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发现
“你想要看那两具吊在提塔镇外的尸体?”
  
      面对着玛丽奇怪的要求,秦然再次确认道。
  
      “是的,希望2567能够帮我!”
  
      玛丽点了点头说道。
  
      面对这样奇怪的要求,秦然一挑眉头。
  
      不过,他却无法拒绝。
  
      【发现支线任务:帮助!】
  
      【帮助:玛丽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你需要在不惊动提塔镇守卫的情况下,将那两具尸体带到玛丽的面前,这会让斯伍特堡主人对你的好感进一步加深!】
  
      ……
  
      支线任务的出现,早就注定秦然的答案。
  
      “好的。”
  
      “不过,我们需要换一个地方——这里虽然隐蔽,但却是去斯伍特堡的必经之路,很容易被有新人发现!”
  
      “前往提塔镇的主干道外侧有着不少适合隐藏的地方,我们暂时选择一个做为落脚处。”
  
      对于秦然的提议,玛丽没有反对。
  
      盖尔阿特也是如此。
  
      虽然对于秦然的警惕并没有减少,但是这个有着忠诚之心的老人,却不会去否认事实。
  
      队伍再次的出发了。
  
      这一次秦然没有领头,而是走在了队伍的最后。
  
      他小心的清理着地面留下的痕迹。
  
      那个凶手被吓破了胆,没有出面,但这并不代表对方不会派其他人前来。
  
      至少,之前的遭遇战,已经让秦然知道,对方不是一个人。
  
      而这样的前行,速度注定无法有多快。
  
      在加上挑选合适的落脚处,将玛丽、盖尔阿特安排妥当后,秦然返回提塔镇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两具尸体依旧挂在提塔镇外的横杆上,等待着风干的命运。
  
      守卫与昨天一样,两个守在门口,一个站在塔楼上手握长弓。
  
      秦然没有马上带走两具尸体。
  
      他小心的避开了守卫的视线,进入到了提塔镇。
  
      两米高的木栅栏,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难题,但对于秦然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
  
      甚至,不需要助跑、手撑等动作,一个纵跃就跳了过去。
  
      然后,他径直的向着位于小镇中心仅有的一栋二层建筑而去。
  
      在昨天,那一队五人担负着阻击任务的骑兵就是从这里出现的。
  
      显然,提塔镇中最好的房屋成为了斯格耐男爵暂时的居住之所。
  
      尽管斯格耐男爵已经死在了他的剑下,但是秦然并没有从对方的身上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此刻,他希望对方临时的居所中会有一些发现。
  
      事实上,如果不是时间紧急,他昨天就会来这里一探究竟。
  
      房屋的门并没有上锁。
  
      为了自己的功绩,那五人骑兵是匆匆离开的,而小镇上的人对这里却是避而远之——站在阴影中的秦然亲眼看到两个孩童好奇的靠近这里几步后,就被各自的母亲拽回了家,接着就是一阵伴随着脆响的大哭。
  
      无疑,斯格耐男爵在这里并不受欢迎。
  
      带来的也只是平民的恐惧。
  
      但这对秦然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
  
      至少,保证了房间内在五人骑兵离去后,并没有进入。
  
      握住门把手,微微轻提,让门轴和门框的摩擦减少到最小后,秦然缓缓用力。
  
      带着细微却不足以惊动他人的声音,门被推开了。
  
      秦然闪身而入。
  
      接着,门再次关上。
  
      秦然转身打量着屋内。
  
      他所站的地方是门廊处,直接连接着客厅与通往二楼的阶梯。
  
      除去客厅外,一楼还有着一间厨房和一间本该是会客室,却被各种毯子所占满的房间。
  
      秦然推开房门后,一股浓郁的汗臭味就扑面而来,让他一捂鼻子。
  
      在这个贵族才享有浴室、注意仪表、服饰的副本世界中,你无法渴求一群大头兵有多干净。
  
      细致的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后,秦然快步的离开,向着二楼走去。
  
      二楼的房间分为主卧室和侧卧室。
  
      原本应该是这栋房屋的主人和孩子休息的地方。
  
      但随着那位男爵的到来,这里主卧室的功用没变,但是侧卧室却被当成了书房。
  
      不过,这却省下了秦然不少工夫。
  
      他在那张充当着书桌的柜子上轻易的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一些东西。
  
      两件皮甲、长剑和背囊。
  
      上面还沾染着血迹。
  
      毫无疑问,这东西是来自镇子外悬挂着的尸体。
  
      检查了皮甲、长剑,确认只是普通精良的装备,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背囊。
  
      将食物、水等掏出,秦然找到了两封信。
  
      亲爱的哈威
  
      我知道这封信会让你有所困惑,但我希望你能够帮帮我!
  
      我遇到了大麻烦,需要你的帮助!
  
      你的挚友:艾莲
  
      .9.4
  
      ……
  
      两封信的内容大致相同。
  
      一封是给哈威,一封是给普尔。
  
      时间日期也是一样。
  
      显然是在同时寄出的。
  
      “那么,寄给我那位‘老师’的信也是类似的!”
  
      秦然进入副本世界后,并没有出现这样的信件。
  
      按照盖尔阿特的只言片语来推断,信件应该是在他那位素未谋面,且已经离开人世的老师手中。
  
      对比着手中的两封信。
  
      玛丽的母亲,没有在信上透露任何的消息。
  
      但从哈威、普尔和‘他’这个安迪的弟子出现在里来看,四人的关系并不一般。
  
      虽然其中有一个家伙是别有所图。
  
      “哈威?普尔?”
  
      “是谁呢?”
  
      秦然的目光在两个名字间游移,心底暗暗猜测着。
  
      然后,他将信装入了口袋,向着主卧室走去。
  
      最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大床和衣柜。
  
      似乎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了。
  
      但是,秦然的目光却被一件物品所吸引。
  
      那是一个放在大床旁、等人身高的支架。
  
      主体由一根木头制成,在接近顶端的时候,突出一根笔直的横杆,有成年男子两指粗细,大约四十公分长。
  
      而一根大拇指粗细的锁链出现在两者之间。
  
      一头钉死在主体上,一头却由一个皮扣,挂在横杆上。
  
      “这是……”
  
      秦然双眼一眯。
  
      PS第一更~
  
      颓废这停电了……
  
      笔记本只剩下最后一点电了,实在不行只能是出门找电源了……
  
      估计第二更会晚一点,抱歉的说!(未完待续。)