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救治
    声音在山涧中回荡,最终,传到了对面的高塔内。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后,高塔那侧紧闭的大门缓缓的开启了,一个略显单薄、穿着裙子的身影走了出来。
  
      看到这道身影时,秦然一怔。
  
      虽然对方的面容经过了掩饰,但是依旧难掩稚嫩,而且,从身高来判断,对方应该不会过十二、三岁。
  
      “你、你是2567?”
  
      女孩不算怯生,但也不算勇敢,只是鼓足了勇气问道。
  
      “你是斯伍特堡的主人?”
  
      秦然点了点头,带着确定的口吻问道。
  
      “是的!”
  
      “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吗?”
  
      “盖尔阿特受了很重的伤,他需要治疗,但我无能为力!”
  
      随着对方的话语,支线任务的提示就该是出现。
  
      【现支线任务:救治!】
  
      【救治:斯伍特堡主人的随从受到了严重的伤势,他是一位中心可嘉的护卫,如果你能够救治成功,必然会获得斯伍特堡主人的好感!】
  
      ……
  
      “请带路!”
  
      面对着支线任务,秦然自然不会拒绝。
  
      只是看向对方这个背景提示中所提到的‘斯伍特堡的主人’时,依旧有些怪异。
  
      虽然在之前提塔镇听到了‘女巫’一说,让他大致确认了对方的性别,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还是半大的孩子。
  
      不过,对方的感知似乎极其敏锐。
  
      竟然能够察觉到秦然的大量与眼神中的怪异。
  
      “玛丽,斯伍特堡的主人——一周前从我母亲的手中接过了这个称号,今年十三岁!”
  
      玛丽开口自我介绍,同时解释道,
  
      “你好,2567,很高兴见到你!”
  
      秦然微笑以示善意。
  
      但却敏锐的注意到了对方在说这句话时,脸上的哀伤。
  
      “一周前那位上一代斯伍特堡的主人就出事了!”
  
      秦然非常肯定。
  
      不然,不可能让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接过这个称号。
  
      一个带有沉重意味的话题后,双方都没有进一步寒暄的意思,玛丽快步的向前,看得出她很担心那位名为盖尔阿特的护卫。
  
      而秦然紧随其后,目光却是本能的打量着所谓的‘斯伍特堡’。
  
      尽管称呼中有着‘堡’一字,但眼前的斯伍特堡和秦然印象中的城堡之类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
  
      认真的说起来,更加像是一个塔楼。
  
      那种负责守卫城堡的瞭望塔、箭塔之类的建筑。
  
      不过,里面的阴冷、潮湿感倒是和秦然所知的城堡一样。
  
      甚至,比之城堡还有冷一些。
  
      因为,这里太缺少人气了。
  
      跟在玛丽的身后,秦然在这个塔楼中没有再见到一个人。
  
      想来也是必然的,如果还有其他人的话,也不需要玛丽这个‘斯伍特堡的主人’亲自去开门了。
  
      从一层向上,来到了三层,秦然看到了那位盖尔阿特。
  
      这是一位须皆白的老人,虽然身体依旧健硕,但是岁月却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对方的状态并不好,已经彻底的昏迷。
  
      一道伤疤从对方的右眼眉骨上开始向左划下,直到左面的嘴角处。
  
      眼睛是否可以保住,秦然不知道。
  
      但他却知道,当时对方遇到的凶险。
  
      要不是躲得快,对方恐怕早就被削掉了半个脑袋。
  
      秦然的目光下移,他看到了插在对方左肩膀上的箭矢。
  
      当然,这支箭矢和之前脸上的伤疤并不是造成对方昏迷的真正原因。
  
      失血过多才是!
  
      哪怕经过了包扎,可鲜血还是从绷带中渗出。
  
      而当秦然扯下对方的上衣时,更是看到了数道伤口,其中最深的一道位于背部,几可见骨。
  
      看着这些伤痕,一个想法立刻出现在了秦然心中。
  
      “之前对那些人的阻击是他一个人完成的吗?”
  
      他问道。
  
      “是的!盖尔阿特为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等待我母亲求助的援兵!”
  
      “可惜的是……”
  
      “除去2567你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玛丽声音尽量保持平静的说道。
  
      秦然听出了这种故作平静之下的惊慌,所以,他没有更多解释他在提塔镇外看到的尸体,也没有询问上一代斯伍特堡的主人是如何现端倪,而是以熟练的手法帮助盖尔阿特处理伤口。
  
      精通级别的【医疗.包扎】,再加上一卷【高级绷带】和一些【止血药膏】,让盖尔阿特的情况看起来好了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对方左肩膀上的箭矢,要比想象中的深,而且,箭矢头是带着倒钩的那种,根本不能直接拔出,让秦然不得不划开伤口取出。
  
      “好了,他的眼睛我无法保证,但至少他能够活下来!”
  
      看着呼吸平稳下来的盖尔阿特,秦然十分有把握的说道。
  
      并不是精通级别的【医疗.包扎】有多么的升起,能够起死回生,而是【高级绷带】和【止血药膏】的作用。
  
      如果没有这两件道具,以对方受到的伤势,缝合手术才是最佳的选择,再加上感染之类的,秦然绝对是素手无策的。
  
      但有了相应的道具,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
  
      不需要考虑其它,只需要让道具挥应有的作用,让使用者恢复生命值就可以。
  
      玛丽看着盖尔阿特,她虽然年幼,但是却有着相当的分辨能力。
  
      在现盖尔阿特的脸上没有了痛苦后,马上向着秦然道谢,并且端来了一盆热水,让秦然洗去手上的血迹。
  
      “我接受了你母亲来的求助,但我需要知道更多,而不仅仅是书面上写出的:一个失踪的钦差大臣!”
  
      “对方的名字、模样,还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你的母亲为什么能够知道对方失踪!”
  
      “请不要介意,按照我的判断以斯伍特堡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情报能力!”
  
      在玛丽端来的脸盆中洗手后,秦然开始直入正题的问道。
  
      只是考虑到玛丽的年龄,秦然又在最后补充了一句做为解释。
  
      “因为……”
  
      玛丽犹豫了一下后,开口了。
  
      可还没等她说完,就被秦然一把拽到了身后。
  
      玛丽下意识的要反抗,可随即她就安静下来。
  
      她敏锐的感知,让她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出来!”
  
      将玛丽挡在身后,秦然双目看向了房间中的阴影,冷冷的低喝道。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