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应对
“原来如此!”
  
  秦然低声自语着。
  
  称号副本的任务卷轴是来自击杀杀手玩家诺比恩的战利品。
  
  这件事情除去秦然自己之外,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即使是随后赶到的无法无天都不知道。
  
  那么‘掮客’是如何知道的?
  
  很简单,诺比恩从获得称号副本【黎明之剑】的副卷开始,到之后的一切行动,都在‘掮客’的监视之下。
  
  甚至,【黎明之剑】的副卷根本就是‘掮客’故意放出去的饵。
  
  为的就是要‘钓’出更多的杀手玩家!
  
  ‘掮客’必然很早就知道了杀手玩家们的存在。
  
  但对方选择了暂时的视而不见。
  
  因为,这些杀手玩家的存在对于‘掮客’来说是很有利的。
  
  想想‘掮客’的密市吧!
  
  里面有多少物品是来自于杀手玩家的销售?
  
  恐怕‘掮客’就是从某些物品上看出了端倪。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掮客’的实力、势力进一步加强后,对方的想法出现了一丝改变。
  
  对于‘掮客’来说,并不是不希望这些杀手玩家继续存在下去,只是‘掮客’需要的是一群听从他的命令、为他服务的杀手玩家。
  
  但是杀手玩家们隐藏的太深了,除非是主动暴露出来,不然很难判定一个玩家是否是杀手玩家。<>
  
  所以,‘掮客’需要一个‘饵’!
  
  称号副本卷轴就是这样的一个‘饵’!
  
  只需要略微改动称号副本卷轴的信息,故意放出去一些假消息,就足以吸引更多的杀手玩家前来。
  
  例如:一张称号副本卷轴能够带3-5个人同时进入之类的。
  
  除去真正手持称号副本卷轴的人和唯二有着唯一称号的‘魔女’‘掮客’外,其余人根本无法分辨真假。
  
  早已经离开的‘魔女’不会去解释。
  
  做为幕后策划者的‘掮客’更不会去解释。
  
  至于手持称号副本卷轴的人去解释?
  
  被贪婪蒙蔽双眼的人怎么可能会相信。
  
  只不过,中间出现了他这个搅局者,让‘掮客’不得不改变原本的计划。
  
  但从眼前来看……
  
  “‘掮客’做得真是很不错!”
  
  走到窗口的秦然向下看去。
  
  下面正在悄然聚集的人群,虽然习惯性的走在阴影中,但对于身在高处的秦然来说,真的是一目了然。
  
  “‘掮客’和你说过称号副本的信息吗?”
  
  “还有对柯尔的绑架?”
  
  秦然为了确认,向着夜枭问道。
  
  “是一张足够五人进入的特殊副本世界,不算在副本次数中,但最终获得称号的只有一人!”
  
  “柯尔也是那个混蛋指使我绑架的,并且消息给无法无天!”
  
  夜枭犹豫了一下后,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
  
  “果然……”
  
  秦然心底叹息着。
  
  夜枭的话,更让他确信了自己的推断。
  
  什么受到了刺杀,什么合作。
  
  都是‘掮客’布下的局。
  
  为的就是将他们带到这个宽阔适合被包围的广场上来。
  
  不仅是他们,还有那些杀手玩家。
  
  “混蛋!”
  
  一旁的无法无天捏紧了拳头咒骂道。
  
  并不是傻瓜的无法无天,在听到秦然对夜枭的询问后,顿时明白过来。
  
  “咒骂只会让你看起来更像是一只败犬在狂吠,既可怜又可悲——想想现在该怎么做吧!”
  
  “那些利益熏心的家伙,可不会听你解释的!”
  
  “称号任务卷轴?”
  
  “啧,真是让人心动……”
  
  “好运气的小家伙!”
  
  瑞秋毫不留情的责骂着无法无天,然后,看向了秦然,似笑非笑的眼神,令秦然一阵心惊肉跳。
  
  一想到对方之前表现出来的技巧,秦然就头皮麻。<>
  
  如果瑞秋也对称号任务卷轴动心的话,他真的是无可奈何。
  
  正面战斗或许还能够靠着两张底牌周旋一二,但是被偷袭的话……
  
  那真的是要命了!
  
  “现在算不算是怀璧其罪?”
  
  秦然自嘲的一笑。
  
  “当然不算!”
  
  无法无天以严肃目光看向了瑞秋。
  
  “玩笑!”
  
  “只是一个玩笑!”
  
  “两个大男人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瑞秋没好气的扫了两人一眼后,再次开口问道。
  
  “现在该怎么办?”
  
  “楼下的那些家伙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人数众多,我一个人的话,想要离开没有问题,但是带上你们是不可能的!”
  
  酒馆老板娘这样说道。
  
  “不需要带上我们,只要带上2567一个就好,他们的目标是2567,一旦2567离开了,眼前的局面就不攻自破了!”
  
  无法无天一指秦然道。
  
  “但‘掮客’的目的还是达成了!”
  
  “他原本的目的就不是我,而是楼下的这些杀手玩家——想一想,当这些杀手玩家被逼入绝境后,会有多少人愿意拼死一战的?”
  
  “我猜他们大部分都会选择投靠‘掮客’!”
  
  “而在和我们已经彻底撕破脸后,势力大增的‘掮客’会放过我们吗?”
  
  “他一定会向我们出‘臣服的邀请’,一旦拒绝的话,就会对我们展开彻底的打击!到那个时候,我们每次从副本时间返回,除去待在游戏房间是安全的外,巨大城市的其它地方都是危险重重!”
  
  “所以,我想要搏一把!”
  
  “当然,我更多的是因为不愿意看到‘掮客’就这样的得逞,心胸狭隘的我,一向是睚眦必报的!”
  
  秦然好像是开玩笑般的说着。
  
  但无法无天、瑞秋却从秦然的语气中听到了认真。
  
  两人知道,这并不是一个玩笑。
  
  “嗯,搏一把!”
  
  “大不了,我以后玩单机!”
  
  无法无天没有思考就同意了秦然的话语。
  
  瑞秋也没有反对。
  
  三人低声的商议起来。
  
  一旁角落中的夜枭则是目光闪烁的盯着秦然。
  
  这种毫不避讳的谈话,让夜枭本能的感觉不对劲。
  
  因为我对‘掮客’表现出的愤怒,他就完全的相信我?
  
  他不会这么天真吧?
  
  又或者是故意这样,想要让我将假消息传给‘掮客’?
  
  夜枭思考着。
  
  只是思考,并不是犹豫。
  
  做为杀手,她从来考虑的都是利益。
  
  不论是现实中,还是游戏内。
  
  金丝雀也是类似。
  
  但却又有一点不同:仇恨。
  
  对无法无天的仇恨,让她更加的冲动。
  
  或者说是愚蠢。
  
  ……
  
  楼下阴影中的人相互警惕的互望着。
  
  看着近在咫尺的大楼入口处,所有人都没有迈出那一步。
  
  因为,他们很清楚,谁第一个迈出那一步,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被群起攻之。
  
  僵持还在持续着。
  
  气氛变得压抑、危险。
  
  在这样下去,终究会有人忍耐不住出手。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楼顶,吸引了楼下所有人的目光后,一跃而下。(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