿态询问着秦然。
  
      “‘告死鸟’阁下,您认为呢?”
  
      语气中的猫玩老鼠的语气实在是显而易见。
  
      “我认为?”
  
      “对于我来说,你或者你们都是一样的!”
  
      “因为,在场到来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秦然慢条斯理的说着。
  
      他的身体被捆.绑着,但姿态却依旧淡然,目光中更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平和的眼神扫过在场的众人。
  
      不知是否错觉。
  
      在场的众人,从中看到了一股嘲讽。
  
      尤其是莱特尔。
  
      这位牧亡人首领,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
  
      “你认为失去了变身恶魔的能力,还能够对付我们所有人吗?”
  
      “又或者,你对你的那些同伴抱有信心?”
  
      “是他?是他?还是她?”
  
      莱特尔高举着水晶球,让里面的情形彻底展现在秦然的面前。
  
      劳尔夫妇、希蒙斯、艾丽.琼斯的局面不好,也不坏。
  
      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但也不要指望支援就是了。
  
      “又或者,你认为他可以救你?”
  
      “我们大名鼎鼎的史奇警长!”
  
      莱特尔嘲弄的看着站在秦然身后,高举着白银之盾旗帜的史奇,目光没有丝毫的停留,又看向了秦然。
  
      对于莱特尔来说,现在的史奇就是一个小丑。
  
      一个警察?
  
      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有点威慑力。
  
      对他?
  
      真的就只剩下搞笑了。
  
      “等待他人救援可不是我的做事方式!”
  
      “我,更喜欢自己解决一切!”
  
      秦然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微笑。
  
      莱特尔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下意识的喊着。
  
      “杀了他!”
  
      但,晚了。
  
      色.欲、贪婪、贪食、懒惰、愤怒、妒忌、傲慢七种邪异的气息猛地从秦然的身躯中喷发出来。
  
      那凶猛无匹的气势,比之火山喷发还有激烈。
  
      捆绑着秦然的锁链哗哗作响,整个大厅内的灯光摇曳停摆,忽明忽暗间。
  
      啪!
  
      最终,陷入了黑暗。
  
      PS第二更~
  
      捆.绑.play是什么鬼?
  
      你们太污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