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抓捕
    站在一处阴影中的秦然打量着眼前一队五人的骑兵。
  
      同款制式皮甲、头盔与长剑显示着对方来自一个势力,但却不应该是眼前的小镇。
  
      先不说之前所见守卫的防具、武器与现在看到的不同,单单是五匹身形矫健、体型健硕的战马就不是一个破落小镇能够负担起的。
  
      看看小镇入口处的泥泞和镇民脸上、手上的污迹,所有人的衣服都是不值钱的亚麻,一些孩童更是光着屁.股跑着,而整个镇子上看起来最好的建筑也不过是位于城镇中心的一栋二层建筑,可即使如此,那里也没有什么令人值得在意的地方。
  
      秦然并不相信这样一个贫穷、人口大致2oo左右的镇子能够喂养五匹连鬃毛都打理得一丝不苟的战马。
  
      马或许会有几匹打理田地、拉货的驽马。
  
      但战马?
  
      不可能!
  
      “外来的抓捕者?”
  
      秦然猜测着对方的身份,同时,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他需要得知更多的消息。
  
      眼前的骑兵自然是不错的选择。
  
      “在那里!”
  
      几秒钟后,领头的骑兵终于现了自己的目标,他高呼一声,急促胯下战马,向着秦然冲来。
  
      身后的四个骑兵紧紧跟随,纷纷抽出了手中的长剑。
  
      “嗯?”
  
      看着丝毫不打算减,且高举起长剑的骑兵,秦然眉头一挑。
  
      对方显然并不是要‘抓’他。
  
      而是要干掉他。
  
      杀人灭口!
  
      这个词汇猛地从秦然心底冒出。
  
      那么……
  
      是什么让他们决定要杀人灭口的?
  
      瞬间数个猜测就出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
  
      而不论哪一个,都不是什么好事。
  
      至少,他要见到那位斯伍特堡的主人,都需要多花费一番工夫了。
  
      不过,那都是稍后的事情了。
  
      现在?
  
      秦然面对着疾驰而来的骑兵,径直的冲了上去。
  
      这样的举动,引来了对面骑兵的嘲笑声。
  
      他们讥讽着秦然的无知。
  
      一匹疾驰的战马,足以将一个人的撞得骨断筋折。
  
      骑兵们则不介意加重一下这个后果。
  
      毕竟,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干掉任何打听女巫信息的人。
  
      秦然不是第一个。
  
      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驾!”
  
      领头的骑兵一抖缰绳,让战马跑的更快,他的双眼盯住了不断靠近的秦然,手中的长剑平举而起。
  
      接着,刺出。
  
      嗖!
  
      长剑堪比长矛。
  
      甚至,借着战马的冲击力,更快更狠,出了金属利刃特有的呼啸声。
  
      但就是这样的一剑,却被抓住了。
  
      准确点说是,被两根手指捏住了。
  
      不仅如此,疾驰的战马同样被一只手掌硬生生的按在了原地!
  
      “什么?”
  
      看着一手捏着长剑剑脊,一手按在战马上,任凭战马嘶鸣、刨蹄都无法再前进一丝一毫的秦然,领头的骑兵大惊失色。
  
      对方并没有时间对秦然的力量感到不可思议,就是一阵腾云驾雾的飞驰。
  
      砰、砰!
  
      秦然将领头骑兵抛出,准准的砸在了身后靠左的两个骑兵身上,不等靠右的两个骑兵反应过来,他飞起凌空两脚,将对方踹下了马。
  
      顿时,五个骑兵就成了滚地葫芦。
  
      领头的骑兵挣扎的就要重新站起来。
  
      一把锋利的长剑却已经驾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动!”
  
      “这是你的长剑,你应该很清楚它能够轻易的割开你的喉咙!”
  
      握着对方长剑的秦然,缓缓的说道。
  
      并且,毫不客气的用剑刃压着对方跪倒在地。
  
      一开始,领头的骑兵似乎还心有不甘的想要挣扎一下,但是当脖颈处传来了刺痛后,对方就变得配合起来。
  
      “很好!”
  
      秦然这样的说着,就迅的将剩余四个骑兵踢晕了。
  
      “我会询问你一些问题,接着,我再去询问他们四个,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是一个有很好耐心的人,也很讨厌欺骗!”
  
      “所以,如果我问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答案,我就切掉你的一个手指,你现在可以算算你能够欺骗我几次!”
  
      “你放心,当你的手指切完还有脚趾和其它类似的东西——我不会一下子就让你死去的!”
  
      秦然语气平淡的说着。
  
      他没有任何有关拷问的技能,但是却有一些相关的经验。
  
      他很清楚该说什么样的话语,并配合什么样的语气、神态,以此来压垮一个人的心理防线。
  
      或许,这样的做法对一些硬汉来说是不起作用的。
  
      可眼前领头的骑兵明显不是什么硬汉。
  
      虽然对方很想要表现自己的强硬,但听到秦然的话语后,就是脸色一白,对方很清楚秦然嘴中的‘其它类似的东西’是什么。
  
      而当对方低头看到脖颈上驾着的那把长剑时,更是略微的抖起来。
  
      一抹猩红从剑刃上划过。
  
      对方很清楚,那是他的鲜血。
  
      如果刚刚他稍微迟疑一下,恐怕就会割破他的气管了!
  
      这样的想法,让领头的骑兵心中越的惊惧。
  
      不过,对方并不是全然放弃了抵抗。
  
      对方尽量挺直了腰板,以严肃的口吻说道。
  
      “我是沃伦王国的荣誉勋爵,我有贵族身份,我要求……”
  
      啪!
  
      对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一剑脊抽在了脸上。
  
      强劲的力道,不仅划烂了对方被抽打的一面脸,而数颗牙齿也和着血喷出。
  
      “我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身份,在我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俘虏!”
  
      “而且,你的态度令我非常的不满意,因此,我决定给你一个教训!”
  
      说着,秦然长剑一挥。
  
      尽管没有相应的技能加持,但是对于秦然来说,想要切下对方的一根手指却不要太容易。
  
      手指就这样的出现在了领头骑兵的面前。
  
      这位之前还强调自己贵族身份的男人,立刻满地打滚,痛呼连连,没有了丝毫贵族风度。
  
      而当秦然脸露不耐,又一次举起长剑的时候,这位有着贵族身份的领头骑兵马上如同竹筒倒豆子般的说道。
  
      “我是尼特,跟随斯格耐男爵前来抓捕斯伍特堡的主人,男爵阁下已经在早上带队出,前往斯伍特堡!”
  
      “我留下来是阻击有可能出现在提塔镇附近的援兵!”
  
      “我誓我没有骗您!”
  
      对方强调着。
  
      “斯伍特堡在哪里?”
  
      秦然问着。
  
      目光却又一次的看向了小镇的门口,他的眉头不由一皱。
  
      ps第一更~
  
      抱歉,起晚了……
  
      生物钟完全乱了的颓废伤不起,泪目。
  
      T.T(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