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一死鸟兽散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健壮的格尔将双手剑插在身前的泥土中,转身接过了两个士兵合力抱来的足有成年人手臂粗细的绳索。【△網WwW.】
  
  绳索中散发着一丝金属光泽,显然这根绳索内糅杂着除去麻类植物纤维之外的东西。
  
  而在绳索的另一头则是一支硕大的由精铁打造的勾爪,沉重、锋锐。
  
  “喝!”
  
  抓着绳索的格尔鼓劲出声。
  
  下一刻,粗重的绳索就带着‘呜呜’声,随着格尔手腕的旋转而旋转起来,当速度达到一个极限时,格尔猛地一松手。
  
  嗖!
  
  啪!
  
  带有勾爪一头的绳索径直的飞出,勾爪轻松的越过了吊桥,抓住了吊桥内侧的木板。
  
  格尔用力的拽了拽,发现绳索绷紧时,向着一旁的斯格耐男爵打出了一个手势。
  
  “拽!”
  
  带着狞笑,男爵这样的吼着。
  
  立刻,拴着绳索另一头的十几匹战马就开始在士兵鞭子的指挥下跑了起来。
  
  粗重的绳索绷成了一条直线,不断的发出‘吱吱’的响声,而高高耸立起的吊桥则在这样的响声中,不住的摇晃。
  
  对面高塔上再次射来了箭矢。
  
  不过,面对竖起的盾牌,却是毫无用处。
  
  相反,还暴露出了自己。
  
  嗖!
  
  当又一支箭矢射来的时候,早有准备的格尔马上还以颜色。
  
  所有人,都隐约听到了对面高塔内传来的痛呼声。
  
  这让他们放声高呼。
  
  脸上的暴虐越发的浓郁。
  
  整整一天遭受的袭击,已经让这群如狼似虎的士兵愤怒不已,他们现在恨不得马上撕碎那该死的目标。
  
  啪、啪!
  
  握着鞭子的士兵,越发用劲的抽打着战马。
  
  被粗重绳子束缚,吃痛的战马只能是刨着地向前。
  
  砰!
  
  大约几十秒后,对面高塔上的绞盘在蛮力下,彻底的飞上了天,摇摇欲坠的吊桥,一下子就倒了下来,砸在斯格耐男爵面前,发出一阵闷响。
  
  斯格耐男爵没有立刻指挥士兵冲锋,而是俯下身检查着吊桥。
  
  他伸出手掌现在吊桥桥面上按了按,然后,又放在鼻尖下一闻。
  
  顿时,脸上浮现了一抹嘲讽。
  
  “火油?”
  
  “抛沙包!”
  
  斯格耐男爵对着身后一挥手。
  
  十几个完好的士兵就将挂在马鞍一侧的沙包取了下来,向着桥面扔去。
  
  被剑刃划开一面的沙包,还没落在桥面上已经是尘土飞扬了,当落在桥面时,更是由一层厚厚的沙土掩盖了整座桥面。
  
  “格尔!”
  
  男爵又一次的喊了起来。
  
  做为男爵的骑士,格尔马上背起自己的双手大剑,举着一面等人身高的盾牌走在了最前面。
  
  三个身材高大,同样举盾的士兵紧随其后。
  
  几人组成了一个小型的盾阵。
  
  将头顶、正前方防护的严严实实。
  
  任由高塔上的箭矢射下,却丝毫无法阻止他们的前行。
  
  “我说过了我要抓住你,让你知道,得罪了我会是……”
  
  在剩余士兵的保护中,斯格耐男爵狞笑着向着对面的高塔大声吼道,他要让里面的人簌簌发抖,惶惶不可终日。
  
  不过,这位男爵威胁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嗖嗖嗖!
  
  一连三支箭矢,从身后的某处射来,准准的射入了走上吊桥的士兵后脖颈内。
  
  虽然他们高举着盾牌防护了头顶、正前方,但是从没有想过身后会出现敌人的他们带着临死的哀嚎从吊桥上坠入了山涧。
  
  突如其来的箭矢、哀嚎,令斯格耐男爵一缩身躯,彻底的躲在了周围盾牌的保护下,他连连催促着一旁的士兵。
  
  “快、快,看看敌人在哪!”
  
  “该死的尼特,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格尔!”
  
  咒骂声还没有落下,这位男爵就再次呼喊着自己的骑士。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格尔也是进退两难了。
  
  从身后射来的箭矢实在是让他胆战心惊,而高塔上的箭矢同样不可小觑,他很清楚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得中箭。
  
  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狭窄的吊桥上,他完全没有地方能够躲闪。
  
  他捡起一个士兵掉落在桥上的盾牌,一手一面盾牌向后退去。
  
  速度不慢,甚至可以说是比之前还要快。
  
  可和突袭的秦然相比较起来,还是太慢了。
  
  呜!
  
  阴影中,暗红色的双手巨剑斩出。
  
  就好似一把染血的死神镰刀,摧枯拉朽的斩裂了那一面面包着金属皮的实木盾牌,连带着斩裂的还有持盾的人,以及……
  
  躲在这些人后的斯格耐男爵!
  
  噗!
  
  血雨喷洒,众多拦腰而断的身躯跌落一地。
  
  有些并未死去的人,承受着最为痛苦的一刻。
  
  他们爬在地上前行,将血淋淋的肠子拖满一地。
  
  斯格耐男爵也是其中之一。
  
  从未承受过这样痛苦的男爵嗓子在第一声哀嚎中就哑了,他匍匐在地,只是因为疼痛而前行着。
  
  然后,他看到了他的骑士格尔。
  
  男爵下意识的抬起手。
  
  “格、格尔,救我!”
  
  声音还算清晰的传出。
  
  但男爵的骑士却是置若罔闻。
  
  对方将手中的两面盾牌向着秦然扔去后,转身就跑!
  
  没有任何的犹豫。
  
  或许斯格耐男爵活着的时候,格尔不介意为对方服务,但对方已经注定要死了,他却绝对不会为对方陪葬。
  
  “大不了再找一个贵族效忠!”
  
  “像斯格耐这样的贵族,多得是!”
  
  格尔边跑,边在心底暗道。
  
  接着,他发现自己跑得实在是太快了,似乎……飞了起来?
  
  那具身躯为什么这么眼熟?
  
  好像是我的?
  
  这样的念头刚刚从格尔的心底升起,对方的意识就彻底的消散了。
  
  秦然一把抄起那身体上出现的白色技能书,向着剩余做鸟兽散的士兵追去。
  
  当将所有士兵都解决后,秦然重新返回了原地。
  
  他看着早已经死去的斯格耐男爵,不由摇了摇头。
  
  对方实在是不得人心。
  
  没死时,还能依靠着身份、名望指挥手下效力。
  
  可一死,就什么都没了。
  
  连一个愿意帮助其报仇的人都没有。
  
  搜查了对方尸体,没有找到任何有用信息的秦然,站了起来,来到了吊桥的桥头,双眼看着对面的高塔。
  
  秦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面高塔中有着一道目光正在观察者他。
  
  带着浓浓的警惕。
  
  “我是2567,收到斯伍特堡主人的求助而来!”
  
  他这样的说道。
  
  PS第一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